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8

当夜的皮秋拉湖边,是一个令人迷醉癫狂的庆祝之夜。

加隆自然是如鱼得水,勾搭上几个当地年轻姑娘,左右搂着在人圈中疯疯癫癫地跳舞。几个人把火把撞翻了,女人们一片惊叫怕烧到自己纱丽,四下逃窜。加隆哈哈大笑,将手里的米酒泼过去,不料火苗一下子窜起两米高,人群又是一阵骚乱。

对于撒加来说,他的心境早已不如旅行初始时充满好奇、心无旁骛。不过这样的夜,湖上飘渺的烛火和水浪如影随行让他觉得寂寞,于是喝下米酒和茶,嚼碎让人上瘾的草叶,来填满心中求而不得的痛苦,才觉得稍微轻松一点。

沙加坐在他旁边,并不喝酒也什么没吃,只是望着火光点点的湖面。

“要是四弦琴在的话就好了,我很想此时此地,为你弹奏一曲。”

撒加摇摇头,“不要弹,弹了我大概会绑架你回美国。”

“傻瓜。”沙加淡淡一笑,“旅行者来印度的初衷是希望寻找宁静和快乐,但现在这个国度已经无法让你释怀,反而让你寂寞——撒加,你该回你的世界去了。”

“你每次都这样把人赶走?”

“旅行也是一种幻觉,情爱更是一种幻觉。就像你现在喝饱了酒,一切妄想与欲念都在胸中无限放大了——其实只要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幻化,早晨的阳光会让你清醒的。”沙加认真地说。

“为什么你能这么平静?悄悄告诉我——你是活了千百年、早看透人类弱点的魔鬼吗?”撒加迷蒙地望着火光中沙加美丽的脸,如梦似幻。“告诉我,你没有一点点爱我吗?”

沙加没有回答。夜已过半,湖面腾起水汽,飘上满载人间欢愉和嗔念的湖畔,将火光和舞动的人笼罩在迷雾中。风从耳边的发丝间游过,仿佛世间的幻觉马上就要分崩离析。

撒加伸手去抱身边的人,却发现沙加已站起身,手里拿着他的铃鼓。

“撒加,请让我为你跳一曲舞。”

沙加抱着铃鼓,将头巾和外面的披毯丢在地上,金发在夜光中蓦然披泻而下,衣袍下裸露出的修长手臂和腿。

撒加没有任何阻止他的力气,醉意和痛楚将他的灵魂浸蚀得千疮百孔。

狂欢的人认出了沙加,他们疯狂地欢呼着让流浪乐师奏起羊皮鼓和西塔尔琴。

总在这样毫无预兆的夜,才能看到一生中最美妙的短暂瞬息。

人生或许总这样被一点一点闪光的记忆串连起来,之间的岁月,不过是行尸走肉般靠啃噬回忆和念想才能度过的苦痛日夜。

撒加突然觉得无法再忍耐这样的折磨。

金发翻飞,衣袍荡漾间,青色的眼淡淡望过撒加的脸,又被火光模糊。

看的人如痴如醉,湖边的狂欢此刻只为一人屏息,铃鼓的锵锵声回荡在寂静湖面,远至山岚。

细密的汗从沙加脖颈后背间滴落,金发缠绕,衣袍已湿了腰肢。撒加眼前突然浮现和沙加做爱的情景,他欲迎欲拒的神情,裸露的迷人的身体,和攀在撒加肩头迷醉的喘息声——撒加猛地站起身,踉跄了几步,拨开人群走开了。

 

一支舞跳完,沙加精疲力尽从石台上走下,人们竞相奉上茶水和糕点。他摆摆手,有点落寞地捡起地上的头巾和披毯。

乐师突然发狂地奏起音乐,各种乐器仿佛要将半梦半醒的人们从梦中拉出来一样齐齐奏响。人们马上就被吸引了,燃高了火堆,将杯子倒满米酒,拥抱着彼此迷醉地舞蹈起来。

沙加喘着气,他知道撒加已经离去。

今夜之后,每个人都将踏上各自的旅途。

凡事有定期,万物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播种有时,收获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哭泣有时,欢笑有时。悲恸有时,起舞有时。

面对湖水,沙加在心中默默说一声再见。

世间的人已彻底醉去,火光飘摇,酒洒满地。

沙加光脚慢慢走在湖边,他还一时未定将去哪里。这样的风——

“沙加!”

加隆追上他,抓住他的手臂。

“⋯⋯你去哪儿?撒加呢?”加隆已半醉,迷蒙地望着他。

“他走了,明天你再去找他吧。”沙加答道,轻轻推开他的手,“加隆,我也要走了,现在就向你道别——”

加隆不解,使劲摇头,“不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们还要一起旅行呢!沙加⋯⋯”

沙加向他微微颔首,“再见了。”

“等等!”加隆一把拉住他,“你不准走!撒加怎么可能现在放你走?他要带你回美国——沙加,我从没见过我哥这样爱上一个人!”

沙加望向漆黑的湖面,四方的水上宫殿远远如一座海市蜃楼,发出白寂的光。“加隆,请你和撒加明天就回美国去吧。”

“为什么!为什么!”加隆红了眼,发狂地摇沙加,披毯掉落在地。

“这个旅程只会给撒加带来痛苦了,你不懂吗?⋯⋯我也不想再看到他了。”沙加挣开他,退后几步。

“哼!”加隆冷笑一声,“我哥大概这会儿是喝多了,他那样的人,决不会放弃自己想要的东西!你以为让他走他就会走?”

沙加低下头,“⋯⋯加隆,如果他真的那么爱我,请你找到他后告诉他,一年之后——如果他依然爱我如初,你们可以来印度找我。”

加隆愣了一下,随即自顾自笑起来,笑得停不下来。

“好!我会告诉他。不过你可要守信用!一年后,我们会去第一次看见你跳舞那个寺庙找你。”

沙加点点头,抱着手臂,走几步到加隆跟前,抬头望着他:“⋯⋯现在我很冷。”

加隆才注意到他里面的衣袍都被汗水湿透了,现在冷风一吹,金发和衣袍都贴在他身上。因为刚才跳了舞,沙加白皙的脸颊微微红着,眼神中竟带着半分诱惑。

加隆有点走神,手已经不听使唤摸上他的腰肢,酒精混合着沙加身上的香味冲上他的神经,感觉身体某处的欲望瞬间就被挑起来了。

“⋯⋯你还真像传说的淫荡,随时都可以和任何人做吗?”

沙加没说话,将头靠在加隆胸口,身体软软贴在他怀抱里。手不着痕迹顺着加隆的胸口滑到他已经挺立的欲望上,熟练地挑逗着。

“⋯⋯沙加,你是想让撒加彻底死心?”加隆在欲望和理智间挣扎,仰头望天。

沙加吻上他衣袍下裸露的肌肤,金发缠绕在唇齿间,轻轻一咬就轻而易举将加隆最后一点抗拒也粉碎掉了。

加隆一把抱起他,走进边上的树林。

上一章   下一章

25 thoughts on “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8

  1. 所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不愧是大王。。。对着大爷还能背金刚经。。。

      • “旅行也是一种幻觉,情爱更是一种幻觉。就像你现在喝饱了酒,一切妄想与欲念都在胸中无限放大了——其实只要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幻化,早晨的阳光会让你清醒的。”沙加认真地说。

        …..就这段。。。。大王又在念经了。。。噗。。。

          • 看撒加被虐有种莫名的快感。。。虐完之后再好好疼他一番。。。。我果然跟大王一样爱上他了咩?所以爱他就虐他~~~

  2. 接下来是谁把谁给办了呢?
    沙大王把隆二爷给办了吧!强烈要求!沙大魔王也够郁闷了啦,身心俱疲。撒大爷虽然心被挖走掏空了,好歹肉体上得到满足55555555
    柏不厚道,还奇幻之途呢。。。虐得人心心拔凉拔凉的

    • 养肥再看的,虽说咱以名侦探的嗅觉一早就闻出了不对味,一章一章看下来仍然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恭喜柏修练成为后外婆~~~

    • 嘻嘻,aie果然早就知道我爱把地雷埋在哪儿了。。。

      谁办谁都不重要了,其实这种情况下,更多是大王吃猪肉(啥比喻),隆隆抵抗不住于是纠结着上了……

      这不就是奇幻之旅嘛!!!碰上一只大小爷通吃的野生大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