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37

EPISODE 37

 

现实里是不存在HAPPY ENDING的,因为人总是在变,永远不会有所谓的结束。如果硬要用一个ENDING来概括每段EPISODE,那么它们必定既不是绝对的快乐也不是绝对的悲伤。当视线转开的时候,它就结束了。

 

巨大的波音747飞机收回起落架,下面的跑道变得又细又长,忽然一片云雾冲入视线,城市消失在云层下面。

卡妙靠在椅背上,低头将MP3音量开大盖住飞机的轰鸣声。

旁边的人“啪嗒”一声解开了安全带金属扣,扭了扭不舒服的身子。

卡妙瞄了他一眼,继续闭上眼。

“请各位旅客继续扣好安全带,直到安全信号灯熄灭——现在我们的航班已经飞离纽约长岛进入大西洋上空,我们将在七小时后到达法国巴黎。晚餐服务即将开始,祝法国航空带给您一个舒适的旅程。”

广播里空姐分别用英语和法语念完例行问候。

突然有人抓起自己的手腕,卡妙惊地睁开眼,盯着旁边的人:“干吗米罗?”

“帮你也把时间往前调六个小时啊,又没事做。”米罗吐吐舌头,眯眼摆弄着他的手表。

“才刚刚起飞,你就觉得无聊啦?”

米罗露出个可怜的表情,伸出脑袋望了望:“晚餐怎么还不来?”

卡妙无奈地叹了口气,取下耳机,“你又不是第一次飞长途。”

“上次从西班牙来美国的飞机座椅背上能放电影,这次连屏幕都没有,我就不知道怎么耗时间了——七个小时!早知道就带片安眠药来了。”

“要听我的MP3吗?”卡妙问。

“不了……妙妙你不用管我啦,我这人坐飞机很烦人的。”米罗不甘心地挠着头。

卡妙看着他的样子,“喂,那干吗要争着跟来,你工作那边没问题吗?”

“放心放心,叫我坐二十个小时飞机也要跟着你的。”米罗抱起手臂又放下,“工作缺十多天没问题,谁叫我已经是他们的顶梁柱了呢,敢炒我的话那些客户可不干。”

卡妙还有点处于惊讶当中,米罗说来竟然真的来了。

他不知道看到他已经买好的机票时是什么反应,高兴?不高兴?嫌麻烦?都有。

不过现在想到已经来不及后悔了。

“妙妙你要什么?果汁?啤酒?还是咖啡?”米罗兴致勃勃地和空姐东拉西扯,听法国美女说英语真有意思。

“矿泉水,谢谢。”卡妙回过神,抬起头。空姐看到他时流露出看到美少年的表情,又悄悄看了眼旁边的米罗。

米罗倒完全没注意,接过啤酒愉快地仰头就喝。

到了这个时候,究竟该怎么做呢?

卡妙握着塑料杯,望着舷窗外漆黑的天幕沉默。

如果生活也能像电影那么戏剧性就好了。

现实的寂静和冗长消磨了激情,所以也不能怪任何人。我们的生活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爱或者不爱,快乐或者不快乐,有时连自己都难以断定。

“妙妙,你要牛肉还是鱼肉?饭还是意大利面?”这次米罗等待已久的晚餐终于来了。

“鱼,意大利面。”

米罗帮他把翻板放下来,把锡箔纸包着的晚餐放到卡妙面前。

“麻烦再给我杯矿泉水。”

飞机没有坐满,有人已经霸占了中间的四座躺着睡着了。其他人懒洋洋地开始用餐。

每人的晚餐配了一小瓶红酒,不愧是法国航空公司,形式最重要,虽然那酒的味道跟酸葡萄汁差不多。

“妙妙,到了巴黎我们又怎么走?”米罗已经消灭掉他的牛肉,打开甜点的盒子。

“在GARE DE LYON搭TGV,轻轨快车3个小时到里昂,然后我已经租好了车。”卡妙心不在焉地喝他的矿泉水。

“然后我们又去哪儿?”米罗一脸不解状况。

“开车去格勒诺布尔。”

“哦,妙妙你原来有驾照啊!我的驾照不知道在欧洲能不能……”

“米罗,到了法国之后不要叫我‘妙妙’行吗?”

“啊?”米罗一愣,起司蛋糕从叉子上正好掉下来。“哇——!”

手忙脚乱一阵后,卡妙歉意地朝四周看看,米罗还在擦他的裤子。

“看得出来吗?竟然掉在这个部位……太逊了。遭了,蛋糕还在座位下面,踩到就完蛋了。”

“叫空姐过来打扫吧,别上蹿下跳了,睡觉的人都被你吵醒了。”卡妙一脸黑线,伸手按了呼叫灯。

还是刚才那个美女,很乐意地帮米罗扫干净了地毯。

卡妙用法语向她道歉,空姐微笑着又说了什么,卡妙脸有点红。

两人重新坐下后,米罗捅了捅卡妙,“嘿嘿刚才她说什么了?”

“没什么。”卡妙这一折腾刚才要说的话都忘了。

“什么嘛~妙妙你为什么脸红啊?”米罗本性逼露,漫漫无聊中终于找到点乐子。

“她说……你男朋友真可爱。”卡妙极不情愿地堵住了米罗的聒噪。

“啊?我们那么明显啊?”米罗眼里放光,伸头朝空姐消失的方向望去,“不愧是法国女人,那么敏锐,哈哈!她是不是看上我了?”

“请你小声点可以吗?”卡妙瞪他一眼,“米罗,以后不要叫我‘妙妙’了!”

“咦为什么啊?你不喜欢?”

“我又不是小孩子。”卡妙轻描淡写地撇了撇嘴,“这样我会感觉处于劣势。”

米罗纳闷地挠挠头,“哦……好吧。那你想要我叫你什么?”

卡妙沉默了一下,低声说:“……我们的事,我父母亲不知道比较好。”

米罗看着他的侧脸,才明白刚才卡妙的意思。

“他们是很传统的人,我不想为此让几年没见面的父母亲感到尴尬。”卡妙别开脸望着舷窗,玻璃上映出他自己的影子。

“我明白了,我们假装是普通朋友就好了嘛。”米罗心里虽然有点委屈,但为了卡妙这并没什么。

“我不是开玩笑,你也体会到了,法国女人就是那么敏锐——我是她的独生儿子,她一辈子的全部心思都放在我身上。所以在她面前你稍微小心一点可以吗?”卡妙转回头在机舱暗暗的光线中望着米罗。

“呃,我知道了。”米罗不知为何心里升起一股紧张,好像要见公婆的似的——其实本来也是嘛,他这辈子还没干过这种事。“反正我也不会讲法语,我就乖乖呆在一边行吧?”

“我父母亲都会讲英语。”

“啊……那、那我就说是正好在法国有事,顺便陪你去看他们?”米罗越来越紧张。

“恩,只能这样了。”卡妙也觉得很麻烦。米罗要跟着来是计划之外的事情,一切莫名变得有点忐忑不安。

“妙……卡妙,你对我死皮赖脸地跟着来不生气吧?”

卡妙看他一眼,摇摇头。

米罗舒心地一笑,“那就万事OK了,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现在都晚上十一点了,为了不继续打扰你和其他的人,我准备睡觉了。”

“哦,那最好不过了,我也要睡了。”卡妙打开毯子,把椅背往后调。

“亲爱的,别担心了。你妈妈的病一定没事,而且等我们再回美国的时候沙加肯定也醒过来了——就当作去欧洲玩一趟吧!晚安!”

米罗伸过脑袋在卡妙已经闭眼的脸上亲了亲,然后裹起毯子靠进座椅。

卡妙下巴埋在毯子里,轻轻睁开眼,在昏暗的光里迷茫而复杂地盯着窗外浓得化不开的漆黑。

真的吗……

 

古典优雅之城巴黎,碧波粼粼的塞纳河,在米罗昏昏欲睡的眼皮下从计程车窗外溜过了。然后他们到了车站,头顶上响着听不懂的法语,卡妙拉着他上了火车。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快黑了,他们到达里昂——因战争历史出名的城市,两条河贯穿的城市,拥有橘红色屋顶的城市。

米罗突然想起这里是卡妙和沙加相遇的地方。

他这时才真正清醒过来,却发现又到了该睡觉的时间。

卡妙拿到了订的车,他们找了间旅馆准备明天早晨再出发。

“我要去拜访我的姑姑,你想一起去吗?”卡妙换了身衣服,站在扶手椅旁边问。

米罗本想点头的,“……不了,我自己去逛逛。”

“那把旅馆地址带上,找年轻人问路应该能说英语。”

“好,早点回来。”

然后卡妙拿着车钥匙出门了,米罗一个人坐在床沿,突然觉得心里有点……说不清楚的感觉。或许就因为刚才他想起这里是卡妙和沙加的地方。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语言,陌生的人,夜幕降临。

卡妙一走,米罗立即觉得孤单。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