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jaVu 6

 

这种暖和的天气在纽约还蛮少见,整个世界都觉得亮晃晃的。

撒加坐在草地上,靠着树干半睡半醒的状态真是舒服。

原来纽约也有这样的海风,仿佛从梦境深处吹出来,带着地中海岩石和枯草的味道,飞快掠过耳根和发梢。

“撒加……”

有人在耳边轻轻叫着,撒加却懒得睁开眼,他顺手揽过那个人,柔软的头发拂过肩窝,脖子上吹来暖暖的鼻息。

“喂……”

不安分又生涩的吻在自己唇上摸索,撒加心里一阵好笑,这是什么烂技术……他的手掌忍不住回应似的抚摸着对方身体,恩,蛮丰满的嘛,记不起来是哪个女朋友了——就像抵抗一阵后还是忍不住决定吃掉眼前的甜点一般,撒加迷迷糊糊回应着对方柔软的嘴唇,翻身一把搂住,身体里的荷尔蒙一下子苏醒过来,他微微睁开眼,金色的……嗯,是谁呢?管它的!撒加瞬间占据了主动,身体里的欲望引领着手掌和嘴唇熟练地摸索着敏感部位,鼻息贪婪地喷在温暖的肌肤上。

一种莫名的悸动在撒加几乎被情欲带走的意识中一晃而过,不知道从记忆哪里一双青色如天空的眼睛突然望向他,下一秒又转过身——“等等!……”

撒加突然惊醒。

对上沙加青蓝色有些惊恐的眼睛,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瞬间整个世界从梦境中风卷残云,巨大的力量将撒加的意识拉了出来。

曼哈顿,公寓,大学,雨天……

原来是做梦了。

撒加舒了口气,“早……”

可是还没说完,撒加就发现有些不对劲。

自己紧紧搂着沙加,怀里的人动弹不得,满脸诧异地呆呆望着自己。

“沙加?”

“……早……”沙加连话都说不连贯了,下一秒一把推开撒加。

“喂怎么了——”撒加理了下思路,昨晚这小子在餐馆里当着大艾小艾还有修罗的面就睡着了,自己一路小心翼翼抱他回来……撒加无意中低头,就发现自己短裤下撑着帐篷。

抱着枕头紧张地缩在床沿边的沙加也正呆呆望着自己看的地方。

“啊——!!!”

撒加一脸黑线,刚才梦境中的内容猛然窜上心头,他有种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

卧室里的空气凝固了,一时谁也没说话。

金发……该死的!

现在撒加完全回忆起来了,他下意识望了眼沙加,还好,睡衣还在身上。

“呃,对不起——那个,你在学校也该学过正常的男人早晨会有某种生理现象……我没办法控制的,你过几年就会懂啦……”撒加也有点语无伦次,连忙扯过被子挡住下身。

“……可是你刚才像要把我吃掉一样。”沙加说的吃掉当然是单纯的吃掉的意思,因为撒加在他脖子上咬了好几下;而撒加听着就想钻地缝。

“你刚刚梦到谁了?”沙加想起刚才撒加梦里的表情,心底突然觉得不爽——“你那里硬硬的抵着我,我懂的啦……”

“给我住口!!!!!!——”撒加没等他说完就从床上跳起来,直接冲进浴室了。

 

于是早餐桌上,大艾明显地感觉到哪里不对头,撒加和沙加都安静地喝着自己的咖啡,一言不发。小艾啃着面包,叽叽呱呱地缠着大艾带他去看纽约队冰球比赛。

“你今天有课吗?……撒加?”

“……唉?”撒加愣了愣,“没有。”

“我带小艾出去买东西,你们一起来吗?”

沙加已经拼命摇头,撒加也耸肩,“我得呆家里写报告,昨天的实验还一个字没写呢。”

“好吧。那你们看家。”大艾很想一探这种少有的尴尬气氛的原因,但实在不知道怎么套话了。

“沙加不来吗?你呆在家干什么?你不上学吗?”小艾一口气问三个问题。

还穿着睡衣的沙加撇撇嘴,“管你什么事。”

“……”被挡回来的小艾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击,急了冒出一串希腊语。

“喂!”大艾喝住小艾,“都给我礼貌点!”

 

早餐过后,撒加和大艾像往常一样在厨房洗杯子。

“喂……今天早上你在卧室里吼什么?”大艾小心翼翼提起。

撒加叹了口气,“……别提了。”

“沙加又惹到你啦?你们还真像冤家……”

“我在想,给那小子单独弄个床——反正我房间里还有位置。”撒加自顾自说道。

“啊?”大艾有点吃惊,“可你的床那么大,你们两人睡不可能挤啊?况且沙加还是小孩子……”

“不是挤不挤的问题!”撒加打断他,有点烦躁,“……大艾,想象一下如果你每天搂着一个软绵绵的身体睡觉……”撒加顿了顿,突然觉得自己很下流;他看了眼客厅,确保沙加和小艾去倒垃圾还没回来——“总之,12岁了也不该那么粘人了,难道等他长得跟我一样高时还让我抱着他睡觉吗?”

大艾还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他结结巴巴地说:“……也没什么不妥啊。”

撒加瞪了他一眼,“如果沙加是个女孩,我打死也不会跟他一起睡——可今天我发现这根本没区别。”

大艾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张大了嘴:“噢——你是说……”

撒加一手拿着碟子用餐布心不在焉地擦干,“……沙加不会永远是小孩子的,可能这只是我们自私的幻想。”

大艾没说话,默默将擦干的餐碟放入碗柜,他想了想,欲言又止。

 

就像计划的,大艾带着小艾出门了。家里只留下撒加和沙加。

前者坐在书桌前,专心致志地在电脑上敲着实验报告;后者蜷在沙发上貌似认真地翻着书。

除了键盘敲击的声音,屋里一片安静。

沙加越过沙发背望向撒加的背影,海蓝色的头发一如模糊记忆中的样子,肩膀的弧形,衬衫袖子挽起来露出的手臂,敲击键盘的修长手指——沙加一时有点恍惚。

努力寻找记忆的碎片时,头就会痛,好像有道屏障横在之间,让沙加只能记起某些支离破碎的片断,却无法将它们平凑完整。他曾今问过史昂,后者却默而不答。

他的记忆,其实只停留在小时候,终止于现在这个年龄。

或许随着慢慢长大,完整的记忆也回慢慢回来?沙加不知道——他甚至有时在心底深深抵触那些蓦然苏醒的记忆,好像一个海浪打过来灌入口中,呛到泪流满面。但抗拒这种无时不刻困扰自己的回忆同时,沙加又不自觉地贪婪地反复翻阅那些记忆,特别当他遇到撒加之后,那简直就像种魔咒……

他不禁抱紧了膝盖,将脸埋在双臂间。

撒加……

“沙加?”

记忆中出现过无数次的人已经俯身站在面前。

就是这样,他就像能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

沙加有些失神。

“怎么了?”撒加摸了摸他的额头,青色的眼底好像陷在另一个世界里。

“……我要喝热巧克力。”沙加轻轻说。

撒加一笑,起身走向厨房。

热巧克力将屋里的空气蕴得湿润又甜丝丝的。

撒加看着金发的小孩小心翼翼抱着杯子,像猫咪一样舔着热巧克力,长长的睫毛被热气弄湿了。

“沙加,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中央公园像块蓬松的灰绿色蛋糕从天而降,镶在曼哈顿的高楼森林里。

二月的天空已经透出青蓝,上面漂浮着薄薄的云。

撒加牵着沙加的手,慢慢在中央公园的小路上走着。

很多人在上午带着狗散步,一群不同品种的狗聚集在一起,在草地上翻滚。撒加和沙加就停下来远远地看。

“你不用赶报告了吗?”沙加仰头问。

“我晚上会加班写完——今天天气这么好,呆在家里实在太浪费了。”

“嗯……”

撒加看了他一眼,“你最近还去剑道馆找过修罗和迪斯吗?”

沙加点头,“可他们都很忙。”

“沙加,我知道你很喜欢剑道——但上次你的手受伤后,医生不建议你继续。”撒加慢慢说道。

“……所以他们都不让我练习了吗?”沙加疑惑地问。

“因为上次的伤让你的手掌韧带变得很脆弱,如果用力过猛的话后果会很糟糕——沙加,我很抱歉……但你一定要听话。”撒加蹲下身,和沙加平视。

“……”沙加低下头,伸出手掌——左手掌上还留着手术的伤疤,时不时用轻微的疼痛提醒着他。“明白啦……虽然我没打算成为钢琴家,但也不想当残废。”

撒加摸了摸他的头,笑了笑,“说到钢琴,我曾今还学过哦。”

“真的吗?”沙加注意力一下被他转开了。

“可惜这么久不弹,已经忘光了。”撒加站起身,拉着沙加的手,“你想吃个冰淇淋吗?那边有卖的哦。”

沙加却摇头,脖子缩在围巾里,“不要!好冷!”

“噢,还真少见。”撒加伸手搂住他的肩,“那我们去吃午饭吧,你想吃什么?”

“披萨。”

 

午饭过后,撒加手里拿着一杯咖啡,沙加手里拿着杯热巧克力,两人坐在中央公园东面的石围墙外的长椅上。

暖洋洋的阳光在二月的纽约真是件奢侈品。

“大艾他们在布鲁克林大桥上,你想过去和他们汇合吗?”撒加看了看手机上的短信。

“不要。”沙加果断地拒绝。

撒加在心里笑他爱憎分明的样子,不禁伸手摸上他金色的头顶,柔软的金发在阳光里变得温暖——撒加沉浸在困倦而暖和的享受中,盯着沙加的侧脸——小巧而漂亮的鼻子线条,长如蝶翼的淡棕色睫毛,略带稚气却优美的下巴——撒加心头一紧,像有某种无比美好却同时带着矛盾的悸动划过心底,他微微失神的手让沙加抬起脸,青色如晴空的眼睛望向他。

撒加叹了口气,在心里做出一个决定。

“沙加,我们来谈谈。”

捧着热巧克力纸杯的沙加静静不说话,他转开目光,望着街道。

“今天早上,我梦见你长大的样子了。”撒加轻轻地说,二月微弱的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树枝洒在人行道上,满地白色的光斑让人有些恍惚。

“你想起来了吗?!”沙加惊异又带着期望地抬头——

“不……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我知道那是你。”撒加靠在长椅背上,“你背对着我,金发很长很长——然后我就醒了。”

沙加看了他一眼,“我们做爱了吗?”

撒加瞬间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他以为没听清,“你、你说什么?!”

沙加一脸严肃,“今天早上你不是有生理现象吗?不用猜也知道你梦到什么了……”

“不是!那是两码事!”撒加一脸黑线,心跳得厉害,“我是说……你只是最后出现了一瞬间,然后我就醒了——这不是重点!我想说的是,之前我很反感你和史昂教授那些神秘兮兮的话,但现在——或许、或许你们并没有开玩笑,要么就是我们都疯了?……”

撒加揉着太阳穴,紧皱着眉,手中的咖啡慢慢失去了热气。

他有点绝望又无奈,语气徒然变得温柔,“沙加……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沙加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自己,愣愣回望他。

撒加伸手摸了摸沙加的头,“……在你的记忆里,发生了什么事?”

沙加低下头,那些模糊的画面飞快掠过脑海,他犹豫着又带着某种期盼——撒加还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

“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因为那些记忆都是不连贯的……碎片而已。”沙加努力给他描述清楚,“也总在我快要醒来的时候——史昂教授说这是因为人熟睡时作的大部分梦都不再记得——”

撒加点点头,静静听着。

“我们总在海边,虽然没有看到海,但我百分之百知道——因为风从海上吹来的,阳光非常耀眼——啊,你总是很高,会将我抱起来,所以我想这些记忆都是我小孩子时期的吧。也有其他人在,但大部分时候只有我们两。”沙加说道,抬头看了眼认真的撒加,“……梦里的时间好像是静止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很哀伤——醒过来后,我会无缘无故悲伤很久。”

撒加揽过他的肩,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傻瓜,那不过是梦而已。”

沙加靠在撒加臂弯里,抬头认真地说:“那不是梦!那是我们的前世!”

“我不在乎。”撒加轻轻说,“沙加,我记不起那些事情了,虽然我并不怀疑你梦中的人就是我——但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现在的世界才是真实的重要的,你明白吗?我不是轮回宿命论者,不喜欢神秘主义,之前也从未思考过这类东西,但只有一件事我很确定,就是此时此刻,一切才是真实的不用怀疑的,因为我正感知,只有能被感知到的宇宙我们才说它存在,才能谈论它——”

沙加无法完全明白撒加所说的那些复杂的词,他只能努力听,却也隐隐明白撒加的意思。

“如果我们用一个比前世或者轮回更好的词描述这一切,或许是种DejaVu吧。”撒加看了眼手中的咖啡,棕黑色液体在白色纸杯中静静映出天空。

“什么是DejaVu?”沙加问。

“这个世界上其实不只你一个人困惑于梦境,有时我们突然发现一个场景、一个人似乎出现在记忆中某处,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所以我们就用这个法国的词语解释这种似曾相识。”

沙加垂下眼,说不出话来。他明白撒加的分析十分有道理,就像所有大人,这个世界每件事情每样东西,他们都有合适的词形容,并把它们有条有理地分为不同理论——但是——

“撒加,你喜欢我吗?”沙加蓦然抬头,定定地问。

“当然。”撒加微微一笑。

“你爱我吗?”

撒加一愣,沙加稚嫩的声音却包含无限认真,不带丝毫成人的情欲色彩或任何目的——你爱我吗?

撒加回答不了。他不知道自己成人世界里“爱”的含义和沙加此刻清澈如水的双眼中映出的这个字的含义有什么不同,究竟哪一个更严肃,哪一个更暧昧,哪一个更沉重……

撒加还愣在那里,沙加已经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喂!”撒加立刻追上去,心里被刺了一下。

“走开!”沙加甩开他的手,那双前一秒如四月天的眼睛此刻只是冷冷地望着他,拒人千里。

“沙加!”

撒加升起莫名的愤怒,一把抱起他。

“放开——!”沙加挣扎,过路的人望向他们。

“住手!你这……”撒加捉住他打到自己脸上的手,脸颊上已经留下生痛的一道——“沙加!”

沙加停了手,紧紧咬着嘴唇闭着眼,身体微微发抖。

撒加喘了口气,抱着他站在斑驳的人行道上,来往的人不再注意他们,出租车驶过。

两人都没说话。

“你知道爱是什么吗?”撒加平下怒气,耐心地问。

沙加突然睁开眼,对上不到十厘米的撒加的眼,“我不懂什么是宿命论,什么是神秘主义,什么DejaVu——我不在乎那是梦还是现实!我只知道那种悲伤的感觉——那种怀念、孤独、让心口无法呼吸的哀伤的感觉!从始至终的梦境里,我只知道——我不断地反复感受到,撒加你死去之后……”

沙加说不下去了,眼泪滴落在撒加手臂上。

撒加有些错愕了,他第一次看见沙加哭。

“你问我知道什么是爱?——或许我不懂。”沙加眼泪不停地滴下来,他的声音却带着出奇的平静——

“我喜欢大艾,喜欢修罗他们,但是我只爱你。”

冬天的阳光透过树枝和高楼将纽约映在光斑和阴影中。撒加抱着沙加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这一刻,似乎整个世界,万般世相,都远离他而去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16 thoughts on “DejaVu 6

  1. 这么快就上演‘床戏“~麻麻的感觉~
    这章看得都想哭了~戳中”沙撒控“的萌点。
    懂撒、爱撒、关怀撒的只有沙!!!

    • 床戏吗~大大的擦边球啦!
      写到这章结尾那里我自己也被沙感动了,心酸得想哭。

  2. 看到“我喜欢大艾,喜欢修罗他们,但是我只爱你。”哭的一塌糊涂,为什么在没有小雅没有战争的这一世里还要这么折磨呢……….

    • 没有战争的现世也有现世的挑战啊,撒加就不记得前世的事情了,任何人也没办法接受这样突如其来还是小孩子的感情吧。

      •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小撒死后沙沙的感情,就莫名会哭出来….看别的CP,甜也好虐也好,都没有这样的感觉…..昨天晚上一直在哭,现在眼睛好肿……

        • 摸摸~~别哭~
          那只是沙加心头的恐惧,毕竟他经历过这种感受,现世中的撒加不是就在他面前吗?

          • 可是小撒在恐惧这样的感情,在拒绝前世的记忆,虽然我知道是个正常人就会这样,可是我真的怕他就这么把沙沙一个人留在前世里

              • 小撒你一定不要拒绝沙沙,沙沙想了你那么久那么久, 你一定要好好爱沙沙哦,沙沙就是你的小天使

              • 问题是一个20岁出头的男大学生世界里要怎么定位一个12岁的小朋友⋯⋯即使他真心喜欢他,或者说问题就在于他真心喜欢他⋯⋯

                •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他们是小撒和沙沙啊…..其实确实挺纠结的,要是突然冒出个神马人来这么跟我说这些话我也接受不了,哈哈哈哈,柏兮你快点继续写啊,都等死了呢- -

                  • 先把自己整开心了才能写出甜一点儿的文儿,柏你要在希腊玩儿的开心啊!!!

  3. 沙加最后的话在我心中留下了很深刻的痕迹,让我有想流泪的冲动,相信撒加的感受比起我来有过之而不及(那是肯定的啦>//w//<)。
    希望他们从此就这样开始的幸福生活,但又贪心地垂涎着急转直下一波三折的剧情,我的这种思维还真是矛盾呢。

    “撒加叹了口气,在心里做出一个决定。”
    ↑挺好奇内个决定的深层含义。
    心理活动是由动作来体现的,他对沙加阐述了自己的梦境,也询问了沙加的梦的内容,然后会想要做出怎样的事儿捏?0 0

    后续期待ing!!!(星星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