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4)

加隆醒来时,已经日照当午。他是被晒醒的,这里昼夜的温差达到20多度。环顾一周,寺庙空地上只剩一些毯子和一个早成灰烬的火堆。他揉着背起身,顺着河水的声音找到河边洗脸。

从寺庙的另一面走出去,才发现这个寺庙就在湖边,沿着残破的石阶梯走下去,已经是水草丰美的湖畔。加隆伸了个懒腰,下次再来的话,就买下这块地,在寺庙旁边修栋度假的别墅,然后让沙加每天跳舞给他和撒加看。

跳到河里洗了个澡,加隆神清气爽地走上岸,准备去树林里看看有没有芒果什么可以吃的,就看见撒加和沙加坐在一棵巨大的榕树下朝他招手。

“老弟,早。”撒加看起来心情很好。

沙加穿着件浅色印度袍,头上披了条头巾,看来平时他都避免让人看见他的一头金发。看见赤裸着上身头发湿漉漉的加隆,他颔首道早安。

“那些人都到哪里去了?我睡得这么熟?”加隆找了块地方坐下,拿起面前的面饼就大口吃起来。

“太阳出来后大部分人就离开了,只有你还睡得跟猪一样。我和沙加已经在湖边散步回来。”撒加悠闲地靠在树根上,不自觉看了眼旁边的沙加。“这些食物都是沙加的,你小子也不问一声。”

“没关系,昨天收到了很多,反正我也吃不完。”沙加笑笑。

他一笑,连正在忙着吃东西的加隆也看呆了,撒加更是一幅失魂得移不开眼的样子。

“那个,昨天我听说你新月和满月的晚上会在这里跳舞,那么之间的时间你又干什么呢?”撒加望着沙加忍不住问。

“并没有特别的事情,我是一个流浪的人,想到哪儿就走到哪儿。”沙加说,“跟你们现在一样。”

“那你现在想去哪儿?”加隆问,他知道撒加肯定会跟着沙加走。

沙加想了想,望着天:“乌代布尔。”

 

当天下午,三人就踏上从纳特杜瓦拉去乌代布尔的旅途。

沙加的全部行李只有一条毯子,一个锡壶,一把小四弦琴,和他的铃鼓。虽然撒加和加隆现在也除了身上的衣物也没有其他所有,但毕竟对他们来说,这一个月只是人生中一段特殊的经历;而沙加的一生都如此简朴地度过,其中辛苦是撒加和加隆无法想象的。

但每个人选择的人生,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来到印度后之所见,纵然有许多令人无法理解处,撒加已经学会用沉默以待;随着旅行时间的增长,他们自会慢慢体会所有事情的真正缘故。

从纳特杜瓦拉去乌代布尔的路上,步行大约需要十多小时。本来沿着公路走最近,但沙加说他知道方向,他不喜欢走和汽车或游客并行的道路。撒加和加隆也赞成,走公路吃汽车扬起的灰尘就能呛死人了。

于是他们穿行在香蕉林中,乡间的小路总是让人愉悦。沙加走在前面,撒加落他一步之摇,而加隆很给他哥面子地远远跟在后面。

下午到日落,他们聊了一路,沙加给撒加讲了关于他自己——他出生在印度北面的寺庙,因为外貌和其他人不同,幼年都在寺庙里度过。那段时光里他唯一学的就是向神明献祭的舞蹈,以为一生都会作为舞者生活在神像脚下;然而寺庙在一场火中烧毁了,流落的僧人们四下分散,沙加颠沛流离了一段时间后,只能开始用曾祭神跳的舞蹈来换取生存的食物。但渐渐他发现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方式,他的舞蹈能让普通人也欣赏到并觉得愉悦,或许这就是让那场火灾发生神明真正的用意吧。

作为交换,撒加向他讲述了自己和加隆在纽约的人生,让沙加大为惊讶。他以为像纳特杜瓦拉这样的城邦就是世界上最宏伟最拥挤的地方,而乌代布尔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宫殿了。

“那么为什么,你们要从那样的地方来印度呢?”他们坐在树下休息的时候,沙加问。

“纽约虽然是世界上最明亮的地方,但人在那里生活久了,会不知觉地失去一些本能。”撒加认真地解释,虽然他对于物质过剩的世界的厌倦沙加一定无法了解——“人只有生活在香蕉树林里,怀着饥饿感和危机感,才能认清到自己;只有完全认清自己,才有可能真正感到幸福。”

沙加默默理解着他的话。

撒加望着他的侧脸,明白自己的心已经不在身上了。

加隆吃着香蕉当晚餐,望着渐渐下山的夕阳,“今晚我们在哪儿过夜?”

沙加指向远处地平线上,田野中耸起的一个黝黑小丘。

走近了才发现,这原来是一棵巨大的榕树,比在纳特杜瓦拉湖边看到的那棵大了几倍。榕树像一把巨伞扣在方圆几十米的地方,浓密的树叶将夕阳的光遮挡在外,无数气根从天上垂落到地上。兄弟俩跟着沙加走进这座一棵树形成的森林,发现围绕着无数根茎包裹成的主树干周围,已经围坐了几个流浪的人,生了一小堆火在煮茶。

沙加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三个人在树干的另一侧找了块根茎稍微平坦的地方安顿下来。

“我有种在天方夜谭里冒险的感觉。”加隆仰头望向头顶的树冠,浓密得几乎无法看见天空。三人围坐在榕树气根之间,沙加从怀里取出不知什么时候捡的干树枝,向另一边的人借了火种熟练地将火生起来。

“我们在这儿生火,不会把整棵树烧起来?”撒加担忧地将火堆周围的树根拨开。

“不用担心,这儿的土和根都很潮湿,想烧也烧不起来。”沙加说,将锡壶用树枝架在火堆上,又将包裹在毯子里的干粮拿出来烤热。“烧柴的烟还能赶走我们头上的鸟——你们大概也不喜欢被粪便落一身吧。”

加隆在心底暗暗庆幸,有沙加这样的人作同伴,他们也不用为每天的觅食操心了,何况他还长得这么赏心悦目。

沙加取下一直披在头上的布,拢了拢披泻而下的金发。

“我去取点烧茶的水,你们休息一下吧。”沙加起身,撒加也连忙站起来,“我陪你去。”

加隆在心里骂了一句。

 

撒加提着锡壶,跟在沙加后面走在田间小路上。前面的人披散开的金发在最后一抹夕阳中闪闪发光,飞虫在带着芒果甜味的空气里嗡嗡作响,田野中的草叶和天空的飞鸟和云朵都镶着一道金边。路边的灌木上盛开着泡沫般的白花,散发出苦涩的清香。

他们来到一个小河渠旁,撒加怕湿了沙加的长衣袍,让他在边上等,自己下去打水。

印度河流的污染是出了名的,撒加和加隆旅行前早就知道。没想到只要远离城市,乡下的小河倒都很清澈。撒加将锡壶装满了水,风一吹就嗅到自己一身的汗味,不禁皱眉。

“沙加,我想洗个澡可以吗?”

沙加站在长满狗尾草的河堤上,“当然。”

走了一下午的疲惫和尘土在跳入河里的瞬间被冰凉的流水冲走了。撒加大呼一口气从河中站起身,抹开满脸的湿头发,发现河水只到他腰部。

“你也下来吧,很舒服呢。”撒加朝岸边的沙加挥手。

沙加背着他摇头,“我的头发太长,现在游泳的话到晚上降温了也干不了,还是算了。”

撒加想想也是,突然觉得自己这样邀请他会不会太冒昧——他连因为自己赤身裸体都礼貌地背过身去不愿意看,怎么可能也跳下来一起游。

夕阳西下,田埂的影子已经拉得老长。撒加尽情洗了个澡,一看岸边,沙加已经不知去向。

他紧张地环顾四周,哪里有他的影子。难道掉进河里了?可水只有半人深⋯⋯撒加扑腾着走到岸边,他脱下的衣服还好好放在那儿,但旁边装满水的锡壶不见了。

冷风一吹,他打了个颤,头发上的水顺着肩背滴下。撒加担忧地随便用手擦了擦身上的水,拿起衣服——“会感冒的。”

沙加抱着毯子,气喘吁吁从河堤上走下来,“太阳下山后很冷,先把身上擦干吧。”

撒加觉得胸口有什么猛地一抖,“我以为你掉进河里了呢——”

“我水性很好的,对不起没告诉你就走了⋯⋯”沙加毫无知觉地笑了笑,一边将毯子递给撒加,手腕却被后者一把抓住。河堤是个斜坡,沙加被突然一拉重心不稳,一个踉跄扑进撒加怀里。

太阳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上,夜的晴空仿佛能看见整个宇宙。沙加挣扎了几下,被撒加扑倒在狗尾草地里,来不及反应,热烈的亲吻就落在他唇上。

冰凉的草叶在颈背上摩挲,撒加身上滴落的水透过毯子,透过沙加的衣服浸湿了他的皮肤。泥土和青草的气味已被充满情爱的气息占据,充斥了沙加的意识,唇齿被熟练地撬开,撒加毫不给他拒绝机会就掠取了沙加的深吻。

夜间的飞虫已经开始活动,淹没两人的野草在夜风中摇曳,簌簌作响。

刚从水中起来冰凉的皮肤此刻已经变得火热,撒加拉开沙加的衣袍,一路向下探索。沙加挣脱了他,有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该回去了⋯⋯!”

“沙加!”撒加再次按倒他,沉迷的地吮吸他雪白脖颈间的香味,“我爱你!你得属于我!”

沙加侧开脸,“我知道!但现在请不要——”

“你知道?那么为什么拒绝?”撒加紧紧抓着沙加手腕,生怕这是场梦。

沙加天青色的眼瞳在夜色中变得翠绿,皮肤仿佛笼了层月光——“你第一次看我的那种眼神,我就知道你和其他人一样,为了得到我可以干出发狂的事。”

撒加被毫不留情揭穿了,却妒意骤升,“其他人?谁?”

沙加避开他咄咄逼人的目光,突然发力挣开手腕,将毯子甩到撒加脸上,然后有点踉跄地起身走上了河堤。

上一章   下一章

14 thoughts on “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4)

  1. 开始觉得好梦幻啊!简直像童话一样!于是这就是【】奇妙旅行的意义所在吧~不过……往下一看……
    这进展太快了吧!是吧!突然就扑上去啃开了啊啊啊!大王居然还没反抗!已经心猿意马了吗!

    • 有福同享⋯⋯不过光看跳舞就够了麻?你老哥和嫂子跳完舞xxoo的话,隆隆自动退场?

  2. 作为交换,撒加向他讲述了自己和加隆在纽约的人生,让沙加大为惊讶。他以为像纳特杜瓦拉这样的城邦就是世界上最宏伟最拥挤的地方,而乌代布尔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宫殿了。
    ++++++++++++++++++++++++++++++++++++++++++++
    哇卡卡卡,土包子沙~

    阿隆你的愿望有一半会成真,不过,让大王为你每天跳舞什么的,你确信你哥不会揍你??

    • 嘻嘻,土包子沙是我心头一爱!美得跟女神似的,世界观却贫瘠地让人颤抖⋯⋯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跳舞没什么啊,收门票大家都可以看,只要不是裸体跳舞⋯⋯(今天我的回复都好yd⋯⋯)

  3. 这么突然就开始狼扑,沙沙会吓坏的~
    这里的沙沙感觉挺温柔,不过骨子里也挺倔的那种
    其他人……果然漂亮的人经常被觊觎啊

    • 其实沙加早就知道大爷的心思了,看大爷屁颠屁颠跟着他满口哈喇子的样子,谁还不懂?

      恩⋯⋯漂亮的人,还聚众跳舞什么的,当然会绯闻缠身了⋯⋯

  4. 这一只沙加跟episode里面的那只简直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呀。episode里面的沙加想得太多心思太复杂,这一只脑袋是空D。不过都是一样的萌!
    隆少也好萌~!

    • 这只沙其实也不是脑袋太空,只是流浪养成了风轻云淡的态度,什么都看透了~~

      隆少妥妥的萌!

  5. 哇卡卡,撒大爷出浴,使劲脑补沙大王看得眼睛发直,猛流哈喇子的美妙样子。
    往下看,情形大不妙啦!为什么撒大爷虎扑的举动看似蛮合情理却好象掉进圈套一样。沙大王貌似还很爱玩先给一颗甜枣再给上一拳的游戏!
    人家大爷快过生日了,别虐他哦!

    • 就知道aie好逆西皮这口!好狡猾啊,等养这么肥才看~~~

      大爷洗澡的时候大王去拿毯子了嘛,当然该看到的还是看到了^^后面还会有大王洗澡大爷看得哈喇子直流的戏码哦~~(我怎么就喜欢写这种狗血)

      圈套么,大爷这样把欲望写在脸上的,大王当然一眼就看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