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4

撒加傍晚回到家,打开房间的门,看到金发的人蜷在床上时,觉得似乎松了口气。

“起来,吃饭了。”

沙加一动不动。

撒加盯了他几秒,快步走到床边,轻易就将他提了起来。

那双浅蓝的眼睛仍然恨意昭彰。撒加在心里轻笑一声。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不过别这么挂在脸上,很难看啊。”

沙加紧抿着嘴唇,摔开撒加抓住他领子的手,别开脸。

“……我要打电话。”沙加的声音有些沙哑。

撒加掏出手机,递到面前:“要我帮你拨穆的号码吗?”

沙加一把拿过,“你出去。”

撒加轻笑,转身离开。

 

“沙加?你怎么了?”穆听到沙加的声音时,吓了一跳。

“……穆,对不起……我不能去了。”

“恩?”穆没明白。

“那个野营,我恐怕去不了了。”沙加低郁地说。

“沙加出什么事了吗?你感冒了?今天怎么没来学校呢?”穆的声音有些焦急。

“……我没事,就想告诉你一声,对不起。”沙加说完就挂了电话,他现在没心情多说什么。

撒加带了一包食物回来,一看就知道是高级餐馆外买的。沙加看也不看一眼,坐在床上闭着眼。撒加一边把晚餐拿出来,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穆很失望吧?你们准备那么久了,是不是连睡袋都买好了?”

沙加睫毛轻轻抖了一下,猛然睁开眼,“你一直都派人监视我对不对?”

“你现在才发现吗?”撒加毫不掩饰地承认,一边背对着沙加松开领带、解开衬衫扣子。

沙加狠狠盯了他背影几秒,“我真想像不到你怎么能这么恬不知耻地说出来。”

撒加丝毫没有理会他尖刻的语气,将领带挂进衣柜的小隔间里,衬衫挂上衣架;“你是见识的事太少了,所以大惊小怪。老维切拉里把你当乖宝宝养在城堡里,他就没考虑过自己死后谁还会保护你这没爸没妈的人?你以为现在是天下太平?”

沙加一颤,某个东西突然深深刺了他一下,嘴唇咬得青白。

撒加背对着没注意到沙加的反应,继续说道:“现在想来老维切拉里还是清醒的,至少他知道我有能力让你活着——既然这样,你就必须学会适应我的方式。”

他转过身准备下楼给自己倒杯咖啡,蓦然看见沙加低埋着头,双肩止不住地颤抖。

撒加大概猜到了什么,不露声色地走出卧室。

 

几天之后,撒加收拾好行李,他们将去夏威夷呆到圣诞节前的星期六。

在机场和米罗、卡妙、阿布以及修罗会合,撒加的私人飞机已经准备好停在跑道上。前面三人沙加都已经见过面,修罗是撒加的助手,一个接近三十岁的黑色短发男人,狭长的眼里透出精悍敏锐的目光,一看就是习惯带枪在身上的人。和沙加礼节性打招呼后,他就不再怎么说话,静静站在一旁看阿布和沙加搭话。

沙加一直比较低郁,他知道违抗撒加是不可能的,所以就不白费力气了。从旧金山到夏威夷群岛只用三个小时左右的飞机行程,气温却从十度一下的冬天骤然提升到太平洋度假天堂的四季如春。撒加的别墅坐落在海滩东部的斜岩丘上,宽敞的阳台外是一望无际的深蓝太平洋,视线低处是雪白的海滩和棕榈树林。海面上不时驶过一些私人游艇,接近沙滩的这片浅水域是富人区专用的,鲜有人敢于涉足。

“沙沙,来吃刨冰——卡妙亲手做的哦!”米罗在客厅外宽阔阳台上喊道,几个人在太阳伞下面的藤椅里轻闲地享受阳光。沙加独自躺在客厅的吊床上看书,无奈被拉过去。

撒加并不在那儿,沙加看了一眼,走到阳台上,凉爽的海风卷起金发。

阿布摸摸沙加的金发,“好柔软啊~像金子一样。”

“喂!不得随便触碰噢!”米罗开玩笑道,“沙沙是老大的私人物品!”

卡妙瞪他一眼,沙加垂着头仿若未闻,接过卡妙手中的刨冰,“谢谢。”

这时撒加和修罗从客厅走出来,沙加对他们的话题既不感兴趣也听不懂,仰面躺在藤椅上望着雪白的太阳伞在阳光下几乎透明,晃得人想睡觉。

 

第二天一早大家开着一艘小型私人游艇出海。在游艇尾部的平台上搭起了烧烤架,看不出修罗对烧烤很拿手,烤出来的东西火候刚刚好;米罗和卡妙在船舵前一边喝啤酒一边聊天,阿布在船尾看着钓鱼杆和修罗有一句没一句,撒加坐在船舱的客厅沙发里看报纸,沙加蜷在客厅角落里看书。船身随海浪一起一伏,沙加不禁有点晕眩,船舷外深蓝的海面和蔚蓝天空一上一下倾斜着,沙加有点受不了,站起身差点摔倒。

撒加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他一眼,“晕船了?”

沙加不理会,径自往外走,经过撒加身旁时船身一个倾斜,沙加一下失去平衡,胳膊被撒加抓住,整个人扑进沙发。

沙加连忙要挣扎起身,撒加却把他不由分说拉近自己。

“忘了那该死的野营吧!如果你还在生我的气,那么希望我怎么做呢?”

沙加抽出胳膊,“我不想看到你的脸!”

“当然没问题——不过这是在船上,我又坚持呆在这间客厅里,你要怎么办?”撒加戏谑地望着他。

沙加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中午过后,天气稍稍阴沉下来,海面的风越加大起来。修罗把阿布钓上来的鱼烤好,切到盘子里,味道非常好。不过海鱼肉比想像中更硬,沙加嚼着,粉红的鱼肉在炭火上滋滋滴油。烟一飘起来就被吹散了,海浪拍击着船身发出响声,远处的岛屿灰蒙蒙矗立着,沙加要靠着栏杆才能站稳。

“沙沙不习惯这么晃吧?”米罗端着盘子站在面前,他却能站得很平稳。

“风浪似乎大起来了,是不是要下雨了?”沙加问。

“目前不会——今天就是风大而已。如果玩帆板一定很爽,你会玩吗?”

沙加摇头,“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过比赛,似乎很难控制啊。”

“没问题——明天我教你!我可是高手哦!卡妙你说是不是?”米罗转头问那边的卡妙,后者回应地耸耸肩。不过看米罗结实的肩膀和健康的肤色就知道这人必定运动很拿手,沙加点点头,“你先教我游泳吧?那样帆板翻了起码才能浮起来。”

米罗惊讶地叫道:“沙沙不会游泳啊~包在我身上!你想学什么姿势呢……”

突然阿布在船头叫道:“快把船身摆正!浪来了——”

大家一惊,游艇左侧一排越来越高的海浪正飞快地卷来,浪尖滚动着雪白的水花,船身渐渐被倾斜,修罗冲进舵室飞快把舵要将船头调转迎向浪口,同时朝平台上的人喊道:“找个东西抓稳了——!”

下一秒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脚底涌上来,越来越高,高过船舱的浪子劈头打下来,撒加在最后的刹那瞥到米罗身后的沙加,一切瞬间就被吞没——船身剧烈地摇晃了一下,腥咸的海浪注入船舱,又立即席卷而去,快到还没反应过来,空气就回到了身边,海水从平台上飞快地滑走,大家睁开眼——

米罗眨了眨刺痛的眼,突然一只手狠狠地扳过他的肩膀,撒加失控地冲他喊道:“沙加呢——?!”

所有人吓了一跳,米罗才意识到此刻面前只剩空荡荡的栏杆,脑中顿时一片空白,还没来得及反应,身旁的人已经毫不犹豫地翻过栏杆跳进海里,激起浪花打醒了米罗。卡妙冲到船舷取救生衣,还没取下,米罗也纵身跳了下去。

阿布、卡妙和修罗在船上面面相觑,只几秒内,浪还未全部退去,谁也没料到这样突然的危险——阿布和卡妙站到栏杆旁紧张地望向海面,什么都没有——三个人像消失了一样,空气令人窒息。

“我的天!上帝保佑!”阿布念道,紧紧抓住栏杆。

每一秒都异常漫长,像一针针刺在身上——卡妙看一眼表,已经过去半分钟……突然幽蓝的海面冒起一片气泡,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米罗从水中浮出头,苍白的脸大口大口吸取着空气,他抬眼望了下四周,颤抖地说道:“……老大呢?”

所有人的心一抖,已经过去一分钟,卡妙丢下救生衣,米罗大吸一口气要再次潜下去时——突然一片气泡从海浪深处飞快地冲上来,破裂在空气中,在所有人心里刺激起无法言喻的希望——几秒后,撒加深蓝的头发像黑夜里的一缕光,劈开无数翻腾的气泡的从海水深处浮上来,当他的头探出水面,大家看到他怀里的一抹金色时,都大声叫出来——米罗从几乎窒息的撒加手里接过已经昏迷的沙加,修罗放下绳梯将他们拉上来;沙加立即被平放在地上,撒加精疲力尽地爬上平台,阿布要扶起他,被一把甩开,撒加全然失控地冲到沙加面前,俯身扳开沙加的嘴开始作人工呼吸——所有人的心再次被提了起来,沙加湿漉漉的金发无力地散开在地面,海水从他们衣服上滴下、洇开;随撒加一次次吸气、吹气,卡妙默默数着数,米罗一动不动望着他们,阿布和修罗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空气再次被凝固了一般,连船身的摇晃都不再存在,风也停止了……

“咳……”

突然一阵咳嗽穿透了沉重的寂静,如扣击在心口的声音,所有人一抖。撒加抬起头,捧住沙加的脸抬起一个角度,顿时一阵剧烈的咳嗽从沙加喉咙发出,海水从嘴角流下……撒加只觉被抽空了一般,全身的神经在此刻猛然才得到解放,几乎差点就崩溃;他小心翼翼抱起沙加,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抚开他脸上湿透的金发……

“让我把他抱到床上去吧。”修罗说道,撒加没有反对,将怀中的人交给他。阿布拿来毛巾给撒加和米罗,两人衣服和头发都湿透了,狼狈地贴在身上。撒加仍喘着气,站起身,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撒加猛地一拳打在米罗脸上,后者一个踉跄退到栏杆旁。

没人敢在此刻出声。阿布倒抽了口冷气,看到米罗嘴角流出一缕鲜红的血,滴在白色地面。

米罗埋着脸,低低说了声:“对不起。”

撒加狠狠盯了他几秒,转身走进船舱。

 

沙加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天已经快黑了。嗓子非常痛,被海水灌的滋味真不好受。

旁边的卡妙递过来一杯凉水,沙加如饥似渴地喝下去,一抬头看见撒加走进来。

然后卡妙默默起身离开了。

沙加垂下头,猜也知道是他救了自己——模模糊糊中那双有力的手将自己从一片黑暗的窒息中往上拉……此刻他头发还是湿润的,上身裸露着,目光冷彻得有点令人畏惧。

“为什么不抓住栏杆?”撒加靠在落地窗前问,手里握着罐啤酒。

“我不知道海浪会那么厉害……而且根本来不及反应。”沙加舔舔嘴唇,上面还有咸苦的盐粒。

“要是当时我没摸到你的头发,你现在就死了——或者我再多呆半分钟,我们两都死了。”撒加淡漠地说着,摇了摇手中的啤酒罐。

沙加没说话,望着晦涩光线中的撒加——这是第一次看到他裸露的上身,吸引沙加的是结实的肩膀、手臂和小腹上多处很淡的疤痕。

“你在看什么?”撒加捉到沙加出神的目光。

沙加转开脸,“……谢谢你救了我。”

“怎么,现在愿意看到我的脸了?”撒加走到床前,坐下。

沙加不语,目光再次落在撒加赤裸的身上,伸手触碰到胸口一道菱形的疤,“这是什么?”

撒加低头,沙加冰凉的指尖停在胸口那里,扯起一阵莫名的悸动。

“刀伤。”撒加淡淡说道,不着痕迹往后退了半厘米。

“这个呢?”沙加全然没注意撒加的感觉,手指移到肩膀上一个不规则的小伤口。

撒加捉住沙加不安分的手,“……枪伤。”

沙加却抬起另一只手,这次触到撒加脸颊上一道淡红的痕迹,眼里带着得意的笑意,“那这个呢?”

撒加轻笑一声,捉住,“猫抓的。”

沙加不满地撇嘴,“是只很厉害的猫。”

这时游艇靠岸了,两人突然被鸣笛的声音惊了一下,修罗走进来,“到码头了,上岸吧。”

 

第二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天气。几个人在沙滩上消遣上午凉爽的时光——卡妙和修罗坐在不远处棕榈树下面的凉椅里玩国际象棋,阿布戴着墨镜、耳机、全身抹了防晒油趴在白色沙滩上看杂志,撒加独自坐在一把太阳伞下看书;面前耀眼的沙滩下,米罗站在清澈及腰的海水中教沙加游泳。

米罗抓住沙加胳膊,让他挺腰将身体浮平,双脚打水,然后慢慢往后退。沙加游不到几米就下身往下沉,以至于脚碰到海底的沙。米罗不断给他强调腰要用力,沙加还算有天分,挣扎了一个多小时后总算出来点样子了。

“呼——骨头都要垮了!”沙加双手擦着脸,跟米罗走上沙滩,突然加重的重力让下身灌了铅一样。撒加伞下啤酒和饮料都冻在一个大冰桶里,米罗抓起一罐就往嘴里灌,沙加直接从冰桶里捧起水擦脸,刚从海里起来就满身被风粘上了沙子。

这时从沙滩那边出现了几个人,米罗一下子伸直了脖子——“哦!!哪家的……”

一阵喧闹传来,三个女人和两个男人带着一只德国牧羊犬在沙滩上准备烧烤的样子。那三个女人看不清脸,但穿比基尼的身材的确惹火,看得米罗眼都不眨一下。

沙加望向他们,目光却是落在那只棕黑色的牧羊犬身上,羡慕之情油然而生。

撒加墨镜下的目光肆无忌惮盯着他们,冷眼扫过两个男人,不认识的美国佬;其中一个女人似乎见过,在电影里。米罗嚷着叫阿布和卡妙他们,浑身都是劲。这时那五个人走近了,其中穿夏威夷花衬衫的男人对上撒加的目光,不禁感到其魄力,走过来满脸笑容用英语打招呼:“嗨!中午好啊——”

撒加不发声,米罗也不敢擅自搭话。那男人有点尴尬地站在太阳底下,最后目光停在沙加身上,灰蓝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嗨,金发的小美人——你好吗?”男人友好地朝他叫道,牧羊犬正好跑过来,看来是这个男人的宠物;摸摸它光滑的头顶,“这是克里斯。”

沙加全然没注意撒加和米罗的态度,向男人笑道:“你好,我可以摸它吗?”

“当然,克里斯很温顺,最喜欢结交新朋友。”

沙加跑到男人面前,蹲下身,牧羊犬就往他怀里蹭,可爱极了。沙加高兴地抚摸它柔软的棕色毛皮,轻声道:“克里斯你好,我是沙加。”

“我叫朱利安,很高兴认识你。”男人俯下身,本想拍拍沙加金色的头,突然感到一阵冰冷的视线投来,手知趣地缩了回去。抬起头,伞下的两个男人正挑衅地望向自己,特别是躺椅上的那个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魄力,深蓝色的头发不羁垂在肩上,希腊式脸廓透出国王一般的傲气。

男人发愣时,他的同伴跑过来,另外一个男人像是他的随从,三个放浪嬉笑的女人看到撒加和米罗的时候不禁收敛了点。

“你们好,美丽的小姐们——”撒加懒懒地开口,取下墨镜,对三位女士打招呼。

女人眼里立即有兴奋的闪动,那个金色卷发、穿火红比基尼的走上前朝撒加挑逗一笑:“嗨,希腊帅哥——一起去烧烤?”

另外两个女人已经贴上米罗,赤裸上身的棕色皮肤和结实肌肉永远受女士的青眯。

朱利安全然不在意女友的举动,他倒对沙加更加感兴趣。

撒加却拒绝了女人的邀请,让米罗颇感失望。起身朝和牧羊犬嬉戏的沙加叫道:“走了——”

沙加对朱利安和克里斯道别,三个女人更是依依不舍。

“老大干吗啊~那个女人是珍尼斯·库罗伦吧?国际名模噢!亲眼看到比电影里还惹火……”米罗一边走一边沉浸在回味里,不时回头望向他们,“不过她是看上撒加你了——另外两个也不错,屁股够圆!”

“那只牧羊犬真可爱,是德国纯种的噢,性格比我想像中的温顺多了……”沙加愉快地回忆道,“在沙滩上和大狗玩是最快乐的了。”

“哎哎,沙沙对那些姐姐一点不感兴趣吗?”米罗眨眼,从游泳库包里抽出张小纸片,神秘地在沙加面前一晃,“如果你有意,我就把这张东西借给你——刚才美女的手机号码哦!”

沙加撇嘴,还没开口,撒加回过头狠狠打断米罗:“你给我收敛一点!”

米罗吓了一跳,乖乖住了嘴,朝沙加吐舌头。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