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50

EPISODE 50 最终章

 

终于,终于,再也找不到理由等待下一个早晨了。

 

“沙加……”穆轻轻地说,轻得像怕打扰熟睡的人。

“别过来。”

坐在阳台栏杆上的人转过头来望了他一眼,风将金发吹起,他沉静的脸庞在暮色中仿佛一幅静止的画。

“沙加,别这样。”只看了一眼他的眼神,就知道这一刻意味着什么。

沙加没动,初春的夜风包围着他,有种光芒在他青色的眼底细细摇曳。

他们之间只有几步的距离,和一杯温热的水。

“穆,就到这里了吧,你知道……”沙加低下头,望着身下星星点点的城市。

“以前其实只是和自己打个赌,两种结果都不在乎的那种赌,虽然每次洗胃吐得一塌糊涂时我很后悔;如果现在拿把刀割开动脉的话,你肯定会想方设法把我弄到医院去救过来——但这次我是认真的了,不为给任何人看,我只想满足自己一个愿望。”

穆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

很久之前,在认识他的时候,就一直想象这一刻是什么样子——为什么,真正到来的时候,心里会是这样的感受。

他的头发又长长了,白色的睡衣在风里飘摇。

“米罗不在了,卡妙也不在了……”

他低声喃喃,表情像个寂寥的孩子。穆觉得胸口很痛,有什么东西不停地往下坠,坠得绝望;他不敢动,生怕一动沙加就从那里仰身掉下去了。

“那为什么是我?”穆问。

沙加沉默,并没有看他。许久,他轻轻说,“穆,你是不会伤心的对不对?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伤心,你总是温柔地笑着,任何毒品对你都无效不是吗。”

穆苦笑了一下,下意识摸了摸脸,他突然怀疑此刻自己是什么表情。

“你总是能找到新的乐趣,我倒是很羡慕你。”沙加口吻有些轻松,笑了笑,“穆,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懂过你,你这个人太深奥了。”

手中的水渐渐凉了,穆站在夜风里没说话。玻璃杯冰凉的触感贴着掌心,早已习惯一个人,却为一句话突然觉得寂寞。

“沙加……我一直在寻找对自己有效的毒品,其实我早就知道,那就是你。”

金发的人转过脸来望着他,暮色太深,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风那边传来轻声的叹息,恍然隔了一个世界。

夜凉如水,漫长得无法逾越。

“沙加,从你爱上撒加的那一刻,我就对你失望了。”穆缓缓说道,风带过青莲和涩橘的味道,熟悉得令他心欠。

“对不起,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

“我可以原谅你一切,但是不能原谅你选择让我眼看着你自杀。”

沙加没说话。远处明亮的高楼森林,像一棵棵银色的圣诞树,遥远的温暖让人心碎,泪水软弱到虚幻。他全身冰凉,心却不觉得寒冷。

“对不起。”

他深深地道歉,直到最后一刻,原来都不懂得。

恒河的水浸过脚踝,最后一次了,他闭上眼,千百种气息,千百个梦境,千百个夜晚,请让我回到那个地方——那个还什么都不曾拥有、也不曾失去的瞬间。

对不起,卡妙,我实在太累了,就到这里吧,我能忍受的也就到此为止——幸好你不在,否则你肯定会哭,我就怕自己会为你软弱。

沙加往外探身子,穆像突然从梦中惊醒,“沙加——!”

——撒加明天就要回来了,你不等他?

到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他不愿意说的话——即使有一线希望——刹那,结局或许完全走向歧路。

就是这一瞬间,失去的机会,用一辈子来赎罪。

白色的人在夜风中摇摇欲坠。

穆的心也几乎跟着他在那一瞬间停止。

“沙加!回来!给我回来!”

这一刻,真正的恐惧感才如此清晰得彻骨透心,想留住他的愿望那么强烈。水杯无声地掉落在地毯上,溅了一地。

风太大,只要一丝毫的倾斜,他就想抓也抓不住栏杆了。

“沙加……不该是这样,不是现在!听我说……”

“我只是想满足自己一个愿望而已。”沙加喃喃说着,他已经意识不到自己脚下的万丈深渊。

“听说跳下去的过程比毒品、酒精、性更加……”他自顾自地望向脚下的城市,全然不顾穆在说什么,心忽然宁静了,比一辈子任何时候都宁静,都幸福。沙加抬头看了眼还剩最后一丝光芒的地平线,风吹得如此寂寞。

 

“撒加,我不懂爱。我们再来一次。”

 

沙加轻轻说,整个人仰身而下。

穆的指尖已经触碰到金发,风一吹,就散开了。

世界慢下来,一点一点,越来越远。

最后一刹那青色的眼睛,静静透过他看着这个世界,黑暗轻轻将他包裹,温柔得没有一点声音。

天与地之间广阔的弧线吞噬了最后一丝暮光,城市被笼罩在夜的怀抱中,华灯初上。

 

六界业火,谁将陪我穿越?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2 thoughts on “Episode50

  1.   07年柏兮大人就完成的美文,没想到我这个自诩为资深圣迷的人,竟然到现在才认真的拜读完。大概因为我之前主要萌沙穆/穆沙这一对的小甜文,兼带着读读其他配对文。以至于在这部经典小说的门外路过N次都没进来,差点与之失之交臂。后悔不已啊!

      说真的,对这种作品我实在是即害怕看又想看。疯狂沉湎进去,痛惜,心碎,被虐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没得选择。无论是精神世界,还是文字功底,柏大太弓虽。充满了个人的特色和灵性。惊艳、不流于俗的优美文笔,玻璃般透明却易碎,澄澈而温存的精致。情感的描写尤其细腻,于是我只能被牵引着一步步代入剧情,不自不觉分担主要人物的情绪,最后感同身受,痛心伤怀。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脑海边会时常萦绕着人物的话语音容,悲剧的氛围会时刻影响到人的心智。很长一段时间人都恢复不了状态。不是我太投入,实在是这部小说在我的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啊!读的时候,想起了之前某位大人评价《所多玛的罪恶》时所描述的一种感觉,仿佛是闪着清冷银色的纤细琴弦穿过心脏,拨动血肉弹奏出美丽而悲哀的曲调,残酷却也无比温柔。

      文中角色里最令人心碎的当然就是沙加了。小时候就是一问题儿童。后来长成了一个别扭、冷漠、以自我为中心,时而刻薄也能很温柔的文艺青年。同时还是一位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加上满腔厌世情怀。不过并不让人厌恶,反而使人对他无比怜惜。一个美丽的金发天使,谁都会被他的容貌吸引!这家伙不仅相貌长得美,内心也崇尚完美,总是想法维持自己那点要命的自尊,心灵的矛盾撞击着他的生活,最后只能是破碎。我觉得沙加由始至终都带着寂寞的孩子气。和撒加调情时的娇嗔慵懒;和穆相处时的玩笑斗嘴;一人独处时的安静孤独;心痛时无声的呜咽啜泣;被惹恼时撕心裂肺的炸毛发作。都像极了一个可爱、可怜、绝望、没有安全感,需要被人关爱的孩子。看到他总令人心软得不像话。很想把他搂在怀里抚慰、宠溺一番。不过沙加性格真的够烂,见不得别人对他好,喜欢端副清高架子。通过自虐的方法引起他人的注意。心里煎熬着,脸上骄傲着,直把自己搞成个病秧子。折磨自己的同时,也折磨着作为读者的我那点脆弱的小神经。

      话说,撒沙“对抗美学”一如既往的震撼心灵啊!在这篇文里也不例外。果然两位都是是互不妥协的主儿。两人的相处模式总是在“爱的疯狂”和“恨你讨厌你”间摇摆。前一刻还水乳交融,缱绻情深。后一秒就突然相互对骂,甚至暴力相向。虽说是两人个性使然,没办法的事儿。不过我还是希望撒加更耐心一点。他已经对一个人投入了全部情感,照顾他在意他,时刻想着他。说好了,约定了。却不承认这是爱!这是啥逻辑?就如沙加所说的“其实你什么都早就查得一清二楚,你知道哪句话能哄他高兴、哪句话能让他哭,却装出那么温柔那么善解人意的样子!”但是纵观全文,撒加好像不怎么知道沙加儿时的经历,包括他和卡妙的过往友谊,他和穆的情感经历。也不知道沙加现在性格的起因和缘由是为什么。(或者知道但认为无足轻重)。因此他只会觉得自己在一味容忍沙加的歇斯底里和不可理喻。却没有选择正确的方式去排解对方的痛苦。自认为把沙加研究的很透彻,却没意识到只有时间、温柔和爱情才是抚平后者心中伤口的最好办法。而不是当面对立,揭人伤疤。最后更是在不合时宜的时期放弃,间接的造成了沙加的死亡。不管这过程多让人沉痛吧,必须说对撒加这个人物我还是蛮欣赏的。如果不是他碰到的恋人太复杂,他一定是个无懈可击的情人。作为一位成功人士,撒加英俊、富有、有趣。他的思维和行为老练且理智。他尊重沙加的独立空间。不大管他交些什么朋友,和哪些人厮混和谁上床。有时可以浪漫之极,颇有点骑士风度。但总的说来,他是个有立场和底线的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迁就对方,有保留的去爱,不会被情欲控制,绝对不是个纯情青年,对方勾一下手指头就像小狼狗一样跑过去任其驱使。不过我不太明白的是本来撒加和沙加相处的好好的。为嘛形式突然直转而下?因为米罗死了,沙加认为自己受到了某种召唤?还是沙加受不了被撒加看穿失掉了自尊?或者他受不了别人对自己好,更害怕撒加最终会离开自己,情绪得不到宣泄,所以就想闹?

      这里再说一点,我对穆感到很失望,不是因为这个形象塑造的失败,相反是因为他的优雅冷漠,自由洒脱,百分之百只取悦自己的个性被诠释的太完美了。他始终贯彻着自己那一套理论:付出更多的爱意味着最后更痛苦,所以总是孑然一身,保持孤独,享受寂寞,对谁也不负责。表面上看来跟沙加很合拍,属于一类人。可是本质上两人千差万别。穆是个外柔内刚的人,表面上温柔和煦,内心强大到无敌,比撒加还强。甚至都不会生气愁苦。几乎没有任何牵绊,真正的处变不惊。但是沙加,说白了,就是个水晶心肝玻璃萝莉。表面装作冷漠尖刻,对凡事不屑一顾的样子。其实内心柔软易碎需要呵护,要伤害到他,尤其是他关心在乎的人要伤害到他比想象的更加容易。

      我一直都觉得,文中的穆和沙加是有可能走到一起的。一开始他们之间存就在着一种默契。分享着类似的生活哲学。既然能ML,说明两人之间多少有一些惺惺相惜的情愫。而且看起来彼此也享受对方的陪伴。可惜两人的情感没得到任何发展,到这份上就恰然而止了。穆觉得沙加是跟自己一样坚强的人,从来不会去过问他的内心世界或者干涉他的生活。虽然他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关照沙加,使他快乐,但还是留下了一个难以捉摸的印象,好像他是个没有心的人一样。假如穆更积极一些,表达感情的方式更猛烈直接一些,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沙加这个人别扭又纠结。是不可能主动去追求幸福的。但是应该能感知到爱、被感动、和回报以爱。(虽然他自己死活不承认这点。)甚至到了最末那一刻,穆都是有可能挽回沙加性命的。“到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他不愿意说的话——即使有一线希望——刹那,结局或许完全走向歧路。”我想,是不是如果穆说出了“我爱你”,“希望你为我留下来”的话。沙加都能暂时找到活下去的理由,不至于选择他那个逃生门?这里,我只能猜想沙加虽然触动了穆心里最柔情的一角。但还不是爱。穆承认了沙加是对自己有效的毒品,失去沙加会让自己痛苦。但没到愿意为之改变处事原则和生活态度的地步。沙加对他最多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吧。

      总之,人类性格太过复杂,爱情里也没有对错。各种矛盾的碰撞成就了一部唯美的作品,一些精彩的人物,一个悲情的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