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5

晚上大家在别墅客厅外的大阳台上吃晚餐,是修罗和沙加一起做的,看不出来修罗是个很会做菜的人。除沙加之外的人都喝啤酒,一整箱嘉士伯被统统喝空,一直闹到十一点多,月亮挂在晴朗夜空正中。沙滩上有人燃起篝火,传来隐约的笑闹声,米罗趴在阳台栏杆上和卡妙闲聊,沙加怀疑他心里盘算着去找那两个美女;修罗和撒加一手握着啤酒瓶慢慢喝着,聊的话题无非商业啦、政治啦、买卖啦……沙加无聊地吃着冰淇淋,阿布抱一杯巨大的西瓜汁坐到他旁边,“在想什么呢?”

沙加回过神,“……发呆。”

阿布笑起来,真是个漂亮的男人,沙加盯住他,蓦然想起那个晚上他和撒加接吻时的侧脸……“你的车开熟了吗?”阿布问,“没有撞上什么吧?”

“还好,撒加请了教练教我。”

“哦~他还有点良心啊!我以为他会放任自流呢,他觉得自学开车是一天就能搞定的事。”

沙加笑笑,“不过最初经常卡在路口轰不燃油门。”

阿布叼起手指间的烟吸了口,吐出白色的烟雾,眯眼说道:“575Maranello是我向往已久了的呢……价钱太咋舌,方向盘也太拽——没想到撒加会给你选这款,他就是认定了就要的啊——真令人羡慕。”

沙加的确很喜欢那部车,可是撒加坚决的不准他载人,令沙加很难给穆解释,干脆一下课就逃跑似的离开了。有时候撒加对自己的禁止真的毫无理由。

“你知道今天撒加为什么突然就说要走?”阿布饶有兴趣地望着沙加。

“恩?……我哪儿知道?”沙加想起当时的情景,“难道是撒加不喜欢那个模特?”

“哈哈……你真笨。”阿布肆无忌惮大笑起来,“那个女人要真能让撒加动容,才真是天大稀奇——是因为你和那带狗的男人玩得开心,撒加才受不了把你叫回去。”

沙加瞪大眼,“什么啊,他受不了?我才受不了呢!”

“算啦,你那么单纯我说了也不懂——以后要想让撒加生气的话,你就去找朱利安,保证他对你投降!”阿布神秘地笑道,“不准说是我说的呀。”

沙加懵懂地点头,心里纳闷,这是什么逻辑呀。

 

已经凌晨一点多,沙加回到卧室洗澡睡觉。其他人还继续各玩各的,米罗和卡妙已经消失,阿布说他们出去游泳了。

疲倦地躺在宽敞的床上,沙加很快进入梦乡,海风从阳台吹进来,玩弄着窗帘;迷糊中有人说话的声音,似乎很低很沉地随风飘进来,沙加以为是做梦;突然一阵轻轻的呻吟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沙加睁开眼,吓了一跳。

似乎是忍受着什么痛苦……还有喘息?沙加跳下床,光着脚走出阳台,在黑暗中只有远处的海浪低吟,寻着其中夹杂不断的声源望去,那边是撒加的房间——沙加想也没想,立即跑出房间,穿过走廊,门竟然一推就开了——沙加更觉得出了什么事,心跳得厉害,被那越来越清晰的声音扰得很烦躁;径直走进去,光脚踩在地毯上穿过客厅,月光蓦然从云后露出来,一片银白的光覆上家具的影子……

“啊……啊……”一串混乱的低吟从卧室传来,此刻沙加突然明白了——就在瞬间才意识到某种事实,自己所陌生的,此刻竟就在眼前。沙加呆站在门口,鬼使神差地竟萌发出无法抑制的冲动——脚步轻轻地往前移去,推开半掩的门,月光就在眼前勾勒出一副极妖娆的画面——两具赤裸的身体绞缠在宽阔的床上,月光突然是如此淫荡,将酣畅的人包裹在其银色的披风里,轻轻摇动……沙加突然觉得身体里什么东西被抽去了,空荡荡暴露在夜里,眼前的画面没有声音、没有动作,只是一个单纯的瞬间,看到撒加完美的背脊、腰线,女人高举的腿、修长的手臂……

“啊——!”沙加尖叫一声,有什么从记忆深处涌上来,他“砰”地撞在门上,然后慌不择路地逃了出去——

胸口有什么猛然堵住了呼吸一般,沙加一头栽在床上,痛苦地抓住床单,大口大口汲取着空气。听到一阵脚步从走廊过来,停在门口——

“沙加!怎么了?!”

撒加冲到床前一把抱起沙加,怀里的人紧紧闭着眼,脸色苍白。

“沙加?”撒加拍拍他的脸,另一只手扭开床头灯。柔黄的光线顿时充满了卧室,沙加的喘息稍微平静了下来,仍紧紧闭着眼,全身绷紧得颤抖。撒加轻轻托住后脑,将沙加放到枕头上,俯身握住他的双手。

“出什么事了?”金发凌乱的模特匆匆围了件睡袍来到门口,刚才蓦然的一声叫喊把她吓坏了,撒加竟粗暴地从她身上跨下,来不及反应就冲出去了。望见此时撒加怀里的男孩,她好奇地要走近。

“滚出去!”撒加冷冷喝止道,头也没回。女人没料到这样的无礼,前一分钟还和自己在床上快活……可这个男人的威慑力是从没见过的,她既无可奈何又愤恨地扭头就走掉。

沙加缓缓睁开了眼,看见一片柔和的光线和撒加焦虑的脸。

“……啊!”蓦然想起刚才的一幕,沙加脸又一白。

“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刚才沉迷在做爱中,竟完全没注意到沙加走进来……然后那声突然的尖叫打破了一切,自己赶过来时,他竟然全身发抖缩在床上。撒加皱起眉,仔细看进沙加慌乱的眼,却抓不住什么线索。

“……我没事,突然喘不过气……”沙加轻轻坐起身,呼吸仍不平稳,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对不起打扰你——我不是故意要偷看……!因为听到什么声音所以……”

“行了行了,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难道过敏?”撒加看到沙加没事,顿时一腔火起。

沙加埋着头,“我不知道——”

“你难道是几岁的小孩?别告诉我我污染了你的心灵,给你留下了阴影?!”

“不是的!你出去!我没事了!”沙加本来心里烦躁,现在更是恼羞成怒地瞪向撒加,推了他一把。

撒加顿时冒火,“你他妈半夜打搅我好事,现在又说没事了?!我怎么知道你一会儿不会又发疯冲到我房间来?”

“那你到底要怎样!?”沙加也被彻底激怒,全然忘了自己刚才的过错,站起身在床上俯视撒加——刚才匆忙从床上跳下来,撒加只随便扯了条毯子围在腰上,脖子和肩膀上还清晰留着唇印——沙加不知怎么看着特别刺眼,竭尽全力大叫道:“你给我出去——!随便和女人上床的人!”

撒加屏息了几秒,深蓝眼底被无法抑制的怒火覆盖——他突然一把将沙加摞倒,后者重重摔在床上,还来不及起身,撒加将他粗暴地倒扛上肩,快速走出卧室,径直来到走廊底端的浴室——这里与其说是浴室,不如更像游泳池,此刻一片宁静的水在宽阔的椭圆形大理石池子里透出夜空的深蓝——撒加抱着沙加纵身跳进去,水花顿时打破了夜的静谧,“哗啦”涌动起剧烈的涟漪冲上池岸。沙加只觉掉进水里,下一秒一双手臂紧紧将自己箍住,水漫毫不留情地过头顶——

“呜……”无法张口,沙加艰难地抓打着面前的人,却因踩不到底而油然恐惧——他开始疯狂地挣扎,要挣开禁锢的手臂,却是枉然。幽蓝的水中看见自己的金发漂浮在眼前,睡衣透明地浮动着,面前的人正深深盯着自己,小小的气泡从嘴角浮出——沙加开始感到痛苦,使劲挣动身体,撒加却毫不动容,深蓝的眼睛在一片水中如此清晰……

胸口的闷更加难受,沙加摇动脖子,他在求撒加了,无论如何,放开我……!眼前的人轻轻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一手环过沙加的肩,拉到自己胸口——感觉到怀里人越来越微弱的挣扎,撒加抚过他的脸颊,将口中含着的空气轻轻凑上那张微翕的柔软嘴唇,慢慢吐进沙加口里——只觉一股温热的气流灌进嘴,沙加顿时感到了肺部的缓和,像得到了解救,进而贪婪地要索取更多;他完全没意识到此刻在做什么,要的只是空气,只是呼吸——嘴唇紧紧绞缠,撒加的舌头不由自主探进他温暖的口腔,竟如此生涩而诱人,在一片荡漾的水中怀里的身体放松了,任由自己圈紧腰,索取进一步满足欲望的吻——

最后当撒加无法不呼吸而浮出水面时,沙加已经几乎晕厥,大口大口汲取着久违的新鲜空气,双手挂在撒加肩上。两人都有点昏眩,仿佛水底下那个世界是虚幻的,只有自己知道的……撒加抱起沙加,攀上池岸,放在躺椅里。眼前的人包裹在透明的白色睡衣里,金发湿润地散乱满整个枕头,睫毛微微颤抖,嘴唇红润地微翕着,轻轻喘着气。撒加清晰地感到欲望的沸腾,只一念之差,他知道将发生的事就再无可停止——他狠狠一咬牙,迫使视线离开了躺椅中的人,俯身快速抱起沙加,毅然穿过空寂的走廊,将他放回床上,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第二天沙加醒来时,完全记不得自己怎么回到了床上——似乎和撒加吵架,他气得把自己往游泳池里淹……后来怎么回事,脑子里一片幽蓝,像梦一样怎么也记不起来。

走到客厅,阿布和修罗正在吃早餐,宽大的桌子上摆满了食物。

“早安!”阿布朝沙加笑道,“敢骂撒加‘随便和女人上床的人’可只有你哦!”

沙加顿时一阵脸红,才意识到深夜里的吵架当然波及了整栋别墅。“……呃,对不起吵到你们了。”

阿布摆摆手,“别介意啦,很有趣哦,我很乐于听到撒加被人那样吼。”

沙加坐下,倒了杯果汁给自己。“卡妙和米罗呢?”

“那两个人昨晚都没回来,现在肯定没体力起床吧~”阿布目光诡秘一转,朝沙加挑挑眉。

沙加正纳闷阿布神秘的表情,一直沉默的修罗插话:“阿布,早餐时能不能安静点?”

“是是是,三个人都不在,好冷清嘛!修罗你又是那么个没情趣的人!”阿布回击,点燃一根烟。

“撒加呢?”沙加问。

“他一早就开船出去了。”修罗说,也点上一根烟。

沙加低头吃蛋糕,偌大的屋子里的确有点安静。沙加握着杯子踱步到阳台,又是晴空万里的一天,海面很平,墨蓝的延至遥远天海交界线。目光不经意地拉近了,白色沙滩上一只大犬跑动的身影顿时吸引了沙加——克里斯!

似乎是朱利安和两个女人,带着狗在沙滩上玩冲浪。沙加立即跑回卧室,换上短裤和T恤就朝外跑去。修罗突然出现在门口,沙加撞在他身上,“对不起……!”

“你要去哪里?”修罗问。

“朱利安他们在沙滩上玩,我想……”沙加急不可耐地要躲开他。

“撒加说不许你找他。”

“为什么?!”沙加瞪大了眼,仿佛晴天霹雳。

“他不在的时候让我保护你,所以请取消吧。”修罗认真地说道,但沙加突然从他身边钻出去,飞快地跑进树林——修罗显然没料到这一招,连忙转身跟着去了。

沙加从山坡的树林里直接往下滑,反正地面是柔软的沙子,在树干间飞快地像玩滑梯——修罗无论如何也追不到了,沙加很快滚落到了树林尽头的沙滩,向朱利安跑去。

“沙加!”朱利安惊喜地招呼道,看到他一身的沙子,“你抄近路了?”

沙加一边拍打着衣服上的沙砾,一边抱住直摇尾巴的克里斯,“早安啊!——那些石头疙得我痛死了!但是速度很爽哦。”

“我帮你揉一下吧?”朱利安说着从后面抱住沙加的腰,痒得沙加一下跳开了,“不用了——谢谢!你们在玩什么?”

“来试试吧?冲浪是很帅的运动哦!我来教你怎么样?”

“好啊——我不会游泳,别带我到水深的地方。”

“没问题,今天岸边的浪子就很大,来吧——”

朱利安拉起沙加往海边跑去,沙加回望,看见修罗站在不远的树下一边喘气一边警惕地看着他们。

以前在电视里看到冲浪真的非常帅,从席卷过头顶的浪中间钻过,四周是海水的墙壁。沙加扶着朱利安的肩,站在冲浪板上,脚下的波浪一起一伏很难站稳;克里斯在沙滩上来回跑动,既想凑过来又怕弄湿了毛,两个女人亲昵地逗它玩,一边为沙加叫加油。

“看到浪来时,斜对着它跑,然后将冲浪板丢下,快速跳上——跟着海浪的起伏自然就会推动你。”朱利安讲解着,“双脚站开一点,重心放低,膝盖再弯下去。”

“恩,我试试。”

“别害怕,这里水很浅——那边的浪来了,准备!”朱利安放开沙加,一排半人高涌起的海浪缓缓席卷而来,沙加抱起冲浪板,按照那个角度快速冲过去,然后跳上随波浪高高抬起的冲浪板——瞬间喜悦充满了四肢,海浪在脚下推动着,沙加激动地要叫起来——可是还没站稳三秒,冲浪板被踩得一斜,沙加失去了重心,仰翻栽进海水。

朱利安立即跑过去,拉起他,冲浪板已经飘到沙滩上。“没事吧?”

“咳……!好苦啊!”沙加全身透湿,扶着朱利安的肩膀,“……没事没事,我还要玩!”

不时有浪排涌而来,朱利安娴熟地在浪尖左晃右穿,看得沙加羡慕不已。接近中午时,太阳渐渐烈起来,两个女人竟然脱掉泳衣上装开始趴在沙滩上晒日光浴,沙加在英国从没见过这种情景,尴尬地别开脸,蓦然就想起昨晚在撒加床上看到的一幕。

“沙加,想吃冰淇淋吗?我别墅里的一位厨师是法国甜点师,做出来的冰淇淋和蛋糕保证吃得你舌头化掉哦。”两人走上沙滩,在太阳伞底坐下。

沙加本想答应,但看到远处等候自己的修罗——撒加要是知道了,定然会责罚修罗;不禁摇摇头,“对不起,我该回去了。”

“那真是遗憾……克里斯很舍不得你呢。”牧羊犬蹲在沙加身旁,他们已经成为朋友。

沙加伸手摸摸克里斯的头,“对不起,今天就陪你到这儿,还有朱利安和你玩啊。”克里斯舔了下沙加的手,“朱利安,谢谢你今天教我玩冲浪,以后有机会还要向你请教哦!”

“别客气……”朱利安轻轻凑近沙加,“星期天晚上,能溜出来吗?我们要开船出海,可以看到鲸鱼哦!”

“晚上?”沙加想了一下,如果撒加不在的话还有可能。“我不知道,再说吧……”

“我等你。”朱利安摸摸沙加的头,“好了,你的保镖先生已经等很久了,快过去吧。”

沙加笑笑,“那我走了,拜拜!——克里斯改天见!”

看着沙加走远的身影,朱利安出神地叹了口气。

 

撒加第二天、第三天都没有回来,修罗说他打了电话叫别管他,也只字没提自己在哪儿。大家似乎对他这种作风早已习惯,都毫不介意自己玩自己的。只有沙加满心不爽,撒加竟然丢下所有人招呼都不打一声,不知道是哪根经又犯了。

沙加只能和米罗他们玩,但总觉得什么地方不舒服,好像自己被寄存在这儿一样。

“沙加想老大了~?”米罗凑过来,把沙加吓了一跳。

“没、怎么可能!?他不在了我才解放,虽然还有修罗盯着……”沙加白他一眼。

“是是是……沙沙啊,我问你,前天晚上你和撒加吵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把他气走了?”米罗眯眼问,旁边的卡妙转过头来。

沙加愣了一下,然后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撒加把自己丢下游泳池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摇摇头,“不可能啊,明明是我差点被他淹死啊!”

“淹死?”

“他把我按进游泳池,知道我不会游泳才那么做!你说不是很残忍吗?后来我好像要死了,他……他似乎……”沙加突然想起了什么,呆在那儿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米罗摇他一下,“他怎么啦?”

“……他……没什么!”沙加站起身,有点魂不守舍,转身朝屋里跑去了。

米罗诧异,“老大对沙沙还真凶啊!不会游泳的人最怕被按进水里,况且沙沙刚经历了那么场危险。”

卡妙若有所思地望着沙加走进去的背影,“……我倒觉得撒加很迷恋他啊。”

“迷恋?”米罗张大了嘴,“撒加会?”

卡妙轻描淡写托起玻璃杯,摇晃几下;其中暗红的液体将冰块浮起来,碰在杯壁清脆作响。“那可难说——碰到那个注定的人,谁都一样,休想逃掉。”

米罗笑了,靠近卡妙,“喂,你在说谁呢……?”

卡妙白他一眼,“我在说所有人。”

“那么,沙沙是老大的那个人了?”米罗靠上卡妙肩膀,气息吐在耳根后。

“我不知道……不知道撒加是不是沙加的那个人呢?”

“哼……我真想像不到世界上有撒加得不到的东西——那样沙沙就惨了。”

“喂……!”卡妙躲了一下,“这里是阳台,拜托你收敛一下!”

米罗坏笑一下,将放在卡妙腿上的手不舍地移开。

 

沙加坐在自己床上,有点恍惚。刚才蓦然脑子里跳出了关于那晚的瞬间画面——自己和撒加在一片幽蓝的水中接吻?!

天!是做梦吧!

沙加抓个枕头将自己的脸蒙起来,迫使自己冷静;可心底竟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窜起来,在想起那撒加闭着眼温柔的神情时就会无法抵挡地一颤,于是就不敢去回忆……可它却更加无法抑制地从脑海里如水泡般冒出来,不断地播放着……

“啊……!可恶!”沙加闷闷地叫道,突然头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沙加瞬间觉得神经一抖,丢开枕头——“啊——!”他大叫一声,下意识往后一退——下一秒只觉身后突然空了,然后整个人就在那人面前仰翻摔下了床。

“呜……”沙加痛苦地翻过身,趴在地毯上,视野里一双脚走到面前,那无比熟悉的目光又居高临下地投下来。

“你发什么神经?”撒加冷冷望着地上的沙加,“又是一声尖叫?看到鬼了?”

沙加颤抖得出不出话来,该死的那水中一幕竟此刻浮出脑海,和眼前的面孔重叠——沙加手足无措,脸上发烧,目光不敢往上看。“你、你回来了?”

“为什么这么惊恐?”撒加蹲下身,抬起沙加的下巴,看清那双躲避不及的淡蓝眼睛,“说。”

沙加躲开他的手,心里稍微平静下来了,“……没什么,做恶梦看到你的脸了而已。”

“哼。”撒加站起身,朝门外走去,到门口时,他又转回身对地上的人说道:“今天晚上到我房间来一趟。”

沙加瞪他一眼,撒加已经关上门。

 

大家对撒加的突然归来并没有什么反应,晚餐照常轻松而愉快。但是没有人问撒加去了哪儿,因为他们都聪明又知趣。

只有沙加丝毫没有自觉,但是幸好甜品之后,其他人都明智而默契地到阳台外面去了,留下两人在饭桌前。沙加劈头就问,“你这两天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不说一声就消失?明明是你邀请大家来玩的吧?”

撒加的勺子在冰淇淋上顿了一下,他眯眼望向对面的人,露出不出所料的失望表情。

“你很关心吗?”他轻轻放下勺子,用餐布优雅地擦了下嘴角。

“我……”沙加顿了顿,“我没说我关心。”

“那就闭上嘴。”撒加蔑视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沙加受到侮辱一般,这几天积在心里无处发泄的脾气全部涌上来,“我最讨厌你这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凭着当老板的架子就把别人当不存在!”

撒加转过身,仍然不屑一顾,“我把谁当不存在了?”

沙加一时接不上话,气地涨红了脸站在那里瞪着撒加。

“你觉得我忽视了你?”撒加冷冰冰的眼里看不出表情。

“……我……”沙加一时窘迫,被撒加这么一说似乎自己很被动。

“就因为我离开了两天,你就受不了了?”撒加冷笑一声,像针刺在沙加自尊心上,“告诉你,你了解我太少了,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别以为我对你好一点了,就可以耍脾气,就可以让我动容。在我面前没有人可以质疑,没有人是特殊的。”

撒加深蓝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波动,他说完就拉开椅子离开,末了淡淡丢下一句:“别忘了今天晚上。”

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偌大的饭厅回复到沉静。阳台外的笑声隐约透过玻璃传进来,回荡在沙加耳里既远又近。他一动不动站在饭桌前,一时有点恍惚——心里面有什么地方好像被撕了道口子,脑海里只剩下那双没有温度的深蓝眼睛……目光透彻而尖锐,令自己无比疼痛。

沙加吸了口气,轻轻推开椅子,有点昏沉。现在那副挥之不去的水中的情景突然好陌生……沙加出神地想找回它,却发现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