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jaVu >4

“沙加什么时候能出院?”

大艾将面包放进烤箱,看到还剩一半的热巧克力粉。后者蓦然让他想起金发小孩抱着热巧克力杯子的画面。

撒加从电脑前抬起头,“石膏还需要很长时间,但医生说可以提前出院——”

“我们可以给他办个欢迎会!在医院呆了快一个月,连我都受不了。”

“没问题啊,不过他的手还是不能动,我们要小心点。”

“喂撒加,”大艾开玩笑地望着他,“我从来不知道,你当哥哥比我称职多了。”

撒加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反击。“得了吧,艾奥利亚跟沙加相比,简直是天使了。”

“艾奥利亚发起疯来,也让我有想一头撞死的冲动。”大艾感叹地说。这半年来,虽说他总算摆脱了弟弟的缠绕,但每个星期的视屏对话似乎仍不能减轻他对艾奥利亚的思念之情。

“他们没有可比性。”撒加淡淡地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继续专注于屏幕上写了一半的报告。

 

纽约已进入严冬。人们窝在室内,将暖气开到一年中最大功率,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由于课业繁忙,撒加没办法每天去探望沙加。史昂似乎毫不考虑这点私情,依旧惯例地让手下的所有学生忙到天昏地暗。有时大艾和修罗就去陪陪沙加,迪斯也好奇地跟着去了几次;两个嘴巴很坏的人碰到一起简直就是灾难。

但从天亮到天黑,大部分的时间沙加依旧必须独自熬过。

但他早就习惯了。

史昂带着图书馆找到的几本书来,推开安静的病房门。看见金色的头发蜷在白色被单里,对着窗户出神。

“沙加。”

床上的人轻轻看了他一眼,他头上的绷带已经取掉了,但右眼依旧覆盖着薄薄的纱布。脸颊上的伤也渐渐消失了,长长的金色额发下浅蓝色的眼睛透出和年龄不符的平静。

史昂拉过椅子在沙加床前坐下。

“外面雪很大吗?”沙加盯着他围巾上还没化掉的雪花,用没受伤的右手撑起身靠坐在枕头上。

“我只是从停车场走过来,就这样了。”史昂望着沙加因为长时间输液而泛青的手腕,细细的手臂布满了针孔,以及以前和这次伤害留下的痕迹。似乎护士已经找不出新的合适的血管了。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他满身是伤的样子,史昂仍然觉得心头沉重。

沙加当然知道史昂在想什么,他微微将手臂缩进袖子里,“不要那样悲天悯人地看着我好吧?”

史昂笑笑,“上次你说的书,我都给你找到了。”

“谢谢——我还有个请求,你能不能别让压榨撒加那么厉害?他每次过来都好累的样子。”沙加不满地说,“你有那么多学生,就不能让别人去实验室帮你?”

“没想到有人帮撒加求情啊——你不知道指名来我的实验室帮忙是每个学生莫大的光荣吗?”看到沙加又露出孩子气的样子,史昂不由想捉弄他一下。“你那么关心他?撒加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知道在学校他很受欢迎吗?”

沙加并没有露出史昂预料中的神色。他颇为不屑地拿起一本书,“那又怎样?撒加最关心的还是我。”

于是轮到史昂哑口无言,看着他漂亮精致得几乎不真实的脸孔平静地说出这样的话,在阳光里睫毛和雪白的皮肤几乎透明,金发闪耀着淡淡的圣洁气息——沙加天真而毫无保留的自信让他反而心存不安。

 

二月几乎快过去一半的时候,沙加终于可以出院。出院手续是史昂一手办的,然后他直接将沙加接了回去。

大艾之前就说过要给沙加办欢迎会,终于在小朋友出院后的周末得以实现。大艾和撒加先跟修罗和迪斯打了招呼,这不是他们像以往party一样饮酒狂欢的聚会,而是只有可乐橙汁和蛋糕的充满温馨气氛的周五夜晚。迪斯得到消息后一脸嫌恶。

史昂谢绝了大艾和撒加的邀请,他只负责开着银灰色雪弗莱轿车把小朋友送到楼下,然后再开始他的私人周五夜生活。

“玩得愉快。”

史昂打开车门锁,转头对副座上的沙加说。

沙加解下安全带,刚出院的他依旧没什么精神,金黄的头发软软搭在米白毛衣肩上。他点点头,“你也是。”

史昂笑笑,“如果想让我来接你,发个消息——当然我猜你更打算在撒加床上过夜。”

史昂的语气有些暧昧的调侃,沙加并未在意,打开车门钻了出去。

 

“沙加!”

大艾有些激动。本想使劲抱抱他,但想起他刚出院,身上大概哪里都不能碰,于是揉了揉他的金发。

“好久不见,小东西。”迪斯斜在沙发上,手里拽着个啤酒罐头——当他大摇大摆抱着一箱啤酒敲门时,大艾几乎要抓狂了,却拗不过一个西西里人。

沙加朝他不屑地点点头,目光却寻找着撒加——“他去买东西啦,马上就回来。”大艾连忙说,“修罗也应该快到了,沙加想喝点什么?热巧克力?”

“谢谢。”沙加在沙发上坐下,无意识环视了下房间——上次在这里已经是将近三个月前的事了。相比之下,不过在厨房角落多了几百个堆积的空啤酒瓶——不用猜也知道这三个月里这里经历了无数场狂欢痛饮的聚会。

“你的手已经好了吗?”迪斯凑过来,想起上次去医院时他的左手还包着石膏。

沙加象征性地抬了抬手,左手掌还包着帮助康复的压力绷带。“还不太能动,你别碰到就好。”

迪斯想到之前沙加让修罗教他剑道的事,但没问出口,仰头喝了口啤酒。

“喂,你头发长这么长,看得见前面吗?”

沙加住院期间,额发已经遮住眼睛。他拨了拨头发,“不用你操心。”

迪斯露出一个龇牙的表情,这小孩还是这么臭屁。

大艾将兑好的热巧克力放到沙加面前的桌子上,“还很烫,等下再喝——你的左手可以拿杯子了吗?”

“史昂教授都不让我用左手。”沙加摇头,其实只要稍微一用力就会痛。

“韧带恢复是最慢的,你就好好享受这半年衣来伸手的特殊待遇吧。”迪斯说。

门铃响了,沙加蓝色的眼睛不由望过去。

“是这种蛋黄酱吗?”撒加拎着超市的袋子问开门的大艾,肩上铺了层薄薄的雪花。

“谢谢啦!沙加来了哦。”

当然大艾话音未落时撒加就看到了沙发上穿着米白毛衣的金发小孩,浅蓝色眼睛像只猫一样安静地迎上他的目光。

“嗨⋯⋯”撒加脱下粘着雪花的外套,想摸摸沙加的脸,才想到自己的手很冰。于是他捧起桌上的热巧克力杯,开玩笑地说:“能让给我吗?”

沙加没说话,不愿意地看着他。

撒加想笑,这时门铃又响了,当然是修罗。

后者酷酷地和刚出院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从背包里抽出十多罐啤酒——大艾的计划被完全破坏,他已经气得放弃抵抗了。

迪斯的手机不停地响,他不耐烦地关掉了,丢在沙发上。

“周五的晚上你小子看来很忙嘛。”修罗弯腰将啤酒一罐一罐塞进冰箱。

“肯定是女人吧。”大艾靠在烤箱前一脸坏笑。

迪斯更加不耐烦,“废话,只有女人这么麻烦,我告诉过她今晚没空的。”

“我们见过吗?是上次聚会和你打得火热那个?”

迪斯扬着眉毛,“哪个?本大爷才记不清楚——”

“上个月的聚会,胸蛮大的美国妞,你们在楼下抱着亲了半天——”大艾还记得很清楚,双手邪恶地比划着女人胸部的动作。

“喂!”撒加打断了他,旁边捧着热巧克力一脸纯洁的沙加让他几乎要跳起来,“你们够了没有!还有小孩子在这!”

大艾才想到,连忙打住,转身察看烤箱的情况以掩饰尴尬。迪斯和修罗倒满不在乎,打开啤酒互相碰了碰。

“你们上过床了吗?”沙加抬起头突然问。

四个人霎时沉默了,撒加一脸黑线。

迪斯朝沙加挤挤眼,得意洋洋地说:“和女人不上床还能干什么?”

“吃饭了吃饭了!”眼看撒加要爆发的样子,大艾急忙打断迪斯,“谁快来帮我!”

于是火药味暂时被压制下去,撒加狠狠瞪一眼迪斯,把沙加从沙发上拉起来。

大艾今晚做了沙加最喜欢的食物,奶油南瓜汤和海鲜意大利面,可惜刚刚痊愈的沙加食量还跟小猫一样,平常他就习惯用左手吃饭,现在受伤了很不方便。

“好吃吗?”大艾摸摸金色的脑袋。

沙加点头,乖巧地说:“比医院的食物好吃多了。让我每次吃饭都想吐。”

“还不是每次我喂你才肯吃。”撒加看一眼沙加。

“还可以喂我吗?”沙加将叉子举到撒加面前,满是希望地望着他。

修罗和迪斯强忍着笑。

撒加叹一口气,“不可以。”

“可是我习惯用左手——”沙加捏着叉子,委屈地说。面前盘子里的意大利面还几乎没动。

“在史昂那里,他也喂你吃饭吗?”撒加反问,心想你就想折磨我。

沙加低头,定定地说,“你不喂我我就不吃。”

其他三个人一时沉默了,齐齐望向撒加——

“喂喂喂!”撒加要跳起来,“你几岁了啊?刚才不是在好好的自己吃饭吗?”

沙加别过脸不看他。

大艾、修罗和迪斯在心底默默可怜着撒加,但只能用责怪的目光看着他。

撒加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啦,今天本来就是为沙加出院开的庆祝会,他想要怎样就怎样啦。”大艾小心翼翼试探。“不过只有今天哦。”

“真的吗?今天我要怎样就怎样?”沙加突然抬起头,接着大艾的话问。

“呃……是哦。”大艾觉得自己掉进陷阱了,又不知道怎么改口。求助地朝其他人望去,他们也蹙着眉觉得情况不对。

“那我可以自己吃——给我啤酒。”沙加指了指桌上的啤酒罐。

“不可以!”撒加打断他,“你想得美。”

“那就喂我。”沙加平静地说。

旁边三个人已经在冒冷汗了,他们完全被这个小鬼玩弄于掌心中。

撒加愤恨地盯着面前无辜又漂亮的脸孔,后者睁着浅蓝如雨后青空的眼睛,望进撒加灵魂最深处,在那儿留下轻轻的一刺。

下一秒,撒加做了件让所有人惊讶到极点,包括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的事——他俯下身吻了抬着头的沙加,虽然只有不到一秒,屋里的空气瞬间安静了。

沙加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嘴唇上还残留着撒加的温度——脑子里一片空白。

“喂你了。”

撒加居高临下平静地说。

旁边的三个人在这一刻突然觉得真正的撒加原来还是占上风的。

沙加被突如其来的偷袭惊呆了,下一秒他下意识捂住嘴,往后退,面前的撒加突然变得有点陌生——这种让人无法思考的、俯身过来时充满成年男性霸道而熟练的气息——让十二岁的沙加彻底无从应对。

“你……干什么……”沙加手忙脚乱地推开撒加,浅蓝眼底显出愤怒。

撒加看他的样子,心里一边觉得罪恶一边想笑,倒没想到自己的行为有怎么恶劣的性质。

“原来在医院都是这样喂你吃饭的阿~”迪斯坏坏地冲沙加笑。“撒加你太双重标准了吧。”

大艾也觉得撒加的行为非常令人费解,但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而修罗更是面无表情,沉默地低头拉开一罐啤酒。

“现在给我快点吃完!”撒加指着沙加面前的意大利面,仿佛已经忘了之前的事,自然忽略了其他人的内心活动。

沙加这次少有地没有反抗,乖乖拿起叉子。

大家都松了口气,心照不宣地举杯大口喝下啤酒。

晚餐在有些奇怪的气氛中很快结束了,当然食物被消灭得一干二净。

大艾专门为沙加烤了个起司蛋糕,让沙加也瞬间把之前的事忘掉了。

 

迪斯揣了几根西西里原产的烟,和修罗就爬到窗外消防楼梯上抽。屋里撒加和大艾在游戏机上打得热火朝天,沙加觉得无聊,也爬到窗户上,外面冰冷的空气让他不禁哆嗦。

“喂,小家伙你要来一口吗?”迪斯一把将他拉出来,三人挤在狭窄的消防楼梯上,下面的街道黑黝黝的,下着小雪。

沙加闻到烟的味道,吸了吸鼻子,摇头。

“是男人就来一口,西西里最棒的烟草哦。”迪斯故意激将。

沙加接过烟,刺鼻的味道让他皱眉,但还是小小吸了一口。

“咳……!”不出所料,沙加闭紧了眼睛,还是觉得想流泪。

“收敛点,小心撒加宰了你。”修罗挡住迪斯的手。

“你不说我都忘了那个保姆!”迪斯讽刺道,吸一口烟,“喂沙加,现在流行这种游戏吗?怎么没有美貌的小萝莉来缠我……”

“你喝多了吧!”修罗打断他,“关你屁事。”

“当然不关我的事,只是太他妈有意思了嘛——反正爱情无界限嘛,年龄性别都不是问题!再等几年你们看起来就真的像情侣咯!”迪斯借着酒气大声嚷道。

沙加有些听不懂,怔怔望着他。

“你不懂是吧?”迪斯俯身支着铁栏杆,酒和烟的气息喷在沙加脸上,“告诉你小家伙,撒加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人,小心玩火过头烧到自己。”

“那你觉得撒加是怎样的人?”沙加冷冷地反问他。

“哼!”迪斯直起身,“我们西西里人对那种气质向来有很准的直觉——他要是真去当个医生那简直太可惜了!”

修罗在一旁没吱声,静静听着迪斯的话。

“如果哪天他想做点不寻常的事,比如当个政客或者独裁者,我就会去为他效劳。”迪斯吐着酒气,在寒冷的空气里透过远处的光线形成一团白色的雾气,从沙加的角度看黑影中的他就像一匹狼,浑身充满了跟冬夜抗衡的野性。

沙加却没有反驳迪斯荒谬的假设,仿佛他也知道这本是应该发生的。

三人莫名地陷入了沉默,直到沙加开口轻轻说道:“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同你一样了解他。”

迪斯轻哼了一声,“你根本还是个小鬼,懂什么!知道怎么和女人上床吗?”

“喂!”修罗喝了他,“你发什么疯!”

迪斯并不领会,一手抬起沙加的下巴,口气变得轻佻:“有什么,我十二岁的时候什么都懂了,长得也比你高一大截!沙加你真的是男孩子吗?没事长得这么漂亮……”

“啪!”

沙加一把打在迪斯脸上,甩开他的手。浅蓝的眼睛在夜色里泛出冷冷的怒意,毫不畏惧地盯着面前半醉的人。

“还蛮有气势的嘛。”迪斯满不在乎地被修罗推开,脸上一道泛红的印子。

“都给我进去!”修罗提起两人的领子,一脚踹开窗户。

 

三个人从窗户翻进来时,撒加和大艾才发现沙加跑到外面去了。

“你抽烟了?”

撒加沉下脸色,看着沙加一边发抖一边咳嗽的样子。

“没有,是他们身上的味道。”沙加否认,靠在暖气上。

“我给你倒杯热巧克力吧。”大艾按下暂停键,从地上站起身。

“换我们来玩!哇你们已经打到这一关!”迪斯抓起手柄,霸占了大艾的位置。撒加无奈地起身,给沙加拿了条毛毯,“过来。”

沙加心里想着刚才迪斯那些让他似懂非懂的话,又想起撒加之前的吻,不禁僵在那儿。

“怎么了?”撒加走过去,将毛毯披到他身上。

沙加低着头不说话。

“你想睡觉了吗?”撒加摸了摸他的脸,冰冰的,金发上还有几片雪花没有融化。

沙加轻轻靠上跪在面前的撒加肩头,终于温暖熟悉的气息让他丢开那些奇怪的想法,而只觉得安心。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19 thoughts on “< DejaVu >4

  1. 总之写得很棒
    撒加急中生智反制了小狐狸
    沙加和迪斯有成为好哥们的趋势
    温柔的大艾哥哥
    令人满怀喜悦的一章

    • 嘻嘻,满怀喜悦就好,还在想下面要不要虐一下~从此以后撒加应该会占上风,已经抓住狐狸沙加弱点了~

        • 迪斯和修罗是好哥们儿,但沙加和他们不是一个年龄段的啊~再等个五年等沙加长到和他们一样高的时候才可能哦~

          • 嘴巴坏的小狐狸和嘴巴坏的小螃蟹建立友谊是很正常的嘛,嘴仗打多了关系精进很快的
            修罗又是沙加小朋友的代课老师,交情不一般的。
            搂住柏,使劲儿摇,拜托了^^

            • 哇敢暴力威胁我!被你摇死了谁来填坑呢~好吧好吧,下次提笔的时候我会增加他们三个的戏份。我好忙啊~

  2. 虐吧!支持虐!很想知道為什麼沙加如果記得以前的事 怎麼會被一個吻嚇到XD畢竟以前他們應該很常這樣那樣吧!

    • 不得不說柏大的撒沙文裡最喜歡的就是Episode和這篇!!可能是因為對小孩子特別有愛!尤其是這麼彆扭的小孩XD情節很有張力,非常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因为这篇的设定是沙加对撒加有种由前世而产生的熟悉感,但他并不记得具体的过去。史昂也是,只是清晰地知道彼此之间同伴式的联系。
      如果一个小孩子记得整个前世,那他就没办法是小孩子了⋯⋯:)

  3. episode是失乐园,这大概就是复乐园了。
    在思维的高度上,感觉前者很难被超越啊,喜欢拥有酒神的精神的沙加(别pia我·····)

  4. 哎呀看昂大跟小撒说那些话,我以为昂大知道什么 呢,还在想他的私人周末生活是不是光速蹿到庐山找虎子爷爷去了…….

    • 哈哈这个主意好~我都没想到。不过这篇小说里他们跟前世的联系只限于记忆碎片,就像DejaVu的意思。所以再进一步的由前世延续的羁绊是不会有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