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jaVu 8

星期四的晚上,对大学生们来说已经是狂欢周末的开始,所以教授们早就善解人意地不会把重要的课放在周五。

迪斯从修罗的吉普车后备箱里搬出一箱子啤酒,呼哧呼哧搬上楼。

“小鬼让开!”一进门他差点撞上站在那里的沙加,满箱的啤酒少说也有二三十公斤,吓得迪斯骂骂咧咧,大艾赶紧过来接手。

“你在发什么呆!”迪斯走过时,顺手揉了一把沙加的头发。后者立即用刀子一样的眼神瞪他。“大艾你这儿有柠檬吗?今天咱带了好东西,朋友从墨西哥带回来的龙舌兰!”

修罗手里左右各一瓶酒走进来。

“还有半个,够了吧?”大艾看了下冰箱,“难道你们想今晚干掉这么两瓶?!”

“够个屁!我去买。”迪斯甩手。

撒加揉着太阳穴从房间走出来,眼镜还挂在衬衫领口,一看就是正苦战于写报告中的状态,他看了眼桌上两瓶金光闪闪的烈酒和地上整整一箱啤酒,无奈地叹气。

“喂迪斯买两瓶可乐给沙加……”可惜撒加话还没说完,迪斯已经一溜烟就跑下楼去了。

“还要帮忙吗?”撒加挽起袖子,问在厨房忙活的大艾和修罗。

“撒加,帮我打这关。”沙加一边埋头玩游戏机,一边呼唤。

“又打不过去了?”撒加坐到他旁边,拿起另一个手柄,“我告诉过你这一关用水系魔法比较容易——”

“可我喜欢火系的嘛,攻击看起来都更酷。”沙加不愿意。

“那你给我仔细看着,我用水系一次。”对撒加来说,这一关根本不在话下。

迪斯提着一袋柠檬回来,推开门就看见撒加已经漂亮地收拾完所有对手,转头对旁边一脸崇拜的沙加说了句什么,然后沙加乖乖蹭起身在撒加嘴上亲了一下。

迪斯愣了片刻,“我操!”

屋里的人都被他吓了一跳。

“你发什么神经!?”修罗一手拿着菜刀,不解。

迪斯正要冒出刻薄的话,蓦然看见那边的沙加转过头来,抓着手柄一脸纯洁不解的表情望着他,而后面的撒加正带着威胁的目光盯着他——刻薄的话只能硬生生咽下去,“咳!我、我买柠檬了——”

撒加狠狠瞪了他一眼。

然后跟往常的聚会一样,饭做好后四个大男人和小朋友就开始狼吞虎咽,大艾尝试性的在传统希腊式烹饪中加入了美国起司,甜番茄酱或墨西哥肉泥等等混搭元素,结果意外地可口。沙加满嘴番茄酱的样子让修罗都忍俊不禁。

迪斯的手机响个不停。

他和以前提到的美国女生依然纠缠不清,就变成几个没女朋友的人打趣的谈资。现在他们也懒得在沙加面前掩着藏着什么了,虽然时常收到撒加威胁式让闭嘴的眼神。

“烦死了!你要干嘛?告诉你本大爷今晚没空!”迪斯不耐烦地朝电话那头吼道。

桌对面的沙加抬头望着他一脸烦躁又自大的模样,看好戏似的支着下巴。

“……明天,后天,下星期!我怎么知道!——行了行了,我明天再打给你!我们在吃饭呢!挂了!”

迪斯喘了口气,丢开手机。

“人家很紧张你嘛,你小子还蛮有办法的。”大艾打趣道。

“去去去,女人都他妈这样的,刚开始吧是你追着她,然后过段时间——”迪斯喝了口啤酒,“——真正的面目就露出来了!这时候你想甩都甩不掉!”

“还不是你自找的。”沙加淡淡说道。

迪斯拍了他脑袋一下,“轮得到你开口吗!臭小子!”

沙加打开他的手,“其实你还是很喜欢她吧,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

旁边的撒加忍不住偷笑,和修罗大艾交换了个眼神。

迪斯龇牙咧嘴,“……你懂什么!关你屁事……”

沙加轻蔑地耸肩,“我看你乐在其中嘛,如果她和其他男人上床了,你又要哭天抢地了吧——说不定她现在也在跟她的朋友抱怨,你有多自大多烦人……”

迪斯抬起手想给他一下,被撒加一把挡住了。

“你这欠揍的小子!……”迪斯正绞尽脑汁搜索恶毒的语言,突然像想到了什么,看了眼撒加,口气变得轻佻:“沙加,你别得意太早,我看如果哪天撒加交了女朋友,你才要哭天抢地吧。”

“喂!怎么突然扯到我——”撒加不满。

沙加盯着迪斯,沉默了一下,“我才不在乎。”

撒加不自觉看了金发小孩一眼,后者看不出一点破绽,他虽然知道沙加只是在迪斯面前嘴硬,但突然心里还是有点欠欠的。

迪斯大笑,恶毒地问撒加:“喂希腊帅哥,告诉这小子你和多少女人上过床?”

“喂,你们有完没完!”修罗都有点不满迪斯的报复性行为了。

撒加叹了口气,“你竟然跟小孩子这么较真,我才懒得回答你。”

“你们真无聊,我看迪斯跟沙加都像幼儿园的一样,还不如艾欧里亚呢。”大艾打圆场,“好了,甜点都要冷了,沙加来帮我。”

迪斯和沙加互瞪了一眼。

 

金色的龙舌兰酒被打开,浓烈的味道弥漫在房间里。

修罗切好柠檬,准备好盐,大家将游戏机前的桌子清理出来。

“老规矩,2对2, 输的一方喝酒。”

大艾麻利地将游戏机设置成手动对战模式,连上四个手柄。

迪斯和修罗在外面抽烟,大艾和撒加在厨房商量着战术。

沙加无聊地坐在沙发上,望着金色的酒瓶,标签和瓶盖上全是西班牙文。柠檬已经被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沙加拿起一个舔了下,顿时酸得睁不开眼。

撒加和大艾交谈间,从厨房撇到沙加稚气的行为,嘴角弯了弯。

一根烟抽完,四个人开始严酷的战斗。

沙加蜷在撒加身边,眼睛盯着屏幕。谁都不再说话,屋里除了游戏的声音,只有迪斯偶尔骂两句。

第一局很快就分出胜负,撒加和大艾默契地击掌。

迪斯和修罗爽快地仰头一人一杯龙舌兰,烈酒刺激的味道让两人眉头拧了半天才舒展开。“我的天——不愧是墨西哥原产的!喝到嘴里没什么,吞下去之后喉咙和胸口像着火一样——”

“不行,我得来瓶啤酒——”修罗吸了吸鼻子,从冰箱里抓来两瓶。

“看今晚谁先倒下……你们最好小心点。”大艾双手交叉在脑后,得意地准备开始下一局。

“我也要玩。”沙加拉住撒加衣角,眼巴巴说道。

“……我倒可以让你玩,但和大艾搭档的话……”撒加无奈,那样的话今天最先倒下的人必定是大艾了。

“没关系啦,我就带沙加玩一次。”大艾不介意。

“喂,我们又不是幼儿园,小鬼输了的话照样要罚酒哦!”迪斯才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开玩笑!”

“喝就喝,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沙加挑衅地对上迪斯。

修罗和大艾当然都坚持不用,但迪斯怎么也不干,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大家不答应按照规则行事就不开始。

“我替他喝行了吧?”撒加都想给迪斯一拳了。

“不要!我自己喝……”沙加还在嚷嚷,被撒加一个眼神瞪回去。

迪斯看撒加要爆发了,终于妥协。

修罗叹气,大艾在心里有点叫苦,用沙加换撒加,这样的战略无论如何也是自杀式的。不过墨西哥原产的龙舌兰吗……倒也不吃亏。希腊人单纯又乐观地想。

接下来的几局,虽然沙加打得并不坏,修罗也不时放水,但他从来没有玩过组队合作,并且面对抱着报复心理的迪斯,沙加和大艾就完全没有胜算。

第一瓶龙舌兰很快去掉一大半,撒加和大艾皱着眉头,迪斯得意洋洋,修罗有点无奈。

“喂沙加,让我来吧——”撒加实在忍不住了,这样下去今晚很快就会结束。

沙加正沉浸在游戏紧要关头,抓着手柄不愿意。

“——先让我和大艾来报仇血恨,等一下再让你来玩好不好?”撒加扶着额头,刚才的那杯酒还留在喉咙火辣辣的。“乖——”

“快点啦!要开始了!”迪斯嚷嚷着,“不要婆婆妈妈!”

沙加还是不愿意,他已经慢慢学会和大艾打配合,好不容易才上手……

撒加实在不好意思从沙加手里硬抢手柄,他望着沙加满是不情愿的蓝色眼睛,于是想起屡试不爽的办法——在小朋友嘴上亲了一下。

“撒加!!!”被龙舌兰搞得兴奋的大艾大叫一声,“我平常看到就不说什么了!你们俩这么算什么呀!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小艾解释……”

“你要解释什么? ”撒加一手揽着沙加,有点小醉。

“你们俩做了吗?”迪斯握着啤酒瓶,大声问。

屋里的人一下子都转向沙发上的撒沙。

“没有。”沙加如实回答。

“喂,咱们的话题有点不对劲吧。”修罗还保留着点理性。

“修罗别扫兴——”迪斯突然来了兴致,放下手中的游戏手柄,“撒加你给我老实说,你们是怎么回事?”

“关你屁事。”撒加想也不想就打断他,还挑衅式的低头在沙加头上亲了一下。

沙加被撒加搂在怀里,觉得有点跟往常不一样,但他也说不出哪里——即使在大艾面前,撒加也很少毫无顾忌地亲自己,更别说在迪斯和修罗面前了——可今天,似乎撒加完全不介意,他不知道因为酒精还是其他。

“好了!给我继续游戏,你们还想不想玩啊?再罗索就单挑算了!”大艾对这些八卦并不感兴趣,况且他也能感觉到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话,撒加会冒火——以他对撒加这么多年的认识,大艾此刻有种隐约的危险感在背后发冷。

然后终于又回到撒加大艾一队,迪斯修罗一队的游戏对战中。还好对他们来说,一旦全神贯注开始厮杀,刚才的奇怪气氛就一消而散了。

沙加望着金色的龙舌兰瓶子出神,原来酒精真是种奇特的东西啊。

他舔了舔舌头。

这一局格外激烈,大概每个人都心怀烦躁,撒加又憋了那么久无法上手,终于把迪斯和修罗杀了个血流遍地。

“呼——这还差不多。”大艾满头是汗仰在沙发上,打开一瓶啤酒。

迪斯和修罗碰了碰斟满龙舌兰的小杯子,一口喝掉,呛辣的酒让两人眼里包着眼泪,一时说不出话来。

“沙加你想喝点什么吗?热巧克力?”撒加问。

“不要!”沙加不满地摇头。

“这瓶还剩一点了,我们来上半场最后一局吧。”修罗提起酒瓶看了下,“然后我需要去楼下抽根烟。”

几人点头,今晚实在有点进度太快。

“我到外面的楼梯上去,这里太热了。”沙加起身。

“我跟你去。”撒加窜起身。

 

公寓楼下,修罗、迪斯和大艾抱着胳膊靠在门口抽烟。

已经快半夜,初春的寒冷让穿短袖衫的三人冻得哆嗦,不过正好让被龙舌兰烧烫的脑子清醒一下——迪斯狠狠吸了一口烟,抬头看了眼楼上透出灯光的窗户——“大艾,今天撒加有点喝多了吧!”

大艾还有点不习惯烟味,但他努力装得很酷,小口小口吸着。“谁知道!不过他今天是有点兴奋就是了……其实我看惯了他当沙加的保姆啦,你们不用反应那么过激。”

“我看他是把沙加当小甜心吧。”迪斯阴阳怪气地说。

“你嫉妒?”修罗呛他一句。

“我嫉妒啥?你们脑子是不是都有问题啊?!这是恋童癖好不好!不管沙加是男生是女生,他们差了多少岁?!这个世界他妈的怎么啦?!”迪斯大声嚷嚷,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修罗和大艾毫不在乎的样子。“以前那小子整天缠着撒加我倒觉得没什么,但今天你们也看到啦,接吻哦!再怎么也说不通吧!

“三更半夜你嚷个啥!”修罗打断他,“这关你什么事?”

大艾闷头不说话。

“噢,没想到你们容忍度还真高,走着瞧吧——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迪斯在寒冷的空气里吐出烟圈,信誓旦旦地说。

“……他们也没差多少岁啊,只是沙加现在还小,再过几年……”大艾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的天,你还真这么想!”迪斯嘲笑他,“好吧,我们走着瞧。”

 

公寓楼的另一面,消防阳台上沙加靠着铁栏杆,撒加坐在他旁边。

夜晚的空气比想象中更冷,脸颊的皮肤在初春深夜的寒气中微微刺痛。沙加呼出一口白气,瞬间就消散在空气里。

公寓内侧是一个小花园,对面是旁边街道的公寓的背面。已经快到午夜,只有几家的窗口还亮着灯,但听不到一点声音。

撒加被外面冰冷的风一吹,脑袋清醒多了,想起刚才的行为觉得有点尴尬。

两人一时都没说话。

撒加不说话,沙加觉得更尴尬。

“呃……我有点冷。”沙加小声说。

撒加回过神,“我去给你拿条毯子?”

沙加犹豫了一下,靠到撒加身边。两人并肩坐在消防楼梯上,撒加毫不犹豫伸手揽过他。

“我想和你做。”沙加缩在撒加臂弯里,平静地说。

撒加瞬间一愣,然后有种想跳起来的冲动。

“别乱说!”

沙加抬起头望着他的脸,“不行吗?”

“绝对不行!——以后不准说这个!”撒加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沙加一脸纯洁地问,心里特别紧张。

“为什么?”

撒加知道他会这么问,叹了口气,“……沙加,我们别说这个了,我想你是明白的。”

沙加低下头,“……又不会有人知道。”

撒加抓住他的肩膀让他望着自己,青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仿佛深不见底的湖水——撒加有片刻的失神,“……我跟你道歉,今晚我有点喝多了。沙加,听我说——这个世界上有比我重要得多的东西等着你,虽然现在……呃……每个人在小时候都会觉得伤心,觉得孤独……因为你还小,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但是相信我,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大,还有很多非常好的人……比我还要好,还要……”

“我不管!”沙加突然打断他,“我不想听你说这些!”

“沙加!”撒加知道他会抗拒,也知道自己此刻对这个小东西来说就是整个世界——但是,在心底最深处仿佛一直有一个声音,带着某种深刻的警告,每每当那双青蓝色眼睛定定望着自己时,那张纯净而苍白的小脸仰起来近在咫尺时,这种警告就如一根针,刺在撒加心底,让他不能不退却。

“……沙加,如果一个人把另一个人当作整个世界,那这个世界就太渺小了。”撒加抱着沙加,努力用能让他明白的方式说出来——或者说,他努力在为自己找到合适的理由来抗拒那种如飞蛾扑火般疯狂又矛盾的感情——“你会明白的,等你再长大一点……”

“如果等我长大,我还是只爱你一个人呢?”沙加定定地望着他,用让任何成年人都无法直视的毫不犹豫、心无旁骛的眼神,问出让人毫无退路的问题。

撒加摸着微弱光线中泛着淡淡月光的柔软金发,一瞬间他有些如释重负。

他低头吻上沙加冰凉的嘴唇,后者微微一颤,如一只等待被爱抚已久的小动物,并没有反抗就接受了,在撒加熟练的唇齿探寻中轻而易举就沦陷了。

“呜……”

因为从未尝试过这样深入口腔的吻,沙加有些回不过神,撒加热烈的气息混合着酒的味道,让他有些不适应。

“撒……”沙加努力推开他,大口吸取着空气。

“怎么了?不喜欢?”撒加一手托起他的下巴,并不满足就此停手。

沙加不知所措,雪白的皮肤在黑夜寒冷的空气里好像一碰就破,嘴唇却因为刚刚的吻而殷红,撒加觉得脑子有些空白,身体里的欲望蓦然窜起来。

下一个吻在撒加自己都来不及思考就发生了。

“砰——!”

大艾一把推开通向消防楼梯的窗户,发出一声巨响。

他伸出脑袋,“喂,回来继续啊!你们不冷吗……”

话音未落,大艾看到撒加就闭嘴了。

后者一把拎起沙加,什么都没说,眼神却像要杀人一样。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21 thoughts on “DejaVu 8

  1. 我说柏大,每篇都让大爷停在最最紧要的关头,这样很不人道,次数多了,最后会影响两口子的“性”福的!!!!

    • 巧合!巧合而已!要是撒大爷不举,所有故事都继续不下去啦!

      不过话说回来,dejavu里还没到需要大爷“举”的火候啦,沙沙才12岁,你们不要忘记呀⋯⋯节操可以不顾,道德伦理不能不顾的⋯⋯

  2. 所以说小沙沙啥时候才能长大啊?看着都替这两只着急啊~

    dejavu里的大爷也很悲催啊,看得到吃不到,不过大爷去找别人沙沙肯定会伤心的,怎么办才好啊~

    • 没办法啊,虽然我也很想写正儿八经的撒沙热情戏,但既然恶趣味地将故事背景设置成了这样……俺就得付起责任来(对12岁的小沙沙)

  3. 哇噻柏兮我爱死你了!!!!!!!捡到宝的感觉啊!!!!!你居然这么快更出来了,想哭,哭死算了………

  4. 警告!!!!哪来的警告????桑心啊…….小撒表管那么多,你看你在此岸里追沙沙追的多辛苦…….

    太穿越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神马…….

      • 原来是道德啊…….吓死我了……….我以为又是小雅他们在搞怪呢………..道德木有关系!!!我们无下限!!!!节操是用来扔掉的!!!小撒勇敢的上吧!!!!!

  5. 不行了,这回真的心脏受不了啦。
    《此岸》那里两只才刚分手。。暂时分手!这里就。。。
    刚开始看那几个未成年的年轻人偷偷喝酒、打游戏、“装神弄鬼二人组”迪斯沙沙拌嘴打趣(DejaVu里的迪斯好可爱哦!)、修罗大艾和稀泥、撒加施展瞪谁谁怀孕之绝技,非常欢乐,惟一的遗憾是小沙加还没有长到足够大,不能完全融入这个团伙。
    欢乐的2/3读完,接下来的1/3又一次被跌宕到喽。这里8岁的年龄差成了不可逾越的鸿沟——呜,俺跌进这道沟里起伏不起来了哇。小沙加又向撒加表白了!小沙加又再度向撒加表白了!!撒加理智与感情同时受到很大的冲击吧——理智上的抗拒和感情上的接受,理智恢复以后的撒加会有多纠结~想象吧。撒加吻上小沙加的时候是不是闪回到了些什么?闪回到了上一世的旧事,以至于才会飞快落下第二吻?当然抵挡不住面前宝贝的美味诱惑也是一层原因。
    迪斯、修罗、大艾他们对于上一世难道也一点印象也没有吗?可怜的小沙加残留着上一世的记忆,头脑己经是个大人,身体还是小孩。
    哇!这一章好虐哇。一向写甜文的柏一旦虐起来真是虐死人不偿命。

    • 你们的回复都可以写成番外篇啦~~~~~~~
      今天一大早就开始开会,所以没来得及回复……

      8岁其实不是不可逾越的主要障碍,主要障碍是沙沙还是个小孩子,其实他头脑也并不是大人,只是因为特殊的记忆和艰辛的童年而显得早熟而已……(可怜的)

      理智上的抗拒,感情上的接受——说得没错,老撒现在就是这样,纠结啊。我不准备让撒加回忆起前世,否则故事就太顺利了,两人就可以嗨皮去了。

      其他人都前世都没有任何印象,只有沙加和史昂记得一点片断。他们现在在一起完全是缘分(是俺硬把他们拉到一起的好吧)

      • 说的也是,8岁的年龄差不算什么,他们的交流不是大人对小孩式的,完全没有障碍。所以撒加情不自禁,时常会忘记对面这个小大人才12岁吧。只要20岁的撒加挺住别干什么出格儿的事,再等个4年小沙加16岁了再去嗨吧。撒加这4年慢慢挺哦,这4年里要把小沙加养白养壮养美哦。
        这一帮人里就小沙加一个有特殊记忆也太累了,都没人能理解他,史昂毕竟隔了一代。

      • 是啊,如果老撒能等4年什么的……但是生活没那么顺心如意啊,况且撒加现在还没有这种认定了沙沙要等大长大然后两人共度余生的想法……

    • 这章其实已经很好了,你不知道柏兮卡在第6章那里有多久,我每每看过去就是哭一场……..

      • 表哭表哭~~~~这章其实本来就很欢乐啊,最后那个吻被打断也不是撒加自己放弃的,不用难过啦……

  6. “又打不过去了?”尼玛这游戏肿么比我自己过12宫还难- –

    “可我喜欢火系的嘛,攻击看起来都更酷。”其实火系也木有我的天舞酷,小撒你还记得吗?

    “那你给我仔细看着,我用水系一次。”水系水系,飘着一脑袋爱琴海还水系,你还是那么爱洗澡么0.0

    修罗一手拿着菜刀,不解。修罗啊,你到哪里都是厨子命吗……不过你的刀好快- –

    撒加正带着威胁的目光盯着他 D4你哪一世都这么崇拜小撒啊….

    “……明天,后天,下星期!我怎么知道!——行了行了,我明天再打给你!我们在吃饭呢!挂了!”至D4女友:小心D4拿人皮面具吓唬你…….

    “其实你还是很喜欢她吧,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果然六道外的人啊这么小就这么有智慧了~~~~

    迪斯抬起手想给他一下,被撒加一把挡住了。上一世沙沙帮小撒挡小艾,这一世小撒也知道护媳妇了><窝心啊!!!

    “喂希腊帅哥,告诉这小子你和多少女人上过床?”D4你表这样揭小撒老底,等沙沙记忆全部恢复的时候想起小撒的左拥右抱会拆房子的…..著名修房子匠人小雅可木有在这里…..

    “老规矩,2对2, 输的一方喝酒。”捂脸啊,其实好想看3V3啊…..

    大艾和撒加在厨房商量着战术。厨房讨论战术- -果然两个黄金预科保父啊!!!如今可是坐实了吧???

    沙加拿起一个舔了下,顿时酸得睁不开眼。其实我还是想闭着眼睛的,但是怕小撒想起喝了一年的加盐红茶0.0算了找机会闭眼睛吧….

    第一局很快就分出胜负,撒加和大艾默契地击掌。保户们果然无敌!!!

    “……我倒可以让你玩,但和大艾搭档的话……”撒加无奈,那样的话今天最先倒下的人必定是大艾了。上辈子你坑大艾,这辈子你媳妇继续坑大艾……..

    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小艾解释……咦咦咦是撒艾(艾撒??)还是艾沙………

    “撒加你给我老实说,你们是怎么回事?”矮油老大拜托你赶紧上了沙沙我家阿布好死心啊T_T

    再罗索就单挑算了!给我个出场机会吧……老车没等我摆好POSS就让我领便当了,这些年你们这些小崽子谁理解我的苦逼啊…..

    “沙加你想喝点什么吗?热巧克力?”小撒我其实想喝MU泡的茶了….可以么……

    其实我看惯了他当沙加的保姆啦,你们不用反应那么过激。D4:能不过激吗原来他是我们大家的保姆啊!!!!大艾:唉…..看这么多年了你们还不习惯吗……

    “我看他是把沙加当小甜心吧。”0.0不是一直都是吗?哦对教皇厅到处女宫不经过你的房间,其实这么多年你错过好多哦D4…..

    消防阳台上沙加靠着铁栏杆,撒加坐在他旁边。对望….这里木有沙罗双树园有情调啊….木有办法啊作者就给了这么个环境…..那继续吧……

    两人并肩坐在消防楼梯上,撒加毫不犹豫伸手揽过他。虽然是这么个破环境….这个动作是惯熟的了…..想像一下坐在树下….我们也是这样的…..

    “我想和你做。”宝贝我等你这句话很久了…..但是作者把你回炉了啊!!!尼玛我还得再把你养大才行啊!!!

    “绝对不行!——以后不准说这个!”尼玛我还要苦逼的忍好多年啊!!!你能不这么火上浇油吗!!!应该把作者扔进异次元看着写啊!!!

    这个世界上有比我重要得多的东西等着你- -是成佛吗……柏你这句真的吓到我了……

    柏兮别生气啊,就是看到DEJAVU更了太欢乐了……

    • 这真是天下第一槽!!!!!!!大红槽花一朵!

      俺看一遍你的槽文,欢乐又多了一层,最后那里笑出声了……成佛%%%%%

      然后现在俺也觉得俺很邪恶了,都是俺作的孽……对不住啦!不过其中也有欢乐不是,俺也没说过这文是HE还是BE嘛,所以不要揪心。

      俺欢乐还来不及,怎么会生气:)辛苦asindy这个长槽,柏觉得很有参与感和成就感:)

      • 一遍看一边脑补啊,各种场景啊,原著同人啊,不笑出来得憋到内伤了,真的有笑抽

        不生气就好,怕你不喜欢文被吐槽,怕你会生气呢,抱抱~~~~~

    • 本来想抢沙发的。考虑之下觉得沙发还是应该留给站主。
      看完asindy的巨楼,又回过头去重读两遍,没错,这章也是很美好滴!

      • 是很美好的呀,你们不要抱着思前虑后的心理,就一切都简单了。

        俺最近忙,下周还要出差,所以最近不能及时回复你们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