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10

EPISODE 10

 

那个人竟然开始等我,最恶劣的游戏。

我告诉他这样没用,世界上没人能让我改变主意,况且你越来越让人讨厌了。

别装得好像很了解我似的,我最恨这种人,就是你现在的眼神,你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吗?把我脑袋敲开你也不会懂;所以不如滚远点,还可以留最后一点情面,像所有人那样。

 

电话“嘀嘀”响起来,床上的人皱起眉,把脸埋进枕头。

半分钟后,他最终放弃地掀开被子,伸手抓过极不耐烦地:“喂……”

“沙加,还在睡觉?”那边的人慢悠悠开口。

“不行吗?你他妈一大早有什么事?”沙加拨开满脸金发,感到一阵寒冷立即缩进被窝,眨了眨酸涩的眼睛。

“你看看几点了,钟就在你右边——对,难道你昨晚睡得太好以至于醒不过来?还是宿醉?要么安眠药吃过量?……我知道了!你和谁上床了?”

“闭嘴……你究竟有什么事?被抓进去了?我有钱也不会保你。”沙加侧过身,躺在枕头上。

“开玩笑。”对方笑了笑,温柔的声音在想睡觉的时候显得特别可恨,“你能不能往窗外看看?我脖子都仰酸了。”

沙加露出个嫌恶的表情,“喂,你怎么了,想追我?我不信你无聊到这种程度。”

电话那边传来嗤之以鼻的笑声,“沙加啊,你自我感觉太好了,我哭笑不得。”

“你以为我喜欢这样互相调戏?得了吧穆,有什么屁事快点说。”沙加挠了挠凌乱的头发,翻了个身,失去睡意的同时失去耐心。

“我真的在你楼下。”穆还是慢悠悠。

“OKOK,你来得倒正好。”沙加认命地闭上眼。

 

打扰了修罗近一个月后,米罗和卡妙终于决定搬回他们的公寓。其实这也不是他们的错,一切跟着政府施工节奏,管道似乎终于埋好了。回到街区发现有变热闹的趋势,大概经过联合抗议风马牛不相干的人也熟识起来了。米罗靠着车窗不停嫌恶地吐舌头。

两人之前就达成协议,米罗的家当因为剧增所以客厅的一半都得占用,作为补偿阁楼储藏室清理出来给卡妙当书房,卧室还是卧室,厨房还是厨房。

收拾好东西两人都觉得蛮有落地感,算米罗的公寓最翻天覆地一次翻新。客厅地板上铺了张极厚的羊毛地毯,是米罗强烈追求的感觉,躺在沙发上用他们的TIFFANY高脚杯喝着CIDRA,米罗突然翻起身,推了推累得闭着眼养神的卡妙:

“喂!我突然想买房子,贷款也罢,能有自己的房子实在太棒了。”

卡妙望了他一眼,“随便你。”

“怎么随便我呢?这么大的事,听我说——我算了下,加积蓄照现在的情况贷款五年就能还清,五年后又不知道房价涨成什么样了!在曼哈顿买它一套,这边甩出去吃房租,过几年又一套房子都赚回来了呢,那边的也还清了,怎样?”米罗激动地趴在沙发背上,说出来令他好不得意。

“现在这儿不是挺好的吗?才搬回来你就不舒坦了?”

米罗竖起手指摇摇,“NO NO NO,舒服归舒服,不能利用这笔不动产就是浪费。咱们不能活着不为以后考虑。”

卡妙本来想说你的以后关我什么事,想了想什么也没说。

“叔叔那边不会有意见,分他两成产权证就拿出来了。”米罗继续规划,全然没注意到卡妙又闭上眼,“哈哈我真是天才,看来这年头该我米罗出头了……”

“你自己畅想去吧,我要洗澡睡觉了,晚安。”卡妙喝完最后一口酒,站起身,把自己的高脚杯拎到厨房。

“喂,帮我一起计划嘛!难道不让人激动吗?我在为人生第一笔财产作规划啊,你有没有懂房地产的朋友?”米罗喋喋不休地跟在后面,把自己的杯子也递过去。

卡妙埋头冲洗着玻璃杯,“……怎么不去问你那些女朋友,她们肯定争着帮你解决问题。”

“那些大小姐哪里懂这个!房地产是男人的游戏。”

卡妙看了他一眼,将洗好的杯子擦干,“去问那个地产商啊,如果他还记得你的话。”

米罗恍然大悟,随即又露出沮丧,“那种人物怎么可能关心我这种小买卖,笑话……”

卡妙想了想,看米罗还是一副穷追不舍的样子,叹了口气,“你真感兴趣的话,去找沙加吧,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大谢!”米罗孩子似的一拍脑门,“我们的大评论家!哈哈我觉得信心十足了……”

卡妙不再理他,走进浴室。

 

“你是不是该负点责任?”

陶瓷茶杯“咯啦”一声落到穆面前,茶水几乎渐出来。

穆微笑着,毫不介意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又弄到好茶啦?”

沙加撩开挡住视线的湿漉漉的头发,在穆对面坐下,身上还穿着浴袍。

“你不停岔开话题也无所谓,反正我要说什么你都明白——别告诉我他自己查到的,一个搞美国房地产没事会到中央公园散步?说什么真巧啊,我自从出院就只去过那么一次,他跟踪的命中率也太高了吧!”沙加烦躁地拨弄着满是水汽的头发,“你别光盯着我皮笑肉不笑,准备说点什么?这茶实在是太好喝了?”

看着沙加不饶人的样子,穆确实忍不住低声笑起来,不仅是故意的,“亲爱的,冷静点。你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干吗抓着不放?”

“所以现在越来越讨厌这种人,已经忍无可忍。”沙加抱着胳膊,大概开始感觉有点冷。

“有些事不是你能控制的,忍无可忍也只有忍着,不然你雇个人捅他一刀?我可以帮你联系哦。”穆眯眼微笑,看沙加孩子似的表情,特别有意思。

“你就这样对你的客户?”沙加嗤之以鼻,往后靠上靠垫,“算了,你这人就这样。我反正对你的行为感到愤怒,他给你多少钱?买你多少货?还是……总之你给我让他收敛点!”

“我凭什么让他收敛啊?”穆睁大眼一副无赖,“你要给我多少钱?买我多少货?还是给我什么好处?”

“混蛋!”沙加骂了一句,“要装傻就给我滚出去!”

穆摸了摸脸,露出受伤的表情,“没见过你这么蛮横的……亏人家特地带礼物来一大早守在楼下。”

“我不需要!”沙加斩钉截铁。

“还没上市的最新成果,达到低于2%的副作用,草药性神经安抚,他们还在测试时我就帮你订了。”穆放柔和了语气,“我这不是在做生意,美国药检局已经通过了,但是等上市还得一两年,我知道你抑郁症越来越严重了。”

“哼,别说得像要救我于水火似的,我自己都没那么在乎,你着什么急?”沙加站起身,看也不看他一眼,走进卧室披了件衣服。

“你要放任自己是你的事,我又没办法逼你吃药。”

“是啊,你有办法的就是让别人互相骚扰自己看着乐。”沙加讽刺地说。

穆少有地没反驳,而是从衣兜里拿出一个银色小盒子,放到茶杯旁边。

“沙加,你为什么在意撒加?”他轻轻问,抬头望着站在落地窗前的人。

金发的背影迟疑了一下,修长的手指敲了敲透进惨淡阳光的玻璃,似乎在思考什么;几秒后,评论家以冰冷的口吻说道:“是的,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是这些年最好的一个了——聪明,英俊,富有。但是这样的人随之而来的就是骄傲、霸道、自私,正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因为我也同样骄傲和自私。而最难办的是,这样两个人碰到一起,清清楚楚看到对方的自恋都懒得说出来了,还有什么意思?连任何高出一筹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到最后只会是互相说出尖刻的话了。”他转过身,肩发在光影里蓦然一扬,流金一般,高傲得淋漓尽致。他看了眼没说话的穆,弯起嘴角笑了笑,“说实话,我们已经上了好几次床。”

“我猜到了。”穆回应似的漠然一笑,“难道你愤怒的原因在此?”

“哈。”沙加干笑一声,“我愤怒、再也不想见到他的原因,是他毫不懂得我前面说的那些话,他从来不尊重别人的哲学,竟然开始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我最恨就是这种人;把我当甜心?见鬼去吧!”

穆假惺惺感叹了一声,“从这方面惹到你,我看他的确没希望了。”

“这些你都有责任,口气别躲那么远。”沙加走到穆面前,“我知道你是从来不会道歉的,所以只能警告你别自以为是了。”

“哈,亲爱的陛下,我懂了。”穆敲了敲茶杯,“他竟然真的到中央公园等你,我实在惊讶。”

“明显了,他觉得还没玩够,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想——事实上我已经跟他讲得很清楚了,他还是丝毫没听进去,还是按自己意愿纠缠为乐——但我哪儿有那么多时间?被撞得半死已经耽误掉几场评论界大战了。”

“最主要的是你烦了吧。”穆微笑着,仰头道:“突然想起,你还没吃早饭对吧?”

“冰箱是空的。”沙加理直气壮回答。

穆摇摇头,“去穿衣服——既然说我得罪了你,就小请你一顿。”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One thought on “Episode10

  1. 卡妙本来想说你的以后关我什么事。。。笑崩了。。。这典型的水瓶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