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5)

撒加披着毯子走回榕树,看到加隆和沙加已经在烧茶吃干粮了。

加隆看了他一眼,就大致知道发生什么了。

一夜无言,树另一面的那群流浪者有人在轻声唱歌,沙加抱着他的小四弦琴,沉默地抚摸了一会儿,却终究没有弹。

火快要烧烬时,沙加裹起毯子躺下入睡了。

撒加叹了口气,将最后几根树枝丢进火里,一阵火星炸裂着飞升而起,消失在一片漆黑的树冠中。

“哥,睡吧,我问了沙加,一早出发的话明天中午就到乌代布尔了。”加隆整理了一下他的地盘,用衣物做了个枕头,“听说那里有座浮在湖上的宫殿,很灵的。”

撒加没说话,沙加的话像根细细的刺,竖在他心头。

或许,他根本是只从寺庙里逃出来的妖精,凡是看到他的人,都会失魂落魄——当心不再在自己胸口里,人会变得疯狂。

 

乌代布尔又叫白城,是一座古都城,沿湖而建了大量白石宫殿,庙宇和公园。代代相传,当地民居也习惯以白色涂外墙,延绵山丘望去,整个白色古城围绕着碧绿的皮秋拉湖。对旅行者来说,乌代布尔作为印度拉贾斯坦邦最浪漫的城市,是南下的旅程的必经之处。

撒加和加隆本来也准备告别纳特杜瓦拉之后的下一站就是白城,现在遇到了沙加一起同行,或许是种注定。

“真可惜没有相机。”加隆望着粼粼湖面,悻悻地说。远处湖面中心果然浮着一座四方形白色宫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那就留在记忆里吧。”沙加说。

一旁的撒加虽心有旁骛,但此处的美景也让他感到宁静。三人就坐在大理石平台上晒太阳,凭临湖边,几只野狗摇着尾巴过来,沙加掰了小块干粮喂它们。

湖的一侧全是寺庙,白色的吊脚石亭探出湖面,湖水反射阳光到大理石雕花上,映出翠绿色如梦似幻的光影,那些云彩、树林、动物的雕刻蓦然变得有生命了似的。

“那些寺庙和宫殿还有人居住吗?可以进去参观吗?”撒加望着美轮美奂的建筑问沙加。

沙加有些为难,“那些是博物馆,可惜我身上的钱不够让你们进去。”

撒加才想起自己身无分文,这副落魄样子博物馆也不一定会让进。他苦笑了一下,“抱歉,我又忘记这次旅行的处境了。”

“不过我知道湖的另一面有一个千柱庙,入夜后可以悄悄进去,或许你们会感兴趣——”

“好呀,沙加说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加隆赞成,跟着沙加后,他们的行程已经轻松多了。

“你来乌布代尔是有特别的事情吗?希望我们不会打扰你的计划。”撒加问。

沙加想了想,“谈不上计划——有些事,做与不做并不会有太大区别。如果你们不介意进城,那去千柱庙前陪我去个地方吧。”

加隆伸了个懒腰,肚子响了起来。

沙加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将包裹打开,丢一块面饼给他。

“喂,你心里是不是在笑,我们就像你收留的流浪狗?”加隆一边啃一边问。

“怎么会,我自己也是流浪的人。”沙加摇头,将干粮递给撒加。“不过流浪的狗的确喜欢在黄昏发情。”

撒加一脸黑线,完全没料到沙加会随便地说出这种话。

加隆也哽了一下。

沙加毫不在意地提着锡壶站起身,“我去要点水。”

沙加走远后,加隆拿胳膊撞了撒加一下,“你昨天难道来真的⋯⋯?”

撒加望着湖面淡淡说:“难道我闹着玩儿?”

“沙加虽然漂亮,终究是个男人,你不至于这么着迷吧?”

“我已经想将他带回美国了。”撒加说。

加隆笑了笑,“哦⋯⋯那祝你好运,老哥。”

 

撒加和加隆跟在沙加后面,走在乌代布尔的老城小街上。黄昏时刻的街市是最热闹的,小贩卖力吆喝着,希望在晚饭前能卖完货物回家;小孩已经放学回来,在街上横冲直撞玩游戏等待母亲开饭的呼唤。和沙加走在一起,那些小孩已经不缠着两兄弟要美元了,或许也因为两人披着毯子的样子已经和当地流浪的人无异。

和主街平行的一条小街上,沙加走进一家挂着各种印度乐器的小店,和店主用当地语言说交谈。撒加和加隆在店外面等着,不时有收摊的小贩牵着驴车走过,一头肮脏却神情闲适的牛趴在街对面一堆牛草上,一边嚼一边默然望着两个落魄的外国人。乐器店左右旁边是卖锡器和卖香料的,要是身上有点卢比,撒加和加隆倒很愿意去逛逛,买几件手工制品。现在只能看看而已罢了。

一根烟的功夫,沙加就走了出来,“谢谢陪我来。”

“买什么新乐器了吗?”加隆凑到他身边问。

沙加摇头,“我的四弦琴坏了,留下来修理。”

“那真是可惜了,这次没办法听到你弹。什么时候来取?”撒加问。

“⋯⋯等我凑够修理的钱的时候。”沙加默默说。

兄弟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是平时,给他买一把新的琴这种事根本不在话下。

这个时刻,撒加才真正觉得后悔,自己一意孤行将旅程逼得如此极端。

不过如果没有斩断对物质的依赖,他们也无法遇到沙加。

“就算对我来说——食物或者住处都无法左右我,却也无法摆脱这最后一点对金钱的需要。”沙加沿着街边慢慢朝城外走,有些无奈地说。

撒加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神情,清瘦的侧脸让他揪心。出神之时,一架驴拉车吆喝着冲撞过来,沙加拉开撒加和加隆退到街边,扬起的灰尘让人无法呼吸。

“妈的⋯⋯”加隆骂了句,混合牛粪和香料味道的空气实在让人无法恭维。

“我如果是个自由的流浪者,也绝不会呆在城市里。”撒加感叹,伸手将走在外侧的沙加拉向自己,“印度真的是个地狱和天堂混合在一起的神奇地方。”

“你不是说纽约也有一半是地狱吗?”

“说得没错,但那种地狱⋯⋯是人无法躲避的。”撒加认真地说。“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地方,虽然城市外也有宁静的乡下或山川河流,但只要人活在其中,就无法逃避属于那个物质社会的秩序——或许当一个真正的流浪者,才是最困难的。”

沙加默默听着,任由撒加拉着他的手。

上一章   下一章

8 thoughts on “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5)

  1. 没钱处处难这句话大爷二爷终于切身地体会到了!大爷想带大王回去,【等下……这不是你在买东西啊,看中了就买回家……】总觉得大王是很不愿意离开老家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