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1)

前言

这是很久以前在窝里提到的胡渣故事,今天终于提笔开始写成胡渣文。向胡渣致敬。

-----------------------------

 

印度西北部城邦纳特杜瓦拉。

9月的阳光将枣红色土墙斜分为二,阴凉的墙根下靠着两个人。

两人的面孔和身材虽然一看就是西方来的游客,可他们的装束和潦倒的模样,又让人不禁好奇,这两个可怜的男人究竟经历了场怎样的洗劫。

不过他们可不在乎来往人的眼光,坦然靠在土墙上,眯着眼抬着满是胡渣的下巴无所事事地看着街道,其中一个人还咧嘴跟对面的黑皮肤小孩作鬼脸。

小孩有点戒备,来这里的外国游客都穿着雪白衬衫,背着相机,随便让他们照几张相就能得到一美元小费;可这两人,实在叫人懒得费劲纠缠。

最后一个小男孩被对他作鬼脸那人激怒了,跑到街对面,伸手嚷嚷:“美元!美元!”

男人却嬉皮笑脸一摆手,“没有,快滚!”

小孩不甘心,使劲打量他,用印度腔英语问:“哪里来?”

男人耸肩,“从妈的娘胎里来!”

小孩没听懂,旁边的人无奈地挥挥手对他说:“我们没钱,你不用浪费时间了。”

小孩骂了几句,跑开了,被街对面他的同伴一阵哄笑。

“加隆,你要是火气这么大,就给我滚到大使馆去,别骂骂咧咧还跟着我。”刚才打发小孩的男人转头淡淡说道。

两人是兄弟,几乎一模一样的脸,除了发色稍微不同。叫作加隆的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衬衫,下身直接裹了条和印度人一样的毡布,大咧咧露出满是灰尘的结实小腿,脚上穿了双凉鞋。他胸口挂了条用五颜六色皮绳串起来的石头项链,颇为得意地大敞着衬衫,仿佛这项链是他这身流浪style的点睛之处。

他的兄弟撒加可没那么招摇,身上还是旅行者的衣服,只是太久没换洗,已经看不出原来的质地和颜色。虽然头发脏乱披在肩上,几个星期没刮胡子,但这个男人依旧保持着舒坦的神情,掏出衬衫口袋里一个小本子,低头认真翻起来。

“哥,天气这么热,咱们几个星期没吃口肉喝口酒了……”加隆抱怨,斜眼瞅他哥手里的本子,“我不是不愿意继续走,但有必要这么极端吗——打个电话回去,让汇点钱过来也好啊?”

“护照丢了,就算管家汇过来我们也没办法取。”

“总有办法吧!让修罗开个直升机给我们空投几包烟也好啊。”加隆抓着头发,百无聊赖。

“加隆,我之前就告诉你了,这趟一无所有的旅程对我来说很意外,但既然发生了,我想一路走完。酒肉什么的,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吗。”撒加合上小本子放回胸口的口袋,拍了拍腿站起身,“走吧,不知道这个城市的救济餐什么时候开始排队。”

“哧……”加隆面带苦色,还是无奈地跟了上去。

 

纳特杜瓦拉是一个在河湾中形成的城市。和所有印度城邦一样,老城的街道如迷宫般纵横,满地是牛草和污水,小贩和摩托车将街道彻底堵住。

撒加和加隆从新德里一路南下,经过了大大小小无数城市,对这样的景象早已见惯。他们来印度的初衷也不是这些喧嚣的城市,所以到那特杜瓦拉的第二天,两人就徒步往城外走去。

这座城市中宽阔的河面得益于西面下游的水库,水库截断了河流,形成一个叫纳萨曼德的湖泊。沿着河边走,充满香料和汗味的空气被河风一吹而散,水草在碧绿的潺潺流水下自然地摆动,灌木丛上开满了泡沫似的白花。

经过一个鹅卵石浅滩,兄弟俩跳下去将身上衣服剥下来胡乱洗了一通,撒加摸着满脸湿漉漉的胡子,看到水里自己的模样,不禁叹息又有点想笑。

将衬衫搭在石头上晒,两人赤裸着上身坐在树荫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远处传来了妇女的声音,隐约树梢之间闪动着花花绿绿的衣裳。她们在河边洗衣服,黝黑的皮肤在河水反光中闪亮如柔韧的石头,黑色的辫子散开了,披在裸露的背上如水藻一般诱人。等日到当头,她们三三两两离去,四周又安静了。只偶尔有流浪的人安静走过,飞鸟的影子划过河面。

加隆闭着眼靠着树干打盹,这种被饥饿折磨的日子,睡觉是最好消磨时间的方法。怪不得路边的流浪汉总一副磕了药的模样。他瞄了眼不远处的撒加,后者也低着眼皮在树下盘着腿——他听说有些西方人专程来印度体验苦行的日子,可从没想到他哥撒加也会突然萌发这个念头。他们本来打算来印度过个公子哥式的舒坦旅程,坐上大吉岭号豪华列车穿越平原,探访下南部的茶叶生意,和本地姑娘调调情,收购点印度古董茶具和香料,带几个印度口音的笑话回纽约跟朋友炫耀,如此等等。可在新德里丢失了所有行李之后,撒加的反应出乎加隆意料,最终他竟然说服了他,两人就身无分文地徒步南下了。

刚开始的几天,加隆全靠着对回美国后以经历挫折却依旧潇洒完成行程的态度对狐朋狗友炫耀的臆想作为动力,促使自己继续走。但随着旅程越来越接近印度的市民生活,走进丛林和河流深处,加隆的情绪有了改变,这种感觉渐渐变成了一种坦然自由的、回归原始的愉悦——除了该死的饥饿。

所以如果撒加同意稍微为改善物质条件做点努力,加隆就不能更赞同他徒步南下的计划了——可惜撒加认定了要将通过摒弃物质来接近精神的方法作为这趟旅程的主旨。

下午日光正烈的时候,从他们不远处小径经过的人越来越多,有流浪的人,也有拖家带口,仿佛去参加什么集会。撒加和加隆反正也没有其他计划,衣服也晒干了,于是加入了沿着河岸向下游湖泊前进的队伍。

湖边的草肥美没膝,水边有一座废弃的印度寺庙,人们聚集在残垣断壁之间。撒加为这个意外的发现惊喜不已。寺庙不知道为什么被遗弃,石墙裂缝中藤蔓已有手臂粗,莲花形状的门洞上依稀还有精美的花纹,木头柱子已经被雨水和烈日腐蚀殆尽。流浪的兄弟俩当即就决定今晚在这里过夜了。

寺院中央是一块空地,空地中央曾应有一尊供奉的神像,但现在只剩下一个白石底座。四面是依然美妙的石头柱廊,东西南北每一面雕刻的卷云花纹都各不同。

这倒是个颇为奇特的地方。衣装得体看起来颇有地位的中年人和流浪的苦行者一样盘腿坐在空地上,悠闲地捣弄着烟杆,用自带的锡壶煮茶,互相低声交谈着。撒加和加隆在柱廊地上坐下,日照刚过的白石干燥而温暖,两人靠在柱子上,好奇地揣摩这里正进行着怎样一种聚会。

“哥,这会不会是什么新兴的宗教?看这些人的神情⋯⋯”加隆嘀咕道,“好像在等待什么嗨事情。”

撒加耸肩,他注意到不少人都带着乐器。

日头西下,白色的寺庙蒙上一层淡粉色的光芒,整个空地被包在树木和寺庙残余建筑的影子里,一阵九月的暮风吹过,吹散了白天的热气。

下一章

12 thoughts on “撒加和加隆的印度奇幻旅行(1)

  1. 先向胡渣致敬!ps标题好有“jojo的奇妙冒险”的既视感=▽=)~
    一开头就这么惨真的大丈夫?←而且不知为啥大爷还挺愿意过这种苦行僧生活的,突然转性了么…果然每个男人都有隐藏的M属性(喂)←隆隆跟他哥在一起已经吐了一路槽了,意志力真不错,不愧是合格的兄控!
    ↑看了平时光鲜的这俩目前的处境,我有种想去买几本数学辅导书来做做的冲动,所谓今日所受的苦难将是明日的希冀!
    ↑↑↑修罗君快开直升机扔个大王下来开心开心!★~(ノ >//w//<)ノ~☆

    • 胡渣沙发!胡渣大红花!终于有人看见了,昨天晚上就挂上了,我还以为没发成功呢。

      这篇里的胡渣大爷有复杂的心性,要不以他平常对浴室的要求,怎么也不可能主动吃这种苦头。胡渣隆隆在这里非常可爱,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所谓每个人生命中有两条路,一条是必须走的路,一条是想走的路。但必须走完你须走的路之后,才能走上你想走的。

  2. 第一章大王没出场呀(⊙o⊙)!完全是大爷二爷的印度奇幻旅行嘛~
    【大咧咧露出满是灰尘的结实小腿】不知道为啥自动看成了【满是腿毛的小腿……】不行我实在是太猥琐了……

    • 铺垫,铺垫麻,大王怎么能一开篇就出场了,要让你们掉哈喇子老长才出来嘿嘿~

      嗤,要说毛肯定也有毛,鉴于咱是少女(30+)读者群体,就不这么描写了⋯⋯

      • 其实幽蓝君完全可以这么认为【有了腿毛更容易挂灰不是?【#¥%滚~~

        柏大对胡渣的热爱真是与日俱增啊,居然都有文了!!!!仅为这一点也要向胡渣致敬!

        “走完必须走的路才能走想走的路”这话说的太太太好了!!!于是一个心结瞬间被大大破解了~~

        • 灰和腿毛肯定是同在的!不用研究了~隆隆就是两腿毛上挂满了灰!

          我也很喜欢这句话啊,送给各位挣扎在中二的幼酱们,也送给各位苦逼在办公室的老酱们~~~

  3. 画图草稿涂到嗨深夜关机前来瞄一眼惊现新文夜宵!目测会很嗨皮?收了慢慢啃嗯~

    • 嗨皮倒不一定,因为现在还在写作中,只能说这篇文我会写得很认真。

      希望经常来瞧,这文会很快更新的。

  4. 好棒好棒好棒!!我好喜欢 这里的大爷和加隆,所以期待大王也会……稍微不别扭一点?(扯衣角

    总觉得柏大大最近的文都好心平气和,尤其喜欢胡渣里这种悠闲懒散又有趣的感觉,果然年纪大了就亲妈起来是真理呀(喂

    那个,Dajavu也请记得撒点土呦

    • 这里的大王不会别扭的~放心。大王是流浪者,还别扭的话怎么活得下去!

      心平气和吗,其实写这文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神游印度的享受呢。就是上了年纪了,开始喜欢自然田野里的场景了……我本来就是亲妈!不是亲妈哪还这么多产!

    • 谢谢支持!写这文我也觉得很宁静而欢乐呢~就是希望这股力量能持续下去(挖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