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16

EPISODE 16

 

冬天里来到阳光充足的地方原来挺舒服,难怪人们热衷于往澳大利亚跑。但是越美妙的地方,属于自己的感觉就越难找到。

我是典型患得患失的人。

 

纽约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大雪。

城市突然安静下来了,大片大片的雪花从灰色天空飘下来,当人们诧异地发现大衣表面有白色颗粒轻轻滚落时,小孩子兴奋地叫起来,大人下意识停下脚步抬起头,于是蓦然心中有种释怀的感觉。

今年深秋虽然已经下了好几场,但都不代表真正能覆盖城市的冬天的雪。

卡妙走出地铁站,正好一片冰凉的雪落在鼻尖。

他呼了口气,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缩,却放慢了往家走的步伐。

路面还没有积成雪,湿漉漉的;邻居的一群小孩在花园里又叫又跳,准备晚上堆雪人的工具;他们朝栅栏外走过的卡妙打招呼,他温柔地向他们笑笑。小孩子总是喜欢漂亮温和的人,相对的,他们每次见到米罗就会扮鬼脸,互相吵得脸红耳赤。

走上楼梯,空气顿时暖和起来,卡妙掏出钥匙,门却一下子开了。

“妙妙~!雪下得好大!我们可以过个白色圣诞了!”米罗一把扑上来,身上只穿了件T恤,头发毛茸茸地在卡妙耳边蹭得发痒。

“我知道我知道,喂你不至于这么激动吧……”卡妙使劲推开他的手臂,摸了摸耳朵,心里莫名其妙地一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走进屋子里才感觉非常暖和,米罗把暖气开到了最大,窗户外的城市一片灰白灰白,远处的曼哈顿好像浮在雾中。

“真漂亮……”卡妙情不自禁站在玻璃前,一边脱下手套围巾。

“喂,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米罗从后面粘上来,趴在卡妙暖和的大衣背上。

“米罗……你不会是翘班回来的吧?”卡妙闷闷地问。

身后的人小孩子般把下巴放在他肩上,喃喃说:“下雪了,就想快点见到你。”

卡妙的手不知所措地放在窗台上,米罗的头发又在耳边蹭着,柔软得像什么动物。

“……去哪里?”

 

沙加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伸手将垂在雪白衬衫胸前的还有些润湿的金发拂到耳后,习惯性地将香水喷在袖口和衣领两侧;然后拎起旁边的西装外套,穿上,取下盒子里两颗银色袖扣。

穿戴整齐后,他拿起装资料的黑色皮公文包,检查了通行证和证件,关上电脑,走出酒店房间。

访谈在另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套房进行,会有电视台摄像,很多记者旁听。

沙加在计程车里戴上通行证和工作用的眼镜。

酒店的整层楼都封锁了,沙加顺利进入套房,已经布置好一切设备;有工作人员过来询问,然后带他到座位上。这个位置就在刚刚避开摄像机视野的旁边,和中间那张沙发距离非常近。

他倒情愿可以坐后面一点,无奈这个通行证后台很硬,还有人端茶倒水。

陆续其他的记者也到了,总共大概十个人的样子,想必都是出版社或电视台推荐来的精英——今天的主角,是共和党议员、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史昂先生。因为前一阵卷入了国际财政纠纷,最后以绝对优势赢得了官司,而受到媒体关注。沙加在纠纷时期投入很大心血写了一篇关于这件事的评论文,得到了纽约时报年度嘉奖,因此他对这个议员可以说了若指掌,关于他的背景、政途、个人作风……以及最近得到的有趣情报。

这场访谈将聚焦于史昂议员作为财政部副部长的近期计划以及美国国民财政预景分析——因为他刚刚获得了连任的机会,而财政部部长众所周知和总统及共和党有些矛盾。所以这场访谈有些宣传意味,也是挑衅民主党的一个机会。

民众很喜欢史昂议员出了名的妙语连珠,讽刺到一针见血,所以这个节目的收视率必然很高。

沙加低头整理着资料,考虑着有没有发问的必要,他不愿意在镜头前露面,毕竟评论家有心照不宣的尊严,自己没必要这么卖力。

正想着,突然周围的人开始鼓掌——史昂议员和秘书及主持人从套房一扇门走了进来。大家的掌声很快止住,摄像的人示意主持人一切就绪。

这算是亲眼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沙加望着在沙发里坐下的男人,似乎有比照片中更生动的……魅力。他有着一半美国一半尼泊尔血液,所以面孔中有些东方的气质,让沙加没由来地想起穆;他看起来比四十三岁的年龄更年轻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酒红色的眼睛,总带着深邃的戏谑和点点狡黠盯着你,对任何人都露出淡淡笑容;他穿着灰色西装,和头发相呼应的草绿色衬衫,金色领带,以及注重细节的领带夹、袖扣、怀表和香水。

他没有结婚,给人以全身心热衷事业的错觉;而沙加知道他在加勒比和斐济都拥有别墅,有同性和异性的情人,和总统有金钱交易。

从某方面来说,这就是个很成功的人了——所以那篇文章应该很得他欢心,或许这跟得奖也有关系。

不过最近得到私人侦探的传真报告之后,沙加无意中发现了很危险的东西,所以饶有兴趣质疑这个人的野心。当然幸好他沙加头脑清醒,这种情报只能拿来自娱自乐。

访谈很快正式开始了,主持人一番说辞后,大家再次鼓掌。史昂向镜头和在座的记者颔首,露出政客的标准笑容,开始回答第一个问题。

都是常规的内容,沙加一边纪录一边观察着侃侃而谈的史昂,与猎物如此近,这算是作为评论家的他很少有的经历。

空气温暖而漂浮着高级酒店淡淡的花香,史昂低沉迷人的嗓音耐心地对每个问题进行阐述,下面的记者都埋头疾书着,沙加倒有些心不在焉——他跟他们的任务不同。

大概因为距离或者沙加有些与众不同的行为,史昂说着话的时候偶尔将头转向这边,酒红色的眼瞥一眼金发的年轻人,又很快离开了。

访谈的内容都是预料之中的,纵使史昂的妙语不时让在座的人哑然失笑,对沙加来说还是没有多少吸引力。他注意到了史昂的目光,于是不再抬起头,思忖着回去交稿的任务该以怎样的态度来提笔——有趣的事情太多却无法写出来,实在有点遗憾。

不过有趣归有趣,终究不关他的事——沙加再次告诫自己,不过是混饭碗的工作而已,把自己搭进去就太不值得了。

明确了态度后,沙加觉得心情轻松,换了下交叠到发麻的双腿,低头随便翻阅起资料来;这时主持人站起身,周围的人响起热烈的掌声,原来访谈结束了。

史昂向大家道谢,和主持人握手,主动问下面的记者有什么问题。

远道而来的记者们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沙加默默坐在座位上,看史昂游刃有余的模样,把一些提问的记者洗刷得面红耳赤。其他人不断响起崇拜的掌声和笑声,气氛非常好。

又延长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提问时间后,访谈终于结束了。

史昂再次很有风度地向大家颔首,不着痕迹地凑过头向秘书耳语了几句,然后站起身,在掌声中离开了这间屋。

大家闹哄哄地起身,几个不同报社的记者为刚才的提问争持起来;沙加埋头收拾好东西,穿过杂乱忙碌的人群要离开,这时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拍他。

“请问是沙加先生吗?”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礼貌地问。

沙加点头。

“部长先生知道您写的那篇文章,想单独和您见面。”

沙加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史昂知道自己的面孔——所以刚才他会朝这边望了。

“现在吗?”

“是的,请跟我来。”

 

米罗将车停在曼哈顿一个码头前端,雪漫天地下着。

两人坐在温暖的车里,雨刮器停下来几分钟,挡风玻璃底部就铺上了白绒绒的雪花。视野里是面向布鲁克林大桥的河港,点点灯光在远处的桥面上缓缓移动,天已经黑了。

米罗伸手要扭开车内的灯,卡妙说,不要开灯,就看不见外面了。

“这样的夜景很有圣诞的感觉,不是吗?”

“你怎么发现的?”卡妙转头望向旁边的米罗。

“我也是第一次来,是修罗告诉我的,他有女朋友了。”

卡妙没说话,转头看河面有一艘驳船缓缓驶过,冒出白色的蒸气。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这座桥——在书上看到的。”米罗自言自语般开口道,“连接着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就这样站在雪天里,欢迎无论快乐的还是不快乐的人。”

卡妙没接话,顺着米罗的目光望向布鲁克林大桥,在夜雾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于是我就开始向往纽约,那时相信这里有所有的美好可能性,我喜欢这种希望的感觉——现在离开家乡很多年,什么艰苦失落都尝过了,而就在刚才,我突然发现,最美好的东西真的被我找到了。”米罗的声音有些颤抖,明亮的眼眸在黑暗中也不失光芒,“从小到大,在西班牙或者在美国,我都不是什么出色的人,没有谁对我抱过希望;但是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太了不起了。”

卡妙静静看着米罗微微激动的侧脸,他终于明白自己心里一跳一跳的感觉是什么——

“卡妙……”他喊着他的名字,却不敢回应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飘雪的天空,翕动嘴唇最终下定决心似的,声音蓦然变小:“一切都是因为你。”

米罗终于说出了心里的话而感到无比愉快,他拉过卡妙的肩,定定望着那双墨绿色美得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比拟的眼睛,要把这双眼睛记进心里,发现其中有他自己的影子。

他凑近身,吻上有些冰凉的嘴唇。

卡妙的脸就红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One thought on “Episode1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