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9

EPISODE 9

 

今天突发奇想到中央公园晒了会儿太阳,我不懂他们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快乐的样子。

 

撒加伸开胳膊搭在长椅背上,浅蓝色棉质衬衫和灰色西装外套在冬天的阳光里显出点优雅的味道;他翘着长腿,墨镜挂在松开的衬衫领上,英俊的脸略略抬着下巴,越过喷泉盯着远处树下来往的人。

他对最近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不敢相信他撒加会干这种老掉牙的事,但事实证明他的确在这儿坐了一下午,前天,昨天,今天,然后明天,或许还有无限久。他自嘲地撇了撇嘴角,世界上也只有自己能逼迫他撒加做理由不充分的事;薄薄的太阳一点一点拉斜,光影在他肩头流动,他眯起眼,不停奚落,又不停寻找新的理由。

周围落了一地烟头,弯折着或燃到了尽头,散出漆黑的灰。他敲着手指,拿皮鞋底碾碎它们,像个无赖的年轻人,满心怨恨又焦躁不安,咒骂那个名字又咒骂自己,所有的事情干完后,他盯着表,赌咒明天决不来了——太蠢了。

 

“沙加喜欢那个烟灰缸吗?”

米罗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瓮声问坐在桌子前看书的卡妙。

“恩。”卡妙眼睛也没抬。

“他放在车上了吗?”

“恩。”

“……你在看什么书?”米罗一把抽出卡妙手里的,扬起来大声念道:“‘近代著名胸腔手术详解’——天哪,我不敢跟你睡一间屋了!”

卡妙无奈,难得今天米罗回来得早,他却不习惯看书时间耳边的聒噪了。

“快还给我。”趁思路还没断。

米罗凑近他的脸伸个指头在中间摇摇,“今晚这个我保管了。你明天既没考试,也没报告要交,也没实验要准备——所以一会儿没借口不跟我们去。”

“我对那种地方不感兴趣。”卡妙抱起手臂,放弃了拿回书的念头。

“什么叫那种地方!今晚的绝对值得……嘿嘿但我得先保密。”米罗得意忘形地扬着毛巾,散发一阵洗发水的味道。

卡妙白他一眼,起身走出去。

 

曼哈顿地价最贵的地段除了华尔街就是中央公园周围一圈的住宅楼。这晚是米罗富豪客户的富豪朋友举行的一个鸡尾酒会,地点在她家宽阔的平台上。米罗把被这位小姐点名邀请作为事业一个里程碑。

这种场合其实最有意思。人是高层圈子里来的,主题是媚俗的。那位小姐相当喜欢热闹,看到朋友拉来米罗这样臭味相投的人正中下怀,再能认识卡妙这么一位优雅的欧洲年轻人,更是芳心大悦。而修罗和她本来就很熟了。

屋里人不多,大家都在平台上跳舞或者聊天。屋里有个很大的吧台,大概只有卡妙发现了它的价值,交叠着腿坐在高凳上和那个客串调酒师聊,几乎所有种类的鸡尾酒都能在这儿找到原料和器皿,对爱酒的人来说简直犹如天堂;两人一杯一杯调出来,摆在大理石台面上紫的绿的亮晶晶从这边摆到那头,不时有人进来端满满一盘出去,喝完了再进来问这杯那杯的名字,谁还知道。

米罗在女人堆里脱不开身,从玻璃那边朝卡妙眨眼,得意地笑笑,意思是你瞧我说得没错吧。卡妙向他举了举杯,耸耸肩,JUST SO SO。

小姐们惊讶于米罗对时尚信息的了解,竟然能超越把VOGUE当报纸读的她们。虽然从来没有昂贵的意识,她们却还是争抢着要借米罗的打折卡,抓着他胳膊预定约会。米罗虽然觉得这些小姐都很可爱,但被围在中间聒噪了近两个小时还是有些吃不消,心里呼唤着谁来救援一下,怎么修罗的影子都没有,连理由都找不到。

卡妙好笑地看着外面米罗东张西望的神情,随手调了杯PRESLEY加碎冰,让别人送过去。米罗感激地朝他举杯,卡妙正回举,看见他周围的女人们开始哄笑,米罗脸一下红了,站在那里摆出一副装傻的样子。

然后有个女人溜进来,张口就问卡妙:“你是米罗的情人?”

旁边的调酒师夸张地张大了嘴,不可思议望着一脸黑线的新朋友。

“Toutes folles。”卡妙用法语骂了一句,狠狠盯了眼外面的米罗,后者赶忙装作没看见,溜到平台另一面去了。

半夜降温了,穿吊带的女人们受不了冻,就移到屋子里热闹。大理石台上的一排鸡尾酒马上就被拿光了,吧台前靠了一堆人看他们调酒,轮到卡妙想找个理由溜开。这时屋子中间突然发出一群尖叫,女主人丢下舞伴就朝门口跑去,一个男人从那里走进来,女人们都发疯似的开始互相尖叫拥抱,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PARTY小姐紧紧吊上那人肩膀,一副激动得魂不守舍的样子,那人俯下身随意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又立即爆发出一片叫声。

“我的妈呀这是马龙白兰度来了?”米罗终于可以一身疲惫溜到卡妙面前,敲着台面,“再来杯PRESLEY……哦不!咱们该喝赫雷斯,不喝白不喝!”

卡妙没说什么,熟练地从冰柜抽出价值不菲的白葡萄酒,“砰”地抽开。

“嘿嘿~我要亲吻这位可爱的女主人……”米罗搓搓手,拉来高凳坐上去,默契地摆好两个高脚杯,卡妙专业地单手托酒瓶将酒倒进去,米罗大为赞叹:“看你干这种事简直是享受!你该去申请执照开个酒吧,我肯定天天捧场~”

卡妙却没理会他的话,目光越过人群无意识地望向新来的人——灯光太暗,披散肩头的不羁长发仿佛幽黑得发蓝,人影息动间,那人高挑的站在中间,低头和一群女人说话。很英俊的轮廓——挺直的鼻梁和性感的下巴散发出一种优雅与狂傲揉杂的致命魅力。

这种人,如果单是一副外表,倒也不足为奇。但卡妙突然觉得仿佛在那儿见过。

“喂,他是演员吗?帅到嚣张啊。”米罗捻起葡萄酒杯斜过身子,心不在焉地也盯着那人,女人们的疯狂劲儿让他有一丁点不爽。

“他如果真的是那个人,我就实在很惊讶了。”卡妙自言自语地说,低头拿起杯子。

“你说谁?”米罗凑上去碰了一下,仰头大喝一口,心里赞叹着他们西班牙的骄傲。

卡妙没回答,灯光照在玻璃杯口,晕出银色的一圈光影,投进淡金色透明的酒里。他捻起杯脚,举到眼前,只用看一眼那种清冽,就能仿佛感受到下一秒口腔的愉悦。

“干杯。”

人们又慢慢回到音乐,接上刚才的舞步。那个神秘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不过节奏比刚才柔和了很多,女人们聪明地马上露出优雅,让男士围着自己转,人群中不时发出恰到好处的笑声,虽然刚才疯狂的痕迹还留在垂落的卷发上——他们习惯性地回到了与身份相符的主题,好像一群从巴黎夜游突然溜回凡尔赛的贵族子弟。

米罗和卡妙在吧台悠闲地喝酒,米罗神秘地告诉他修罗可能和一位女士出去了,有人看着他们一前一后地溜掉,太有意思了……卡妙不置可否地笑笑,说还有人以为我们是情人关系呢。

米罗杯中的酒一抖,漫不经心的口吻望着别处,也很有意思不是吗?

哼……卡妙正要说无聊,旁边一只手扶上吧台,男人的声音问:嗨,能给我杯TEQUILA吗?

两人转头,看见那个刚才打断了全屋子人的不速之客正好整以暇地靠在吧台边,手指轻轻敲着大理石面,墨蓝色眼睛在深凹的阴影下透出薄薄笑意。

卡妙瞬间确定他就是那个人——美国地产界的一号人物,曾经看过杂志上的访谈,所以对这个面孔有印象;而真正看到的时候,原来这个人有更多的叫人难以忘记的特质。他的名字好像是S开头……

“对不起呀,他不是调酒师。”米罗指着卡妙,不知为何对这个人不怎么有好感,大概因为抢走了所有女性注意力的出场,大概因为他旁若无人的态度,大概因为他对卡妙的口吻……

“那么,”男人笑了笑,“可以让我分享一杯赫雷斯吗?”

卡妙拿过第三只杯子,“当然。”

男人望着他倒酒的姿势,转向米罗:“你在开玩笑吧,他真的不是调酒师?”

米罗耸耸肩,“我干吗跟你开玩笑。”

男人也耸了耸肩,伸出手,“我是撒加,看来公主又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我是米罗,他是我朋友卡妙。你一到场女人们都疯了。”米罗和他握了握手,“那么你一定是常客了。”

“不……”撒加狡黠地笑了笑,接过卡妙推过来的葡萄酒,“谢谢。”

“虽然我没有执照,你不介意的话,这杯之后就给你调TEQUILA。”卡妙坐下来,握了握撒加伸过来的手,再抽回手时,闻到很熟悉的香水味——

“谢谢。”撒加优雅地抿一口赫雷斯,修长的手指缓缓抚玩着光滑的杯面,“不过很可惜,这杯之后我就得告辞了。”

“哦,那么她们可要失望了。”米罗打趣地说,心里其实蛮高兴。

“撒加先生,你用的ARMANI?”卡妙突然问。

两人都有些意外卡妙突然问这个。撒加眨眨眼一笑:“是啊,你对香水感兴趣?”

卡妙想了想,“因为我似乎还闻到HERMES的气味,我一个朋友总用这款的——我以为最近出了新的一种像两者混合的味道。”

撒加深蓝色眼底有什么飞快地划过,当然谁也不明白的,甚至来不及捕捉到,却让卡妙一愣——而他已经浮着淡淡笑意,赞赏地说:“UNE JARDIN SUR LE NIL吗,你的嗅觉不是一般的灵哦。”

旁边的米罗无聊地听着他们的话题,突然凑近撒加,大发现似的说道:“真的啊!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这是沙加香水的味道……”

撒加扬了扬眉,“沙加?”

“是我的朋友——抱歉说这些无关紧要的,我们换个话题吧?”卡妙思忖着,慢慢想到一些事情。“……再来一杯吗,撒加先生?”

“不了。很高兴认识你们两位,米罗和卡妙……我必须走了。”撒加高深莫测地笑了笑,站起身,“但是我们还会见面的。”

米罗觉得那是客套话,朝他摆了摆手。

“再会。”卡妙望着撒加的眼,他们彼此都猜到点什么了。

撒加作了个“CHAOS”的手势,消失在昏暗的人群中。

 

凌晨四点过,米罗开着车,穿过寂静的布鲁克林大桥;天还没亮,水面一片漆黑,只有岸边一些零星的船灯。

长长的桥面上只有他们一辆车,悠闲地享受这个难得的待遇。

“嗨,那个撒加出现的时候,你说他如果真的是谁?”米罗没有一点睡意,找着话来说。旁边的卡妙虽然有点困,靠在椅背上也没闭眼。车里很暖和,放着很小声不知什么电台凌晨的老音乐。

“他在地产界混得很不错,因为年轻,看过他的报道。”卡妙心不在焉地回答。

“咦?难道他就是阿布迷恋的那个地产商?!我的天——!”米罗突然大叫起来,“我会被杀掉!……竟然是这个么厉害人物!老天太不公平了……”

卡妙望着窗外,他们已经驶上布鲁克林沿河公路往修罗公寓的方向。他没答理米罗,兀自沉思着,墨绿的眼满是无奈。

“喂……怎么了?”米罗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从后视镜偷偷望着。

“没什么。”卡妙转过脸,“……有些事真的意想不到,我有点惊讶罢了。”

“什么什么呀!”米罗嘀咕着,“世界上意想不到的事多了……”

“不知道修罗回去没有啊,你带了钥匙吗?”

米罗一惊,扭身翻了翻口袋,“……带了带了,别吓我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