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7)

撒加是被加隆摇醒的,早晨的阳光从穹庐洒下来照在他肩头。

“哥,我们得走了,一会儿这宫殿就要放游客进来,你不会愿意被他们参观吧。”加隆拉过毯子丢到他赤裸的身上,看撒加疲倦的脸色,心想这两人竟然做了一整晚。

“⋯⋯沙加呢?”撒加用手挡着阳光,眯眼爬起身。

“大概去水池那边洗澡了。”加隆漫不经心答道,将茶壶毡布收拾起来。

撒加望向后院的水池,沙加赤裸着身体,正将从水中洗好的布熟练地滤干,裹住下身。金发湿漉漉搭在他满是水的肩背上,在早晨的阳光下闪闪发亮。他美丽的背脊和腰线根本为舞蹈而生,修长的腿和翘臀让人他妈的移不开目光——

“哥,你这样会死在这儿的。”加隆幽幽说道。

撒加拍了他脑袋一下,抹把脸站起身,“走吧!”

 

三个人在乌代布尔呆了几天,大部分时间靠在湖边晒太阳,月亮升起后走进树林或在寺庙墙根下睡觉。

撒加发现,其实人为了维持生存,每天需要的食物比想象中少得多。

当习惯了这样的食量后,无时无刻困扰他的下一餐问题也不再那么重要。沙加告诉他,苦行者都会两件了不起的事——斋戒和冥想。如果没有学会斋戒,饥饿就会驱使一个人行动,比如去城里乞求食物,那就得受制于其他人。但如果学会了平静地等待,那么像饥饿这种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也无法左右他的灵魂了。

“你能平静地战胜饥饿,却并不拒绝和我做爱这种同样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撒加说。

沙加却并不以为然,“因为我并没有受制于你,撒加,我也不愿意你受制于我。”

“你在告诫我不要太迷恋你吗?”撒加眯着眼,湖水反射的阳光让世界亮白一片;面前的人虽然对任何人都温柔而谦逊,然而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撒加无法释怀。

湖水映照在沙加天青色的眼瞳里,仿佛那里自有一个圆融而成熟的世界,他的世界观虽然只停留在印度这片土地上,徘徊在树林和河水边,却正因如此未经物质世界秩序的浸染,显示出纯粹的人类心性构成的智慧和悟性。

“我们在途中相遇,也会在途中分别,爱情只会让你痛苦。”沙加平静地说。

撒加摸了摸额头,虽然渐渐学会了用斋戒来摆脱饥饿的烦恼,然而新的烦恼随着与沙加那夜缠绵后就出现了——在撒加的常识里,那一夜之后他和沙加就是彼此的爱人。然而沙加似乎全然没有这个意思,他依然如平常般礼貌而友好地对待撒加和加隆,对两人并没有任何区别;每每撒加试图亲近时,他既会像小孩子般亲昵地躺在撒加腿上睡觉,也会任由撒加亲吻却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毫无回应;夜幕降临,他并不拒绝和撒加做爱,过程中还颇为享受,但撒加总觉得——

“沙加,你这样说让我觉得悲伤。”

沙加带着不解的目光轻轻望着他,“我说错了吗?”

撒加无言,湖水一浪一浪打在他脚下的石阶梯上,水在黝黑的石头上四散流淌,最终顺着台阶汩汩向回流,下一浪已轻轻推过来——撒加突然觉得这一切无比虚幻,又无比真实。

他慢慢意识到,自己对沙加来说其实毫无疑义。他只是千万个来印度旅行者中的一个,故意遗忘了生活在城市中的自我,试图借由接近沙加,过一段荒唐的流浪生活,就以为得到解脱了,学会了斋戒和冥想,可以坦然面对自己和世界了——然而他的灵魂里,早就根深蒂固充满了秩序和常识——比如对一个人付出爱,就应该得到回报。

他和加隆,就算再胡须满脸衣衫陋烂,他们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流浪者。

“那边有什么活动,很热闹啊。”加隆自己逛去了,现在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打断了撒加的思绪,他一把拉起沙加的胳膊,“沙加快跟我去看!到底是在庆祝什么——”

沙加吓了一跳,被从湖边阶梯上拉起来,差点摔进水里。

撒加烦躁地叹了口气,从阶梯上站起身,跟了过去。

 

印度或许是世界上节日最多的国度,因为纷杂各不同的宗教信仰和地域差距,几乎每天都能找到可以庆祝的理由。

此刻乌代布尔的古城区主街上挤满了人,一队花花绿绿装扮的游行队伍正缓缓通过。加隆拉着沙加,沙加拉着撒加,三人艰难地在人海里防止被挤散。

游行队伍的主角是一辆被纸糊成大象形状的花车,一个年轻男人画着浓妆坐在上面,将花瓣和米糕抛洒空中。人们挣相去抢米糕,挤得水泄不通。撒加将沙加揽在一只臂弯里,避开冲撞的人群,一手扯着加隆。

“妈的,你就不能远远看着吗!”撒加骂加隆一句,后者还伸着手跟着印度人一起抢花团和米糕。一堆人潮冲过来,撒加连忙将沙加护在身后,满脸黑线。

沙加也有点无奈,“今天是迦尼萨节,他是湿婆和雪山女神的儿子——”

“那个象头的神?”撒加指了指渐渐远去的花车。“我还以为这是南部的节日。”

“孟买地区会举行更盛大的庆祝活动,不过最近几年为了吸引游客,这边也开始每逢过节就大肆庆祝。”沙加解释,“虽然拥挤,但今晚在皮秋拉湖边会有很多流浪艺人,人们将在湖里沐浴、唱颂诗⋯⋯”

沙加的头巾被一个跑过的人撞得滑落在肩上,几片花瓣沾在发间,他却毫不自知。抬头的瞬间,脸冷不防被撒加亲了一下。

然后沙加竟然微微脸红了。

撒加要疯了,他已经完全搞不清楚沙加究竟是个当做爱和吃饭一样平常的人,还是突然亲一下就会脸红的小孩子。他收紧了臂弯,低头抬起他下巴让他望着自己,“喂,告诉我,遇到我之前,你也和其他追求你的人上床?”

沙加没料到这个时候他突然问这个,但也并不在意,青色的眼睛和天空一样清澈:“当然。”

撒加紧紧抱住他,有点怨恨地说:“你个魔鬼。”

沙加一笑,“难道你遇到我之前,没有和其他人做过爱?”

撒加将下巴抵在他金色的头顶,面对这样一个单纯而狡猾的人,有点无奈。

“⋯⋯沙加,跟我去纽约吧。”

游行的队伍已经走远,满地散落着被踩碎的花瓣,小孩子在泥土中翻找着人们掉下的宝物,空气中残留着花香和灰尘。

“你还是忍不住要问?”沙加低下头。

撒加捧着他的脸,让他望着自己,“你不愿意去地球另一边看看吗?不愿意去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城市居住吗?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你的舞蹈⋯⋯”

沙加不解地看着他,“我不是一件纪念品,在你旅途中看上了就想带回家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撒加急了,“你不懂吗?我能让你过上完全另一种新的生活——”

沙加轻轻一笑,“我懂你的意思。可是我对现在的生活并不厌倦——撒加,我们或许还可以一起旅行几天,但请你不要因为我的拒绝而难过。”

撒加说不出话,看着臂弯中近在咫尺的一头金发和明媚面孔,仿佛刹那之间,他就会失去他了。

沙加将手抚上撒加眉头,他攀着他的肩在撒加脸颊上亲了亲,“撒加,我喜欢你,但我不属于任何人——我们去找加隆吧。”

撒加点点头,心事重重。

上一章   下一章

3 thoughts on “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7)

  1. 看得我好捉急。大爷要加油,一定要把这只慒慒懂懂自由散漫的沙加大王骗到纽约去啊!

    加隆弟弟快帮老哥出谋划策呀,必要时得打晕大王装麻袋不是。就知道抢米糕,唉,捉急捉急

    • 这里的大王一点不好骗的说,就算是大爷这样的五肢(?)并用,也不一定能让他改变主意。

      隆隆听到你的话大汗,来玩不就是要奔放嘛~话说不要钱的米糕耶!反正老哥和沙加打得火热完全不管自己,电灯泡只能自娱自乐啊。(蹲墙角吃米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