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寨大王(4)

床舒服得让沙加很快就进入梦乡了。

哈迪斯看着旁边人的宁静脸孔,觉得恍如隔世。

他们虽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性别,但哈迪斯觉得沙加有某种和帕尔塞弗尼一样的⋯⋯虽然他总是横眉竖眼,完全不像帕尔塞弗尼那么温柔活泼⋯⋯但这两个人有一样的天真气质。

哈迪斯吹灭蜡烛,拉开被子小心翼翼地睡下。

这个床稍微小点就好了,以前从没有发现。

 

沙加醒来时,哈迪斯已经穿着睡袍靠在床上喝茶了。

“早安。”

“早⋯⋯”沙加拨了拨头发,醒来时有人在旁边还真不习惯。

“要来杯茶吗?妖精刚泡好的。”

沙加没拒绝,哈迪斯连忙亲自给他倒好递到手上。

“睡得好吗?”

“⋯⋯比沙发舒服多了。”沙加捧着茶杯,闻到上等红茶的香味,不禁心情大好,微微一笑望向哈迪斯:“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

哈迪斯只觉得胸腔里面有东西猛然一抖,鼻子里有热热的痒痒的——

“啊!”

沙加睁大眼睛看着妖精手忙脚乱帮它们的冥王止血——鼻血。哈迪斯仰靠在靠枕上,脸上盖着湿手帕,他挥手让妖精们下去。

“呃⋯⋯对不起,最近比较干燥⋯⋯”哈迪斯翁声翁气地解释。

沙加尴尬地抱着茶杯坐在他旁边,小口咀着茶。

“应该可以让圣衣升级吧?”沙加若有所思说道。

“⋯⋯”哈迪斯一脸黑线扯掉手帕,“今天你想做点什么?”

“这个地方除了花还有什么?”沙加掀开被子。

“⋯⋯远处有座森林——”哈迪斯看到薄薄睡袍下面凸现的诱人腰线和无意中露出的大腿,又觉得脑子和鼻子同时一热,“以前帕尔塞弗尼很喜欢去!我们先去吃早饭!你先过去!”

沙加诧异地看他捂着鼻子痛苦地蜷在角落,“你没事吧?又流鼻血了?”

“难道除了胸部,你们的身体也一样?!”哈迪斯突然顿悟地说。

“那尼?”沙加二丈摸不着头脑。

哈迪斯痛苦地看见沙加从床那边爬过来关心地望着自己,睡袍下面的大腿真tm诱人⋯⋯“没事!你自己去我柜子里找件严实的衣服穿上!”

“喂,你是不是一个人独处太久,看到个人就有欲望?”沙加鄙视地看着哈迪斯身体某个部位。

“⋯⋯我也不知道,谁叫你跟帕尔塞弗尼长得一模一样!你故意的吧!”

“你神经病吗!长什么样我能选择吗?告诉你!这个协议根本就是变态!我可不是谁的替身,你这么明显地yy我已经忍了,要我穿得严严实实?!我可没这个义务!我要光着身子到处晃悠也是我的自由!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沙加一口气朝哈迪斯吼道,然后甩手去吃早饭了。

上一章  下一章

21 thoughts on “压寨大王(4)

  1. 鼻血!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哈啊!别这么萌。。
    大王简直就是报复嘛!诱受大王!

    • 自从大王亲自睡了沙发后,我坐了几天沙发了!嗯……坐在沙发上喝着可乐,吃着爆米花看小哈被诱惑很有意思!

    • 小哈也是诱攻⋯⋯两只就是互相诱但都不动手⋯⋯
      沙发红花!再接再厉!

  2. “他们虽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性别”
    介介介是小哈老眼昏花了还是??
    要看大王圣衣升级!!!!!

    • 这句怎么啦?小哈反应慢嘛⋯⋯
      大王就说说而已,现在就算他有圣衣也不敢跑啊,两界可是有协议,媳妇跑了的话战争又会重新开动⋯⋯
      大王只能睡衣升级,露更多大腿⋯⋯

        • 这个没有写在合同里,小哈当时纯纯地只想让长跟老婆脸一模一样的人呆在身边过眼瘾——他到现在也没跨过和男的也能xxoo这道智力坎。
          大王嘛⋯⋯其实没有选择,雅典娜boss要他牺牲自己换阳光,有没有想过售后服务的问题就要看大王的纯洁度了。

  3. 小哈真是个好男人居然忍成那样,沙加简直是玩火~其实想说干脆上了他吧,然后沙加和哈迪斯在床上互打加打滚……这情景太有爱了~

    • 小哈也不是在忍,他根本没打算和大王xxoo的说⋯⋯小哈可不像大爷看见肉就想下嘴。
      不过放心,该有的一定会有!

  4. 冥界这条件……只有一张床,还没电,靠蜡烛……啥时候小哈说降温了没有厚衣服只有抱着才能互相取个暖啥的就圆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