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和小偷3

小玩意儿到了沙加手里,就像有了生命,

在他的手指间奇妙地活了起来。

大人和小孩都被唬得一愣一愣,又不时爆发出欢呼。

撒加蹲在人圈前排,看着那个狡黠的流浪者熟练地将小玻璃球、麻花绳、小铁环、甚至一杯水玩弄于鼓掌间,逗弄着观看的人,又不时补偿他们——他笑的时候还蛮有亲和力的。

撒加下意识摸了下嘴。

快日落了,沙加将头巾取下来当成碗,挨个向观众要钱。

有些人白看表演不给钱,他也依然笑着,朝他们吹个口哨。

最后把钱币统统倒进一个小布袋,挂在裤腰带上。转头朝撒加吹声口哨,“走吧!”

两人就随着收摊的人潮在街上漫步。

太阳下山,沙加将腰上的围巾解开包在身上。

撒加依旧自然牵着他的腰带,又往手腕上多缠了几圈。

——————————————————————

吃完晚饭(当然是撒加请客)——其实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请一个小偷吃饭;沙加又带他去了郊外一个制作乐器的作坊,这次倒算谈成了一笔生意。

“你要回去开印度特产店吗?”沙加摸着肚皮问。

“笨蛋,我对这些破玩意儿毫无兴趣。”撒加故作高深道,“不过美国那地方,有钱又傻冒追求异国风情的人可有一大票。”

“对我来说,你还不是一样。”沙加讽刺。

撒加报复式一拉沙加的腰带,前面的人就一个踉跄。

”放开!我要回去睡觉了。“沙加站住,紧紧捂着围巾。

”开玩笑,我才不会就这么放了你。“撒加冷笑。

”你难道要这么拽着我去平民窟过夜?“沙加回报冷笑。

”你跟我走。”撒加哼了一声。

“……能洗热水澡吗?"

”当然?“撒加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

”那我们还等什么?“沙加笑眯眯挽起撒加的手。

———————————————————————————

一到旅店,沙加就钻进浴室嗨皮洗澡去了。

撒加解开衬衫,捏了一天腰带的手微微发麻。他给在美国的弟弟加隆打了个电话,却只字未提沙加——他觉得这件事上自己像个神经病,难道告诉加隆,自己护照被偷了,和小偷一起瞎逛了一天,然后现在把他带回了住处,心底想着一些蠢蠢欲动的事情……

他点燃一根烟。

突然一阵水撒在脖子后面,撒加跳起来,就看见头发湿漉漉的沙加正得意地看着他,浑身赤裸,腰上裹了条毛巾。

“我洗好了,衣服晒哪里?”

“……”撒加指阳台。

沙加哼着小曲凉衣服去了。

烟灰掉在地板上,撒加一个激灵。

还在燃烧的烟被另一只手熟练地接了过去。

沙加抽了一口,“美国的?”

“喂,这里有啤酒卖吗?”撒加又点燃一根。

“出门左拐到路口有个商店。”沙加眼皮也不抬,摊大字躺在床上。

撒加就跑出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沙加被胸口上一阵冰凉的触感惊醒了。

揉眼,看撒加气喘吁吁抱了五六瓶啤酒。还没等沙加开口,撒加就骂起来:“谁说路口有啤酒!老子问了一家又一家, 全部的说不卖!”

沙加摸了摸额头,“……哦,今天好像是甘地纪念日,不能喝酒的。

“去你大爷的!”撒加“砰”地撬开一瓶,仰头就喝。

沙加也撬开一瓶,喝了口,凉到心扉。

于是两人又觉得心情好转了,坐在床上一边喝啤酒一边吞云吐雾。到阳台的木门敞开着,外面晾着沙加五颜六色的各种布巾,滴了一地水。

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根孔雀绿色的羽毛。

撒加随手拈起来,放到一只眼睛前,仔细看它的颜色。

“这是一根有魔力的羽毛。”沙加认真地说。

“是什么鸟?这就是你把它戴头上的原因?能偷东西更容易得手吗?”撒加捏着不放。

“跟你无关。”

撒加翻身起来欺到沙加面前,“快说!”

“烦死了!还给我!”沙加伸手要抢,撒加顺势将他放倒,用身体优势禁锢了他的手臂。羽毛轻轻划过沙加裸露的胸膛,身下的人挣扎了几下,突然又顺从了。

“你这样也没法做啊。”

“做什么?”撒加明知故问,将羽毛放到一边。

撒加的力道放松了,沙加从他身下爬起来,用膝盖挪到撒加面前,双手搭上肩,面对面坐到撒加怀里。

”这样好多了。“

撒加握住他结实而纤细的腰凑近那双青色的眼睛,”你还蛮注重节奏嘛。“

”我不喜欢野兽般的性爱。“沙加享受着撒加的手在他裸露后背上的抚摸,像猫咪一样露出慵懒的神情,伸长脖子半咬半舔过撒加的耳廓,“……你不会就是为了这个,然后明天起床就把我送到警察那儿去?”

撒加哼笑一声,扯掉毛巾,一把将他的屁股抬起来贴向自己——“那要看你今晚表现如何了。”最后的话像是股吹进耳朵的湿热风。

沙加解开他的皮带和拉链,将顶着自己小腹的东西放出来,用他灵活的手指玩弄了几下。

撒加咬牙拉开了他的手,他终究不习惯从一开始就让对方占据主动这种事——将赤裸的金发小偷放倒在床上,接下来撒加要完全按照自己的爱好行动。

沙加发出一声不满的抗议,无奈来不及翻身已经被撒加握住要害。他如猫一般想蜷起身阻止撒加入侵的动作,然而后者再次利用蛮力压制了他。

“上了我的床就得让我先玩够——”撒加得意地说,手指向更深处肆无忌惮探索着,“如果没法彻底放松下来,待会儿吃苦的还是你。”

“唔……”沙加有些撒娇地伸长手臂攀上撒加的背,

一边因为下身被侵犯的感觉而紧绷了身体,一边忍不住向撒加怀里钻。

撒加低头亲吻他的脸和嘴唇,汗水和啤酒以及烟的味道混在一起,让人心意迷乱。

“进来吧,大家伙。”

沙加咬了他的脖子一下,挑逗地说。

“我发现我们在床上挺合拍。”撒加哼笑一声。

————————————————————
富商和小偷3
按照习惯,奉上插图。可别失血太多啊。

7 thoughts on “富商和小偷3

  1. 其实我蛮想看 在同样的场合,小哈的表现~~~~

    那是2个宅男的碰撞啊啊啊啊!!!!

    • 对小哈,大王大概不会这么主动的诱惑,更多会用不经意流露的手法逗他把……但是对大爷,一切就都直白简单粗暴了==反正他都会马上扑上来。

  2. 哇。。。【擦鼻血】
    虽然看过柏大画的H,但是这么诱惑的前戏还是第一次呢!!【去你的
    好诱人啊。。。【鼻血再次四溅】
    但是为啥有种多看一眼都不敢的赶脚呢?!!

    • 请放心大胆随便看!大王摆出这姿势就是给大家奉送福利的!看一送一大甩卖咯(滚)

  3. 哦哇啊!Midterm剛結束再次爬上來,就看到巨大的福利了,不過貌似已經是N日之前post的了。大王的姿勢,不止讓大爺hold不住,鄙人也已經鼻血直流了。考試完畢后血條再次補滿爆燈(星星眼)。
    此外發現大王引誘別人上床的功力一流,大王你贏(淫蕩)了 =。=
    另外對大王的鞋子很有興趣,有衝動想入手一雙,嘻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