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jaVu 9

史昂在学术圈里是颇受欢迎的一个人。不单因为以他的年龄就成为常青藤联盟大学里的正教授不是多见的事情,更因为他身上的一种甚少做研究的人能拥有的风度。

从举手投足,衣着品味就能看出他出身不凡,但似乎跟他相熟的人也并不确切了解史昂教授的背景。他的眉眼间有种异域气质,谈笑间酒红色眼底好似有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古老智慧。

没有人注意到从何时起他的银灰色雪佛莱轿车副座上经常出现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孩子,漂亮得像个洋娃娃,安静地呆在史昂的办公室里,或者甚至坐在史昂的实验室桌上。有好奇心重的学生问起关于这个洋娃娃,史昂只是一笑,亲切地介绍这是他的“Little Friend”——既然是朋友,说明和史昂自己是平等的,于是那些学生一下子收敛了,对小朋友产生了敬意。虽然有点可笑,但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不要因为那个孩子长得可爱就去逗他。

这两个人年龄虽然相差甚大,相貌也完全不同,但经常看到他们的人依然会有种奇特的感觉,就是他们有很相近的气质——不是说史昂的儒雅和深藏不露在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身上也有体现,只是那个小孩时常流露出一种神游般的表情,让人猛然觉得似乎和史昂的“异域气质”有某种相似处。

史昂教授并没有结婚,也无人知道他的私生活。于是有八卦的学生私底下怀疑小孩是不是史昂的私生子,但马上就被教授的崇拜者们攻击了。

不过即使这种猜测传到史昂教授耳朵里,他也只是惯例地微微一笑,不否认也不辩解。

 

当一个人被前世的记忆所困扰,那么他的人生注定是沉重的。

在史昂少年时代,他曾和现在的沙加一样因午夜梦回的记忆而感到痛苦不堪。但史昂天生又是个比沙加更能左右自己感情的人,即使当他只有十多岁二十多岁,他也从未让前世的包袱影响自己现世的生活,至少在旁人看来。

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到过自己这项奇特的“能力”。

在他已经成为大学教员的一些假期里,他独自前往过中国,印度和南美洲等地方,为了寻求答案。然而即使这些相信轮回因果的国度也没有给他想要的解答。久而久之,当人生走过了三四十年的时间,无论什么样的病痛,特殊能力还是记忆,都渐渐成为一种习惯,不再那么困扰他了。

前世的记忆,几乎慢慢变成物化的一件琐事,直到史昂遇到沙加。

沙加一半是梦境一半是疲惫的蓝色眼睛,让他忽然就想起了年少岁月的自己。

 

那个时候沙加才五岁,史昂记得,幼小的他几乎无法分清现实和记忆。或许梦境中的世界对沙加来说特别深刻,又或者他的前世有什么难以忍受的悲痛,让史昂发现沙加的情况相比五岁时的自己,要糟糕得多。

加上亲人的虐待和长期孤独,史昂见到这只小动物时, 他几乎就要死去了。

任何人看到当时的沙加,都会心碎的。

然而当这两个年纪相差三十岁的人偶然发现他们的梦境如此能重合时,现世中的一切不可思议都不能比拟了。

之后的七年中,史昂能做的,只有以自己的经验教会沙加接受前世的困扰,睁开眼看看现实。

虽然沙加跟同龄人相比是那么特别,但总的来说,他在慢慢长大,知道自己活在哪个世界里了。看着金发的小孩可爱而腼腆的笑容,史昂觉得松了口气。

然后某一天,沙加从来没有那么慌张地跑进实验室,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我遇到那个人了!他真的在这个世界上!

整个实验室的学生都惊讶地看着他,然后笑成一团。

然而沙加从来没有这么不顾旁人,径直走到史昂面前,一字一句地说,“他叫撒加。”

 

“你长高了。”

撒加对着镜子刮胡子的时候,斜眼看着旁边刷牙的沙加。

沙加默默望着镜子里的影子,停下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很正常。”他说,拉过毛巾擦嘴。

撒加心里小小鄙视了一下沙加臭屁的口吻,又有点想笑。

“不过你知道我12岁的时候有多高吗?”

沙加舔了舔嘴巴,擦干脸上的水,蓝色眼睛在毛巾后面不屑地盯着镜子里的撒加,“你不就是想显耀嘛。”

于是撒加语塞,拿刮胡刀的手柄敲了下金色脑袋。

沙加趴在洗漱台上,看镜子里撒加刮胡子的认真模样。

他学着撒加的样子,把泡沫挤在手上,在嘴巴周围抹了一圈。

撒加顿时觉得胃痛——憋不住笑出声来。

“帮我刮!”

沙加严肃地抬着下巴。

“你就这样吧,蛮可爱的呀。”撒加忍俊不禁。

“我要刮!”沙加嚷,伸手抢剃须刀。

“好好好,给我别动——”撒加无奈,将沙加的额发拨开。小孩仰起头,认真地闭上眼。

细腻的刀片轻轻刮过皮肤,泡沫在水中融化了。

浴室里突然变得安静,只有水龙头细细的流水声。

撒加弯着腰,像触碰一件艺术品般温柔。

“要跟我回希腊吗?”

青蓝色的眼睛蓦然睁开,里面映出撒加的脸。

沙加盯着他半刻,一字一句说:“然后不要回来了。”

撒加一愣,“……啊?”

“带我离开这里,我再也不想回来了!”沙加低声说道。

“你不要这么极端好不好。”撒加没想到对话会发展成这样,“我不过是想回去过暑假而已,顺便带你看看我的家乡。”

沙加转头望向镜子,泡沫已经完全刮干净了,他摸了摸下巴,“反正你走到哪儿我就要跟到哪儿!”

撒加苦笑,站起身,“是是是,我的小尾巴。”

沙加拦腰抱住他,整个人贴在他身上。

“你干嘛?”撒加挪不开步。

“当你的尾巴啊。”沙加仰头说,湿漉漉的脸贴在撒加睡衣上。

“……尾巴是长在后面的好不好。”撒加有种快要招架不住的感觉。“咳,去吃早饭吧。”

 

“你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吗!哈哈哈哈哈!”

地铁上,大艾听到早上发生的事,大笑不止。

“你至于吗。”撒加耸肩。“……郁闷的是,他一脸正经,好像我在问要不要一起私奔。”

大艾笑得脸埋进膝盖。

因为两人用希腊语聊天,旁边的人一脸黑线。

“咳……撇开你们俩奇妙的关系不说,我倒很乐意带沙加回希腊玩一个夏天,艾奥利亚也有个玩伴。”

“你这么快就忘了上次你弟被沙加整得很惨吗?”

“其实在机场送艾奥利亚的时候,因为沙加没去,那小子还一脸失望呢。”大艾摆摆手,“——我不懂,照常理,沙加要是爱跟艾奥利亚这样的同龄人粘在一起就好了,他俩一定能成为好朋友。”

地铁摇晃得厉害,转弯时轨道和铁轮发出巨大的磨擦声。

撒加听着大艾的话,在心里有点想笑——其实大艾,或者任何人,都根本不懂沙加对自己是何种感情。好朋友?别开玩笑了。

“这么说我得赶快告诉艾奥利亚,那小子一定高兴死了。”大艾自言自语。

撒加叹了口气,他其实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对沙加有没有好处。只是今年暑假本来就有些事要回希腊一趟,他又不想把沙加一个人留在纽约。如此而已。

‘带我离开这里,我再也不想回来了!’——沙加下意识的反应,却让他始料未及。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19 thoughts on “DejaVu 9

  1. 被”尾巴是长在后面的好不好“萌得说不出话来。觉得他们两人如果真有转世,就这样亲昵地在一起,不相爱也很好。

  2. 这一更没有槽点……柏兮你这一更居然没有给我槽点!!!

    这!!不!!科!!学!!

    “他叫撒加。”梦境与现实的重合,带着前尘失去的痛苦,倒像你前面写的”似乎整个世界,万般世相,都远离他而去了。”

    • 神马是槽点!心中有槽点就能看见槽点!施主修行还不够啊⋯⋯

      这章其实更多为承上启下,前面史昂那段俺可是很严肃认真在写!

  3. 刮胡子!没有胡子刮啥胡子啊啊啊!小沙你知不知道!胡子这种东西可是越刮越长越刮越粗越刮越硬的存在!到时候变得又长又粗又硬和腿毛一样的时候要用胡子戳大爷嘴巴吗!【泥垢了】

    • 沙同学明显撒娇,大爷纵溺!
      放心,现在沙同学的脸蛋还跟熟鸡蛋一样光滑细嫩~~~

  4. 这篇有可能不那么虐吗?
    以为露珠消失好多年没想到无意中找到了这里,所谓猿奋啊
    城市始终复杂的概念翻来覆去的读到都快被下来了,有没有继续撒土的可能呢?

  5. 望ls….城市我已经脑内补完毕了,有不同版本,嘿嘿

    被前世的记忆牵扯着,沙加的负担很沉重啊,为什么再也不要回去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