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23

EPISODE 23

 

我真累了,什么都不想说。

 

一阵门铃声响起。

躺在床上看书的卡妙抬起头,镜片后面的墨绿眼睛下意识向看了看闹钟,晚上十一点半——他突然有种难以解释的悸动,某种预感,于是立即走出卧室打开门。

一阵寒冷的空气灌了进来,带起丝丝的金色。

“沙加!”

他不可置信地将外面的人拉进来,地毯上随即落下几片雪花,渐渐融化开来。

“抱歉,打扰了。”沙加满头是雪,额头上的纱布格外刺眼。

卡妙顿了顿,虽然有新的担忧浮起来,但这些天惶惶不安的心终于落了地。

“米罗不在吗?”沙加坐到沙发上,脱下外套,拂了拂有些凌乱的金发。

“去一个朋友家了。”卡妙取下杯子,“咖啡还是茶?”

“有酒吗?”

“……当然,最近办派对剩下很多,你要喝什么?”卡妙又把陶瓷杯子放回去,取下高脚杯。

“RHUM。”沙加伸开四肢仰头靠在沙发上,抬手摸了摸绷带。

一阵开冰箱门、玻璃碰撞声后,卡妙托着孔雀绿色的酒递到闭着眼睛的沙加面前。金发的客人眨了眨眼,接过来仰头一口气就喝完了。

他舔了舔残留菠萝汁味道的嘴角,客厅柔和的灯光从头顶上洒下来,窗户旁还放着圣诞树,只是上面的装饰都取掉了,就成了一棵朴素小松树而已。两人一时都没说话。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才——你们知道我在洛杉矶的事?”沙加抬了抬脖子,望着卡妙。

“二十五号有人来过,但是我们也没你的消息。”卡妙端起自己的热咖啡,有点犹豫,还是开口问:“你头上的绷带……是怎么回事?”

沙加笑笑,摸了摸额头,“我这辈子还没在酒吧里打过架,是不是很惊讶?”

卡妙盯着他的纱布看了几秒,似乎在考虑沙加这话的真实性,“老实说,我一直很担心你,手机也不开,邮件发了也没回,是很严重的事吗?”

“非常严重——我的手机早就卖掉了,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刷卡,身上又没带多少现金,总之就是倒霉到极点了。”沙加叹了口气,“卡妙你就别问了,反正都过去了,是我自己惹的事,报应总会接踵而来。”

“那么现在?生活可以回复平静了吧?”卡妙抱着胳膊,墨绿的眼底映出金色的影子。

沙加盯着白色的地毯,突然问,“什么时候买的?很难打扫吧。”

卡妙扬了扬眉毛,“米罗买回来的,他就喜欢有点奢侈感觉的东西——当然谁买的谁管理。”

沙加笑了笑,“我好像很久没见到你们了呢。”

卡妙没说话,拿起沙加的空酒杯,“还要吗?”

沙加摇摇头,“喂,记得在法国时你说过最难以忍受的就是成天叽里呱啦的西班牙人,现在你怎么就能忍受米罗了呢?难道真所谓有爱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卡妙轻轻笑了一声,“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告诉我,你爱他吗?”沙加有些固执地望着他。

卡妙也望了他几秒,垂下脸,嘴角微微上弯,“我爱不爱他不知道,但是他的种种行为我都可以为他找到理由,包括那些西班牙式行为——但是如果放在别人身上,我恐怕还是不能容忍。”

沙加有些愉悦地将身子靠回沙发靠垫,“原来如此——这就是个体差异了。”

“你在说你自己吗?”卡妙抬起头。

“真是没办法,能不能别这么敏锐?”沙加开玩笑摸摸头上的绷带,他总觉得会松掉,所以不时察看,这是大部分很少受伤的人的习惯;“是啊,我们是相反的——放在别人身上我根本不在乎的行为,到了他我却无法容忍。”

“这个人是撒加 杰米尼吗?”

沙加睁大了眼,“今晚你第二次让我惊讶了,卡妙。”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你又不是不知道。”卡妙举了举手中的杯子,坦诚又带了些许狡黠,“因为我曾经在你身上闻到了别人的香水味,而正好后来在一个派对上碰到了这种香水的主人,而且大概你们刚刚约会完——他是个很坦率的人。”

“坦率?”沙加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又仰起脖子觉得万分疲倦,“哈……”

卡妙起身为他倒了杯热水,他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不知道是跟谁过不去——他自己,或者是那个撒加,或者是所有人。

“今晚要住这里吗,沙加?”

沙发上的人动了动,半天没说话。

“……我们刚刚在机场大厅里大吵了一架。我现在不能回家,也不想去住酒店。”

他的声音疲倦得让卡妙担心。他不知道这十多天在洛杉矶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沙加虽然回来了,只带着额头上一点小伤,但是卡妙总仿佛觉得他哪里有点奇怪——就在今晚,他甚至有几次错觉他要哭了。

“那就住在这里吧,不用介意。”卡妙把水递到他面前,沙加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直直盯着天花板,蓝色的眼底结满了冰楞,连空气都被刺痛了。

“没事吧……沙加?”

沙发上的人动了动嘴角,望着一脸担忧的卡妙,扯起一个淡淡的笑,“没事,我只是太累了……我想睡觉。”

“那么到我床上去吧,这么躺着会感冒的。”卡妙温柔地摸了摸他的额发,心里虽然依然疑惑,看到他熟悉的睡颜就蓦然觉得安心——仿佛很多年前,一脸被伤害表情的沙加撅着嘴,跟自己恶狠狠地发一通牢骚后就会乖乖睡着,挤在自己床里卷走全部棉被——现在卡妙注视着仰头靠在沙发上的他,心里觉得有点落寞——有些东西早已经没办法在第二天早晨就忘记了。

他起身准备去屋里拿棉被,这时锁孔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米罗混身是雪“砰”地钻进屋里,看见灯开着张口就叫,妙妙我回——

卡妙狠狠瞪着他,于是米罗张着嘴巴惊讶地看见沙发上刚刚睁开眼的人。

“沙加!”

沙加朝他笑笑,“对不起打扰了,米罗。”

“我的大恩人!你知道这几天我们担心死你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头上怎么回事?!那些人是谁?”米罗抑制不住的激动坐到沙加旁边,一口气问出一连串问题。

“我没事,别担心了,一些误会而已。”沙加揉了揉太阳穴,心想还是去找酒店算了,“很抱歉没能来参加圣诞派对。”

“你没事了就好,什么时候回来的……”

“喂,沙加很累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卡妙打断了米罗,“他刚刚才回来。”

米罗吐着舌头做了个抱歉的表情,摆摆手,“那么晚安咯,亲爱的沙加,亲爱的妙妙。”然后起身要往阁楼的房间走。

这时门铃又响了起来。

沙加猛地睁开眼,米罗已经打开了门。

“你是……?”他惊讶地看着门外深蓝色头发的男人。

“抱歉打扰你们了,我是来带沙加走的。”撒加礼貌又没有商量余地开口就说,目光已经越过米罗肩膀看见沙发上金发的人。

卡妙看着这个不速之客,皱了皱眉——和上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你是那个房地产商吧!你怎么知道这里……喂!”米罗还没说完,撒加已经一脚跨进屋里,径直走到了沙加面前。“你这人怎么回事……”米罗刚要嚷,被卡妙的眼神挡了回去。

“沙加,跟我回去吧。”撒加站在低垂着头看不到表情的人面前,放温和了刚才的语气。“现在的你哪儿都不能去,在他把所有证据销毁之前;否则你这是在拉你的朋友下水。”

卡妙和米罗站在一旁,一时理解不了情况。

沙加低头不语,金色的头顶在灯光下泛出一个光圈,柔和地映在撒加眼底。几秒后,他缓缓开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没有人身自由了?”

撒加犹豫着寻找一个合适的词,却还是轻柔地答道,是的。

“撒加!”沙加突然抬头冲着面前的人,猛地提高了声音:“你和那混蛋的交易是你自作主张的事,我不是你的砝码或者你一副惺惺作态要救助的对象!我不需要你这样!你们怎么妥协都不关我的事!我情愿接受他的选择!至少他卑鄙得毫不遮掩!”

这是米罗第一次看到沙加失态,惊讶得站在旁边不知所措——唯一的反应是对引起沙加愤怒的来者产生的敌对情绪,特别是看到他对沙加的愤怒无动于衷,甚至沉默都是居高临下的。而卡妙只望着沙加一言不发,表情忧心忡忡。

撒加没有立即反驳,他不想为自己辩解。到这个时候,他在意的不是沙加会有多讨厌自己,而只有沙加本身的安危问题;他知道如果自己将交易内容全盘托出,沙加只会更加自责,然而他情愿让沙加把恨转移到他身上,即使无法理解也好,对他咆哮也好,他确定有能力保护着就够了。

当然这些是无法说出口的。

“沙加,别任性。”他只能说这么一句,温柔得无力。

沙发里的人没动,于是他弯下伸要去拉他,被一旁的米罗一把抓住胳膊。

卡妙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米罗,这不关你的事。”撒加对年轻人说。

“我不管你们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沙加在我家里,你就没权力说带走就带走——你没听见沙加说了‘不’字吗?”米罗眼底浮起怒火,对这个男人升起打心底的敌意。

“米罗,放开他。”卡妙的手拍上米罗的肩。

“撒加,请你离开吧。”沙加冷冷开口。

“不行。”撒加丝毫不动摇,突然狠狠摔开米罗,一把将沙加从沙发里拽了起来。

卡妙还没喊出口,米罗已经重重给了撒加一拳。

“米罗!住手!”

撒加朝后退了一步,摸了摸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米罗捏着拳头,狠狠盯着他依旧抓着沙加的手,发誓决不放过他。

“年轻人,我原谅你,因为你什么都不懂。”撒加拿手绢揩了揩血迹,看了眼旁边的卡妙,“我非常抱歉,但请你们理解,沙加现在不能呆在这儿。”

卡妙挡在了两人之间,用法语向撒加说:“我也为他向你道歉,撒加先生,为你的涵养表示感谢。现在虽然我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是沙加,请你离开吧,我不希望今晚有人大打出手,而且我想你们的事还未结束不是吗。”

沙加朝卡妙点点头,“对不起,卡妙。”然后自己向门口走去,经过米罗身边时,他再次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撒加拿起沙加的外套,朝屋里两人点了点头,走出了大门。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One thought on “Episode23

  1. 看到这章,所有人的立场都选择清楚了,一下子对结局释然. 但又十分不舍得,因为知道那一个瞬间的决定牵连着全局的命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