DejaVu 7

“撒加,等等。”

实验结束后,史昂叫住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希腊人。

“有空吗?”史昂笑眯眯地问,一边扯下白手套扔进垃圾桶。

“现在?” 撒加放下手里的包。

史昂点头,“我请你喝一杯怎样?”

撒加心头瞬间拉响了警钟,但他没有理由拒绝——“没问题。”

两人熟练地收拾完试验台,关灯,史昂锁上门。

“走吧,你不要紧张——虽然我很少邀请学生做课外活动,但撒加,或许你可以暂时忘了我是你教授的身份。”史昂嘴角挂着微笑,慢条不紧地说,一边踱着步子先撒加一步走出电梯,走向他的雪弗莱轿车。

撒加点点头,但心里并没有因此而觉得轻松。

他再清楚不过,自己和史昂之间的私人话题只存在于哪个人身上。

拉开车门,系上安全带,史昂将车开出地下停车场。

“我知道附近一家日本酒馆,你不介意吧?”

撒加心不在焉地表示无所谓,同时在想要不要给大艾打个电话——看这情况,史昂似乎并不只想和自己喝杯咖啡而已。

车内漂浮着淡淡男士香水和衣料的气味,撒加瞥见副座旁的口袋里有双小小的白色毛线手套——他蓦然觉得安心。

那个家伙,经常坐在这个位置上吧。

“今天小朋友没去烦你?”开车的人突然问。

“没有。这几天都没看见他。”撒加如实回答,他猜想是因为小艾还在的缘故。

史昂笑了笑,没说话,打动方向盘将车拐进旁边的单行道。

 

曼哈顿北面哈莱姆社区的一栋普通公寓里。

已经是冬季的傍晚,街道早已亮起了灯,家家户户也透着亮;而公寓屋里却没有开灯,只有窗外的街灯微微照进来,落在被子上。

金发的人睡着了,均匀地呼吸着。却似乎因为寒冷,全身紧紧蜷缩在被子下面,拱成一个大球。

公寓是曼哈顿最普通的,老旧的木地板,不隔音的墙壁,狭窄的楼梯。不时可以听到隔壁厨房发出的声音,平底锅和盘子撞击着,主妇喝斥小孩,拖鞋在木地板上咚咚来回走动,谁扭开浴室的水管,一边咒骂——

沙加全然不被这些噪音影响,沉浸在梦里。

屋里没什么家具,一些衣服堆在椅子上,椅背挂着帽子和围巾;单人床靠墙壁挨着窗户,被子上散落着几本书,页角被折得乱七八糟。

一张小桌子摆在靠近床尾的地方,上面残留着吃了一半的面包,以及一个空杯子。

这几乎就是一个人小而孤独的世界。

沙加翻了个身,将手压在脸下面。

楼梯蓦然响起了脚步声,跟居住在这栋房子里的人熟悉而大咧咧的脚步不同,来者小心翼翼地走上狭窄的过道。

然后是不熟练地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沙加微微睁开眼。

试着左右转动了几下,门就开了。

“沙加?”

沙加有些如在梦境般望着卧室门口的地板上,照进外面走廊的灯光,幽暗却是黑暗中唯一的光,一个影子停在那里。

他马上就知道谁来了。

撒加敲了敲敞开着的门,听到卧室的响动。

关上背后的门,公寓顿时陷入黑暗中。撒加眼睛一时没法适应,愣在那里。

几秒钟后,卧室里亮起淡淡的光。

“喂,你在睡觉吗……”撒加走到卧室门口,看见床上的金发小孩蜷在棉被里,浅蓝色眼睛疲倦又诧异地望着他。

“抱歉,我在楼下看到没开灯,以为没人呢——”撒加解释道。

“是史昂给你的钥匙吗?”沙加打断他,冷冷地问。

撒加下意识环顾了房间,走到床边坐下,“这个地方真难找,门牌都被涂花了——喂,你不愿意我来吗?”

沙加半边脸埋在枕头里,不说话。

隔壁厨房的响动仍在继续,刀叉发出碰撞声,在沉默的屋子里显得有点尴尬。

“你吃晚饭了吗?”撒加叹了口气。

沙加睁开眼,“……没有。”

“给我起来!”撒加伸手抓过床一角的衣服,“你睡多久了?我还真不知道你平时就这样窝着睡一天不吃东西!”

沙加被从被窝里提起来,金发乱糟糟的,“关你什么事!谁让你来的!”

“史昂教授让我来的!——你的学校给他寄了警告信,你多久没去上学了?”撒加几下帮慢吞吞的沙加穿好衣服,“我之前从没过问你这些事,现在史昂没时间管你,你就这么不自觉……”

“所以他让你来吗?”沙加坐在床上,任由撒加帮他整理头发。

“……昨天史昂跟我聊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撒加慢慢说道,“我带你出去吃晚饭吧——你没开暖气吗?这么冷!”

沙加低头系围巾,“不知道啊,似乎什么时候被停掉了。”

撒加无奈,将外套递给他。

 

“现在小朋友慢慢也不太听我的话了——大概他已经不是小宝宝,慢慢开始叛逆了吧。”

史昂将一堆盖着学校印章的信件推到撒加面前。

日本酒馆里光线暗淡,木质桌面映着包间里唯一一盏纸灯的光晕。不知何处歌伎弹着乐器,有一声没一声的传来。

撒加并不喜欢这样的环境,除了和史昂的谈话,一点分散注意力的对象都没有。他一个高大的希腊人要蜷着腿坐在榻榻米上也颇不舒服。

然而史昂倒非常习惯的样子,点了一堆生鱼片和清酒,倒是一点不介意撒加喜不喜欢。

“这些都是这个月里我收到的信,小朋友似乎逃学得厉害,我有点担心他了。”史昂抱着手臂说道。

“其实我一直蛮好奇,沙加有在上学吗?”撒加随手翻了翻信件。

“当然,在美国他这个年龄可是必须接受教育的。不过嘛,法律也有折衷的地方——以我大学教授的身份担保,每两个月沙加都必须在我的监督下完成一个教育进度考试,内容和学校里是平行的——这个机制是为某些因特殊原因无法常规到学校上课的孩子设计的;你知道沙加跟其它孩子比,也有些不同——不光是他父亲的问题或者他不像同龄人的个性,还有他非常聪明的悟性;所以每两个月的考试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我也无话可说。但这个制度并不是说完全不用去学校,可似乎小朋友最近连最低出勤率都不放在眼里了。”

史昂耐心地跟撒加解释完,清酒正好端进来。

穿着和服的侍者为两人斟上酒,将酒瓶浸入装着温水的瓷碗里。

“所以,你让我去跟他说吗?”撒加在心底叹了口气,不过他倒蛮乐意。

史昂轻轻抿了口温热的酒,看了撒加一眼,“撒加,你和小朋友相处得还不错吧。”

撒加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还真不像他平常喜欢绕圈子的作风——“还好。”

史昂其实看到撒加就知道两人相处还不错,相比当初撒加一幅被沙加扰乱生活一提起小朋友就一脸黑线的样子,不知从何时起那种抗拒感已经消失了。

那个小家伙还蛮厉害的嘛。

“你不尝尝清酒吗?”

“谢谢。”撒加端起小小的白瓷杯,和史昂碰了碰。

“从沙加五岁的时候,我就开始照顾他——当然不是作为监护人什么的,那时的他只是需要更多的保护。他的父亲早就因为家庭伤害而在警察局有记录,但如果他的监护权被剥夺的话,他们不得不将沙加送到收容所——你明白吧?”史昂不紧不慢将撒加一直想知道的事情告诉他,“这样一直维持到现状,还好之间没发生太过严重的事件。”

粉红晶莹的生鱼片摆在盛满碎冰的盘子漂亮地端进来,撒加心头却因史昂轻松的语气感到不舒服——上次沙加受到的伤害,叫不太严重?那怎样才叫严重呢?

“撒加,尝一尝曼哈顿最新鲜的生鱼片——虽然和你们希腊烹饪鱼的方式完全不同,不过我个人更偏爱这种保留其原汁原味的方式——希望你会喜欢。”史昂礼节性地说道,淡淡一笑。

撒加颔首,和这个人在一起,他没什么活跃的胃口,况且冰冷冷的生鱼片——热爱烤肉和山羊奶酪的希腊人可不好这一口。

侍者将其他菜摆好后,悉挲着轻轻退了出去。

“撒加,让我问你——”史昂一边吃着美味的鱼片,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你相信所谓前世吗?”

又是这个问题。撒加在心底叫苦。上次和沙加的对话已经让他睡不好觉——

“教授,说实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于你和沙加,如果有亲身的经历或记忆,那我无话可说;但从小活在信奉科学的世界里的人,该怎么……”

“科学,不也是一种信仰而已吗?”史昂打断他,带着笑意而自信的口吻说,“这个唯物的世界里,你以为了解所有事情了吗?”

“教授,我不想和你争论这种话题——”撒加诚实地说,“我并不否认前世存在的可能性,但我确实无法彻底相信它,并将它作为一种参照——我明白你问这个问题的原因,对于沙加,我毫不怀疑他因为经常梦到我——即使在我们相遇之前。”撒加顿了顿,“……前几天,他还跟我说起这件事,他的那种神情……让我觉得很内疚。”

“内疚?”史昂似乎没有意料到这个词。

“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清楚——但确定的一点是,让沙加长久陷入的迷惑和痛苦,我似乎有很大责任。”撒加坦白地说。

史昂轻轻笑了一下,“撒加,你果然是个……唉,算了,总之我希望小朋友和你都能快乐就好。这个——”史昂将一把钥匙推到撒加面前,“小朋友很不喜欢我去拜访他,但如果是你,或许例外。”

撒加望着桌面上古铜色的钥匙,有点犹豫。

“好了,让我们搁下这个话题,好好享受美食吧。”史昂提议道。

 

“就是这样。”撒加向沙加叙述完,“教授从今以后让我来管你。”

沙加撇嘴,咬着面前的可乐吸管,“我又不是小猫小狗,要你管!”

两人坐在附近的快餐店里,沙加已经狼吞虎咽完一盘意大利面,大口地吸着可乐。

“你最近为什么不去学校?”撒加抱起手臂,开始审问。

沙加一脸不屑,“无聊死了,那些东西我早就会了。”

撒加毫不意外,“史昂教授已经为了申请了最大限度的自由,你唯一的义务就是完成最低出勤率。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那我们只好把你送回学校,跟其他小孩一样。”

“不要威胁我。”沙加毫无悔意,“你们又不能把我绑在那里,我爱去不去!”

撒加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早就料到这不是什么容易差事。曾经为了让弟弟加隆好歹回到学校,撒加口水和拳头都费尽了,最后一点作用都没有——不过加隆和沙加没有可比性,撒加只是在心底感叹自己为什么总摊上这样的事。

幸好对沙加,撒加有必杀的武器。

他支着胳膊在桌上,看了抱着可乐的金发小孩一眼,“沙加,你不是只爱我吗?那就听我一个人的话。”

快餐店里旁边桌的人悄悄转身望过来。

沙加一愣,蓝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没想到撒加竟然把这件事当把柄。

他沉下脸来,却说不出话。

撒加起身把餐盘放到回收台上,抓起两人的外套,拎起沙加,“我们走。”

 

沙加裹紧外套,手里还拿着喝了一半的可乐。另一只手被撒加抓在手里。

“所以明天给我去学校,答应了吗?”

“什么嘛!”沙加甩开他的手,“你以为你是谁……啊!”

话音未落,他已经被撒加一把抱起来。

“喂,你不懂吗?恋爱的时候,如果一方说了我爱你,那他就必须无条件听另一方的话。”撒加望进近在咫尺的浅蓝色眼睛,认真地说。

沙加突然有点脸红,他别开目光,“……谁说的!”

“连这个都不懂,你还好意思说什么都会了——”撒加在心底暗笑,却装出严肃的样子,“想要我爱你吗?那就给我乖乖的——来,亲我一下。”

沙加被他抱着无处可逃,他瞪着撒加,不甘又无可奈何。

撒加用手指了指自己脸颊。

街上没有几个人,在夜色中出租车不时飞驰而过,寒冷的夜气正悄然降临——沙加望着撒加,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他深蓝色的眼瞳此刻染上了黑夜的颜色,里面映出自己的面孔,带着微微笑意。

沙加在撒加嘴唇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

撒加愣了一下,随即笑得更深,“你还蛮贪心的嘛。”

沙加双手挽着撒加的脖子,撇嘴。

“今晚你是要跟我回去呢,还是我送你回你家?”

撒加停在地铁入口处,看了看表。

“……你留下来陪我。”

“不行哦,我没带笔记本电脑,今晚还有报告要写。”

“那我跟你回去。”沙加想也不想。

“你明天上学不需要什么东西吗?”撒加心想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沙加摇头,“不需要!我去就够了。”

撒加苦笑,“史昂教授还真该让你当他的学生,你才知道什么是压力!”

“那个烦人的爱奥利亚走了吗?”

“前天回去了,我们去机场送他呢——喂以后手机不准关!”

“没电了啊。”

“你不会充啊!不然我给你手机干吗!”

撒加抱着沙加走进地铁,金发小孩已经一副想睡觉的样子。他吃饱了就是这样,不过反倒让人松一口气,难得能清静一会儿。

撒加摸了摸他柔软的发梢,仰头靠在座位上。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38 thoughts on “DejaVu 7

  1. 欠打的小沙加又被怪蜀黍抓到把柄了呢~妄想着撒哥那副拐卖小孩的表情就觉得带感啊~(啥
    而且“突然把他抱起来”这招貌似也很好用,字里行间传达出来的感觉十分微妙,衣袂在空中小幅度地翻舞,好像时间都慢了下来似的。←这种氛围真的很适合年龄差为8岁的两人调情.(喂喂你用词给我注意点……
    史昂灰常之有女王风范啊★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总是让人无法拒绝~&请问御前侍卫的童虎有出场可能否?0w0
    哎呀哎呀,现在的形式貌似就是撒哥占上风呢,沙加滴老爸远在天边,史昂又是个撒沙党(?),身边一堆哥们也乐于围观,完全就是中了乐透一副前途大好的样纸嘛!
    小沙加乃要好好含住(?)欲擒故纵(?)不要大意地夺回主动权>w<)

    柏兮大人很喜欢日本料理吗?很多文章里都有写到在日式餐馆里用餐的情节呢。

    • 激动呐,收到这么大把回复~~~
      你也觉得两人在调情吗?事实上就是呢,我又觉得罪恶又觉得过瘾~不知道街上路人听到两人谈话会怎样作想呢,还看到两人亲来亲去~~

      童虎大人嘛,目前没有打算,应该不会再有新人物登场了。怎么解决这两只的事才是重点,伤脑筋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设定在日本料理,一方面我自己爱吃,一方面我觉得日本餐馆的气氛很好~~~调情啊谈话啊扑到啊什么都可以的。之后在《此岸〉里撒沙也会一起吃日本料理哦,哎我还真是没新意……

      • 矮油~被路人听到也无所谓嘛~在大众目光的注视下调情可是新风尚!说不定亲着亲着被拍下来就上了杂志封面了~(哈?
        看着“恋人养成计划”effective地进行着,我想撒加怪蜀黍再过几天不是就等到父嫁结局了嘛~(喂那是“美少女梦工厂”好伐!
        日本料理的话我爱吃刺身牛舌之类,属于“没芥末就活不下去”那一类的人。店里静谧深邃的氛围的确很适合做些OOXX偷吃的事,而且可以把暧昧的情愫细水长流地烙印进对方心里~❤&的新开版本我也期待>w<)/~
        祝两只的小日子过得幸福!
        ↑想起迪斯靠在消防楼梯上说的那段话我又觉得会发生什么大事儿诶肿么办……(又抖了

      • 要是被拍到两人接吻的照片撒哥明天说不定就进局子了……貌似15岁以下发生OOXX都算强X?嘿嘿嘿撒哥你最好去读一下美国法律……

        我也是没有芥末就吃不下去的,有时候发疯想吃日本料理其实是发疯想吃芥末……朋友说那你自己买管芥末膏往嘴里挤就是了嘛,但俺就要日本料理店那个气氛,一桌子刺身都来给芥末当陪嫁……鱼妈妈肯定超级痛恨芥末这个东西吧。

        • 嘛嘛~只是接吻而已,又不是什么OOXXSM监禁这种不好的事儿~(难道打Kiss就是好事?

          撒哥请淡定地坚持到小沙加成为shss的那一年吧,我衷心wish你:像那天早上那样的problem不再发生在你身上=▽=)(喂你那个幸灾乐祸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Q:沙加去上学的话,撒蜀黍会不会放学去接他然后date呢?0w0)+

        • 恩,也对,就像家长吻小孩一样,表面看很温情,撒哥只是悄悄将舌头伸进去了而已……咳,这章明明是沙沙主动吻大爷的,其实撒哥只是想让沙亲一下他的脸,赚到了。

          shss?

          放学接他是没问题啦,但撒已经被史昂剥削得喘不过气来了……

          • ……只是,悄悄将舌头伸进去了,而已。
            ∑(=口=为什么乃能如此淡定地说出这句话呐?!明明伦家想一想都面红耳赤。
            果然是功力还不够,吗……?
            shss = senior high school student来着。嗯这个咩——我绰了>////<

  2. ∑(=口=突然发现书名号里放的字都会被河蟹,“纽约客”啦“、此岸”啦……
    T^T好吧下次我会学着用大书名号的。

  3. 这个也更新了~~
    年龄差什么的最喜欢了~~撒加同志终于进化成了怪蜀黍,把原来对其头疼不已的小鬼的气焰给压下去了!!鼓掌撒花!抱+大人的模式(这是啥?)对小鬼最有效了!任何小鬼都会被征服的OHOHOHOH~~~
    日本料理的确不错嗷嗷!店一般都挺有情调,空间感觉比较密闭,适合说私房话哈哈~~~日式的咖喱也很好吃,天麩羅也很不错~~

    • 撒哥终于败给了老狐狸和小狐狸轮番洗脑,双手投降了。

      对的对的,咖喱或者味曾乌冬面,充满肉汤味的拉面~~~天气冷的时候来一碗最有爱了~~~~天气热的话就吃刺身沾芥末,配冷面和冰茶~~~呼呼YY吧我。

      • 史昂老狐狸那可不是一般的狐狸啊…我看着看着都觉得被他绕进去了,说话和打太极一样……头都大了~~~
        沙沙刚开始我还真以为是啥灵异生物呢~原来还是小神棍一根~
        说到日式料理我就好激动嗷嗷~~去小店里感受风情品味美食的同时还可以找服务员来练习口语~~不过芥末我不太受得了> <好冲!!眼泪都出来了!!

      • 昂爷这次可是帮了沙加大忙,没有他撒哥哪有这么快就被洗脑,说不定还讨厌着小狐狸呢。

        恒河会日语啊~那不是可以看原版动画了,好羡慕!被芥末冲出眼泪的瞬间不是很幸福吗,一堆美食隔着眼泪迷蒙的世界,心灵瞬间排毒~

        • 这倒是奥!果然昂老爷子也是撒沙党中坚强有力的后盾之一啊哈哈哈!!
          会日语是因为学日语专业……以后的饭碗怎么找!!不过乐趣倒是不少~~~可以爬到日站上去看美图~~啥时候看看原版的漫画肯定好有感觉!!看他们互相的称呼不同,也很有感觉的呢!!

        • 我只知道名字后面的称谓有酱,桑,撒马,仅,那如果按照原著的高低关系和年龄,撒加,穆,沙加,加隆这四个人该怎么互相敬称?

          • 酱一般用来称呼小孩子,也有用来叫爷爷奶奶用来表示亲密的,一般用了酱,表示二者之间关系不错~
            桑是最普通的称呼,生人熟人都可以用,就像“小明”“小红”一样……
            萨马是桑的敬语,对被称呼者显得更尊敬些,比如贵鬼叫穆“穆萨马”=“穆様”=“穆先生”
            仅是啥我也不知道…难道是日语“人”的发音?
            这四人应该是直呼其名的样子……

            • 因为我记得柯南里面小兰叫新一‘新一仅‘。

              但撒加加隆比穆和沙加都大一轮,他们会称“撒加桑“吗?或者桑并不代表尊敬?只是口语而已?

              想象穆沙关系好嘛,那就互称“穆酱““沙酱“好了,好有爱哦~~~~~~~~~~~~~~

              • 太有意思了!!!!!!!!!!!!!!!!我也要学日语,原著里竟然还隐藏这么多信息!!!!!!哪里有专门统计分析圣里称呼的文章吗?想看啊啊啊~~~~~

                用俺是不是有点粗鲁二b?所以老撒还是走文艺路线。不过连黑撒都用私吗……难道黑撒隐藏着文艺的心。加隆用俺那就很符合情理了。

                老撒什么时候对沙沙用过哦马尼???沙罗双树战时吗?想知道呀!

                恩,我记得隆隆教过老撒尼桑的,或者就是“撒加”, 心儿颤呐~~~

                穆萨马什么时候又用过哦马尼了?撒他们来闯白羊宫时吗?

                恒河有空的时候再回答我吧~~~这个实在太值得挖掘了,跪谢跪谢!!!

                • 那我整理好了发到大人邮箱里去吧~~完全不用谢啊~~大人喜欢最好了!!
                  我也觉得BB用“私”文艺了啊~他那么狂~~居然不用“俺”~~

              • “新一仅”那个…“一仅”是日语“一”的发音,不是称呼奥~~
                然后要是咱们想的话,嘿嘿就可以随便点让他们互相称呼了~~
                不过沙沙是绝对不会对任何人用“酱”的~~
                “酱”我感觉对沙沙和穆来说有些轻佻…不过小时候应该可以~~长大了就怪了点奥~~
                大王叫大爷的话,肯定不会加“桑”或是“萨马”啥的~~就是直呼其名!大王被大爷惯坏了~~
                隆隆大概可能有叫老撒“尼桑”的时候…不过,一般叫哥哥,还是“啊泥”“哦尼桑”“啊泥呜诶(兄上=哥哥大人)”的情况比较多~~以隆隆的性格,叫沙沙穆“酱”比较有可能~~
                大爷的话…要看情况,想调戏大王了呢,就叫“酱”吧~~气氛紧张时,还是老老实实叫名字吧~~

            • 如果硬是要用敬语来称呼对方的话……我想想看…
              沙沙的话,大概会叫另外三人“KI MI”即“君”吧。
              有人统计过车田漫画里的自称和对人称谓,得出人家沙沙可是彬彬有礼的君子啊~~
              老撒的话…貌似在自称上狂气似乎不怎么足…连BB都自称“私”,这可是最普通的自称了,沙沙也这么自称的。(老撒没用“俺”实在是惊到我了),老撒要对沙沙的话…好像用过“哦吗诶”…是相当不文明的称呼…和“你小子”一样……当然我希望他可以用“君”来称呼沙沙哈~~老撒对隆隆…感觉不该用敬语…用个“你小子”就够了…对穆同理…
              然后隆隆自称都是“俺”,对别人大概都是“你小子”了…最后好像叫了老撒一声“尼桑”。
              穆也很文质彬彬的,自称也基本上是“私”(挖他细)
              对其他三人…沙沙的话,他大概会用“君”吧,老撒和隆隆,正常也会用“君”,冥王十二宫里立场问题貌似用过“你小子”……

  4. 撒爷很快的嘛,这么骗小沙沙
    原来真正的保父是史昂,撒爷只是为了把沙沙养大方便吃掉。。。

    • 说实话看年龄的话史昂更适合当保父大人,撒加更介于父和哥之间……再过几年8岁的差距根本不算什么了。

  5. 说起来柏大的剧本里需要坏人的时候好像才会有加隆出场,DejaVu该不会也是这样吧

    • 哈哈哈这次加隆的逆反让你们的心灵都受到伤害了吗,我对不起隆隆……dejavu里面没有坏人只有现实~

  6. 那是必殺的武器 / 誘餌沒錯, 但同時不也帶著某程度的承諾麼
    撒哥你真的做好兌現這承諾的預備了嗎
    別又是那些沒認真衡量並承擔代價, 就輕言許諾的壞傢伙
    小沙加可是很認真的不許傷害他啊

    • 承诺吗,我知道有人会想到这个,撒加自己都说他们这样是在“谈恋爱“了,呵呵,可惜沙沙太小,想不到这么多。至于撒加怎么想,他更多也沉浸在现在的甜蜜中吧。

  7. 终于更新了,柏兮我爱死你了,卡在那个悲愤的地方实在太难受了!!!
    好喜欢撒沙的小动作,其实小撒也开始接受沙沙了吧?前世爱的太辛苦,这一世好好爱吧,只求小撒别放手,沙沙受了好多罪
    喜欢你写的那些小暧昧,可是为什么沙沙会那么不喜欢小艾呢,原来还是邻居呢,哈哈哈哈

    • 撒加自己都说他们这样是在“谈恋爱“了~~~~~

      沙沙对小艾的反感吗,我想是种对粗神经、火相星座的人的讨厌吧,再加上沙加对同龄人的天然不屑。其实他们有机会好好了解对方之后,一旦成为朋友,就会是很铁的朋友哦。

      • 挖卡卡真的很铁呢,可以为了沙沙用AE~~~太高兴了,小撒终于肯不纠结了,那这是表示小撒在这一世爱上沙沙了吗?太美好了,HOHO~~~~~兴奋激动!!!!!好喜欢他们这个年龄差,现在小撒可以随便蹂躏沙沙

        不过隆隆不出场蛮可惜的,我一直错乱的觉得隆隆是撒沙感情的催化剂,不管哪一世隆隆都会一直问哥哥”你爱他吗”,喜欢看小撒那时候的迷茫和无奈~~~

        今天过节,真是最好的礼物!柏兮我爱你!

      • 好热烈的示爱呀,俺就脸红着收下了~~~~

        貌似乐园大人的文中隆隆总是喜欢追问他哥“你爱他吗“~~~撒加总是不正面回答,其实心里早就爱得死去活来了。

        节日同乐呀!

        • 就是乐园的文啊,看一遍虐一次啊,嘿嘿,喜欢乐园文儿里的隆隆,也喜欢你里的隆隆,虐的我好惨好惨…..

          此岸在贴吧有更新你这里居然还没更- -柏兮你把城市也搬回来啊!!!你答应过的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