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45穆篇之二

EPISODE 45 穆篇之二

 

死亡,既恐惧又等不及它降临的一刻——光是想像脑袋里面跳动的声音蓦然停止的刹那,飞快旋转光怪陆离的世界黯然结束——交错的又怕又爱的折磨,就令人狂喜得颤抖。

活着的很多年、无论醒还是醉的时候,这才是意识里唯一等待的东西。

I was right, I am right, I will always be right.

 

树林浸在琥珀色的阳光中,欧洲的风穿过荷兰运河和牧场,吹起紫色的额发。

穆穿着白T恤,帆布鞋,手挂在牛仔裤兜上,慢悠悠走在树林里的草地上。

现在是暑假,他几乎每天都会到这儿来——或者该说,他几乎每天都能在这儿找到沙加。

“你又在看什么啊?”

穆突然从树干后面拍了他一下,金发的人抬起头,青蓝色的眼睛和天空颜色一模一样。

沙加扬了扬手里的书,穆却没看清上面的标题。

“走吧,还有半个小时开车。”穆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火车票,他曾经搞丢过一次。

沙加从草地上站起身,金色的额发有点长,一埋头就遮住了眼睛。尖尖的下巴和雪白的皮肤让他看起来就像个文静的小姑娘。

照例两人一前一后,穿过树篱近路溜出学校,往艾茵霍芬城另一边的火车站走去。

 

去阿姆斯特丹是他们周末的固定活动,买一张艾茵霍芬的学生月票,整个荷兰都可以走遍了,因为欧洲的火车上没有查票员。

那时货币还是荷兰盾,牛仔裤里装着,随便掏出来就一大把;穆轻车熟路出了火车站就直奔阿姆斯特丹最热闹的街区,一头钻进最热闹的酒吧。

穆和老板已经很熟了,打个招呼,约好的人也差不多到,就在角落的沙发里坐下来,小圆桌子扫干净,各种大麻摆出来,一副谈大生意的样子。

沙加自己点一杯柠檬汁,坐在吧台的角落里和自己消磨时间。

一般这种时候夜幕还没降临,酒吧只是单纯喝酒的地方而已。老板闲下来时就和沙加聊聊天,这么可爱的小萝莉,抱着杯子很腼腆的样子,荷兰语、英语和法语却一样流利。于是送他果汁喝,沙加也不拒绝,静静咬着吸管听老板东拉西扯。

“小穆的女朋友~今天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我送你一杯超级水果冰淇淋。”荷兰老板笑眯眯支在吧台上和沙加对望。

他一直以为沙加是女孩子,因为总是和穆一起来,瘦瘦小小的,头发又长,自然而然。

沙加摇头,漫不经心地盯着杯子里绿色的猕猴桃汁。

“上个星期为什么没来?”老板摇着冰块,为客人配鸡尾酒。

“下雨。”

“哦,小穆也会因为这种原因放弃赚钱的机会啊!”

红色的COSMOPOLITIAN推到吧台上,举到客人手中;红樱桃在V形杯底一晃,淡淡的伏特加和柑味酒的气味从面前飘过。

老板擦擦手,又有人点TEQUILA SUNRISE,于是他从冰架上取下龙舌兰的瓶子。

沙加看着他调酒的动作,结着茧疤的手指支起玻璃高脚杯却异常优雅。

“上个星期,我感冒了。”他慢慢地说,支着下巴,眼底的青色细细地诱人。

 

穆捏着鼻子,皱着眉,然后又舒展开。

有点眼泪停在眼眶里,仰头感觉头颅里的血流得快而轻。

“怎样?”

年轻人兴奋地等待鉴定结果。

“……中上品,确实是印度大麻。”他熄灭了手中的烟卷,吸了吸鼻子。“价钱应该没问题,这段时间亚洲的货因为洋流改变在涨价,现在买很明智。”

“这么说,可以稳赚一笔咯?”

“只要你看得准时机——有很多欧洲人偏爱印度的,你知道。”穆说着,一边无意往吧台那边看了眼,不想再多说一句。“呃,就这样吧,老规矩。”

沙发圈里另一个人把桌上的货小心收起来,年轻人抽出几张钞票塞到穆手里。

“其实,我还带了种家伙,还没上市的小朋友。”委托人悄悄凑到穆耳边说。

新品总是让人兴奋,穆扬扬眉,他从来不拒绝。

“那我们来一起HIGH一下。”

穆淡淡地笑。

 

随着天色变暗,酒吧变得鱼龙混杂。

更多的人涌进来,空气里飘着浓烈的尼古丁和大麻味道。乐队开始表演,万年不变的几首曲子,却依然能让气氛高涨,人都半醉了。

老板和调酒师两人都忙不过来,捏着钞票的手在吧台前晃动,一杯杯递出的酒在吧台上碰得叮当响。后面的人依然高声喊叫。

沙加静静坐在他的老位子上,慢慢吸着吸管。

他穿着短袖白T恤,跟穆差不多,在幽暗的光线里简单得有些扎眼,金发上浮了层光。

冰块在杯底堆积,慢慢地化。

他叼起吸管搅动它们,发出碰撞的声音。有人坐到他旁边,有人离开,他只注意到一杯接一杯变换的酒,从面前上滑过。

最后冰都化完了,他靠在吧台上觉得有点热。

一杯白金色的饮料突然从天而降,他下意识转过头,一个男人朝他笑笑,“嗨小美人,我请你喝一杯。”

沙加闻到杯里散发出的浓烈酒精味,他低低说了声,抱歉。

“那你一个人坐在这种地方干什么?长得可真漂亮……你是男孩还是女孩?把脸抬起来——”伸手就捏下巴。

在酒瓶间打转的老板看到这边情况不妙,却抽不开身。

沙加淡淡盯着手的主人,看他眼底正扩散的欲望和惊讶……扬手拿起杯子就往脸上泼去。

男人叫了声,酒烈得睁不开眼,弯下身使劲擦。

沙加摸了摸下巴,顺手把手里的空杯子“喀啦”一声在吧台沿上敲碎了,不等男人反应过来,尖利的玻璃切口就抵上他的侧颈。

正挤过来的老板愣在原地,看他的小萝莉一脸漠然。

睁开眼的男人先干笑了几声,随即发现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啊!谁来……”

沙加的手突然被抓开,玻璃杯应声掉落在地。

穆插在两人中间,笑吟吟对惊魂未定的男人说,“实在抱歉,我女朋友喝多了,开玩笑而已啦。”

“开你个鬼!这是什么?!这小鬼想杀人!”男人摸着侧颈上的口子,沾了一手血。

酒吧里的人不知何时都静下来,看着他们。

“哦~别紧张,我是学医的,一看就是皮肉伤。这样吧——”穆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钞票塞到男人衣服口袋里,“出门左转,过两座桥,诊所就在你右手边。这是装酒的杯子,所以不用担心感染啦,包扎一下就好,呵呵。”

男人大概见了自己的血也有点怕,跌撞着从座位上爬下来,指着面前两人说:“你们给我等着!”然后急急忙忙拨开人群往外跑。

穆随即搂住身后沙加的肩,对周围围观的人笑笑说,“不好意思,大家继续。”

沙加一言不发,看穆跟老板说了一通什么,然后穆拉着他就走。

两人走出酒吧,在狭窄的河边小路上拨开人群左躲右晃地往前走,天已经完全黑了,灯光映在水面上一丝一丝地浮动。

穆走在前面,一只手拉着沙加的手,另一只手搭在牛仔裤兜上。

他们没说话,走进一家麦当劳。

穆买了一盘子过来,沙加用手支着下巴望着他。

“怎么不去平常那家中国餐馆?”

“你笨啊!那人说不定打听到就会追来,那么想打架?”穆白他一眼,打开盒子。

沙加撇撇嘴,本来想说他不喜欢吃麦当劳,想想是自己惹的事,肚子也饿了。然后两人各自开始啃汉堡。

消灭汉堡后,又开始吃冰淇淋。

穆看见沙加咬着勺子的样子,嘴巴上沾了巧克力酱。

“喂,今天是我生日哦。”

沙加眼抬了抬,“哦。”

穆瞪着他,瞪得沙加无奈抬起头,“生日快乐。”

“就这样啊?”

“你要怎样?”

“……刚才我没阻止的话,你是不是会杀了那个人?”穆心里咯噔地骂了自己一句,本来想趁机吻他一下的。

沙加没什么表情,拿着冰淇淋杯子,犹豫了一下,“……我不知道玻璃会那么锋利。”

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没听沙加说什么,倒在后悔自己刚才在想什么。

“我骗你的,今天不是我生日啦。”

“你有病啊。”

穆笑笑,觉得有点受不了。“……你嘴巴上有巧克力啦,拜托擦一下。”

沙加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拿起纸巾。

穆站起身,把盘子里的东西倒进垃圾箱。

“回家咯,咱们得跑去车站了。”

他们推开玻璃门,凉爽的夜风吹到脸上。

“暑假快过完了呢,收获比预计的还大~”穆走在石板路上,空气中飘着湿湿的河水气味,月光让紫罗兰色的发梢变得透亮。

沙加默默跟在后面,无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嘴唇。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