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羊狼6

星期六早晨的纽约街上几乎没什么人,撒加和米罗开着BMW风驰电掣一路飚车到了沙加公寓门口。米罗“啪”地松开安全带,“老大,你闯了十三个红灯,外加逆行四百米单行道。”

撒加抽出一根烟点燃,看了眼表,“新纪录,十七分二十秒,横穿曼哈顿。”

“哈哈!一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床上咒骂我们。”

“八点了,小东西怎么还没下来?”撒加叼着烟,环顾空无一人的街道皱眉。

“正在和小情人缠绵惜别吧。”米罗酸酸地打趣。

两人正准备鸣喇叭,穿着大衣的沙加正好从推门而出,戴着帽子围巾手套——他身后紫色头发的少年提着一个背包,两人走下楼梯。

“哟!”米罗睁大眼,“现场直播!”

沙加看到车里的两人打了个招呼,又转身和穆说了什么,满眼舍不得的样子。穆把背包递到沙加手里,温柔地说了几句,揽过沙加吻了吻。

沙加脸微微一红,转身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又朝穆摆了摆手,才依依不舍钻进车子。

“早安。”沙加看到前座的两人默然不语,不禁汗颜,“……呃,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米罗捂着纸巾转过头来,色迷迷盯着沙加:“……我贫血了,一大早看这么煽情的片子。”

“啊……对不起,今天是他生日。”沙加脸红,下意识解释道。

“他脖子上的围巾,是你织的?”撒加开着车突然插话。

“是呀,好看吗?”沙加顿时心花怒放,想到穆感动的眼神就心头一片温暖。

“要在情人生日当天离开,真是折磨。”撒加一笑叹道,“委屈你了。”

沙加不禁感激,心里已经盼着快点回来。

 

普罗旺斯位于法国南端,地中海岸。因其一望无际的紫色薰衣草天而被喻为欧洲乡村天堂,因此成为摄影师的钟爱之地。

现在正值法国南部的早春,薰衣草田并没有像四月那么蓬勃,反而在一行行田间摇曳着深绿的矮枝叶,开着白色的野花。沙加第一次看见如此壮观的美景——淡紫色的田野漫布大地,随着地势的小山丘一波一波延绵至天边,空气中是薰衣草悠远的清香,风里夹杂着紫色的碎片粘在头发上,深呼吸一下仿佛把灵魂都清透了。

“好美啊——简直不敢相信!”沙加趴在车窗上,像喝了酒一样陶醉。

“再过几个月这里才是名副其实的天堂哦。”撒加支着胳膊,他倒更愿意欣赏眼前金发飘荡的沙加,伸手在发丝间拂过,手掌中就留下几朵细小的紫色颗粒。

“在这里试几张吧。”前座的米罗对司机说,他们的大吉普车就拐到田埂上停下。这一行除了模特撒加和沙加、摄影师米罗,还有一个管服装的人、一个化装师、一个司机、撒加的经纪人、一个打杂的以及一个YSL负责人。

一群人下车就麻利地各司其职,沙加跑到田地里摘了几朵薰衣草,转头就看见三脚架已经架好,装服装的箱子摆了一地,化装师催着他快过去。沙加暗自佩服这些人的职业效率,不敢磨蹭,马上开始工作。刚在简易椅子上坐下,视野内撒加旁若无人地脱掉上衣,然后无比自然地再脱去长裤,只穿着内裤伸开手臂让服装师搭配。沙加还是第一次在外景和撒加合作,虽然已经拍过不少东西,沙加还是无法习惯地在一群人面前脱衣服,此刻偷瞄撒加坦然自若的姿态,不由欣赏起他的身材和气质来,脸红心跳。

撒加深蓝色的头发在风里微微飘动,大理石雕像般深刻的眉头映下淡淡阳光的阴影,蓝色的眼睛仿佛海水般清澈,有将人吸进去的诱惑;裸露的身体此刻暴露在阳光下和上次在总统套房的大床上又是完全不同的性感,小麦色的肌肉隆起的每条弧线都完美如阿波罗神,随便披上件衬衫、举手投足间就昭彰着与众不同的魅力。沙加目光移不开地偷偷盯着试衣服的撒加,承认即使是同性也无法不被他诱惑。

“沙加啊,看哪里呢!”米罗坏笑着从天而降,敲了敲他脑袋,“醒过来啊!”

沙加惊得猫毛竖起来,“……啊!开拍了?”

米罗瞟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呵呵,没有啦,过来试衣服。”

YSL的男装很适合浅色头发、骨骼比较小的男模特,中性的设计散发着英国绅士风情下暗藏的妩媚;这次带到法国的是今年即将上市的春装,米罗让沙加穿了件罗马式的白棉麻低V领衬衫,胸口呈十字交叉系着一根细牛皮绳,低腰的呢子灰格长裤和粗皮带,再加高及膝盖的软皮统靴。紧身的裤型包裹着浑圆的屁股,撒加的手已经大摇大摆摸上去,吓得沙加差点跌倒在田地里,本来俊俏性感的造型脸一红就变成可爱,撒加更是乐此不疲开始逗沙加玩,气得米罗直喊“CUT”,旁边一群工作人员也拿撒加没办法。

这次YSL的构想是回归古罗马时代男性的暧昧气质,撒加裸露的身体与黑色长裤代表太阳一般的阳刚和统治;而沙加俊逸的白衬衫与统靴则是天真与理性的糅合。两人在薰衣草田中肆意拥抱、追逐,米罗的镜头咬着疯狂拍摄,旁边的人都被两人完美的身形和他们的投入所征服,在春寒料峭的法国田野里迷醉了。

沙加完全被撒加的热情所感染,两人的头发间粘满了薰衣草紫色的颗粒,在田间疯狂地嬉戏;撒加咬着沙加的后颈揽住他的腰要跳探戈,沙加挣扎着笑个不停,终于跟不上他的脚步而大声叫停,米罗已经放下摄像机撒加却依旧抱住沙加不放,一直把他抗上肩走回田埂,沙加挂在他肩头大叫恐高,于是米罗开始拍摄恶搞镜头,说要拿回去投媒体敲诈两人利用工作搞暧昧。

上午在田野里拍了四组造型,沙加又拍了套YSL春装的单人宣传,一群人才开车回到酒店,肚子早已饿扁了。沙加暴食一顿往床上四肢一伸,正准备补瞌睡,突然又坐起身看了看表,现在应该是纽约的早上吧!于是急忙拿起电话拨号,来法国三天了,除了刚到的时候在机场挂了电话,一直没听到穆的声音了,不禁想念。

沙加心里砰砰地等穆接电话,等待音却一声一声地响过,沙加耐心地握着话筒不肯放下,这时房间门开了,撒加端着一盘东西走进来,沙加连忙把电话放了。

“你继续呀。”撒加随意地在沙发里躺下,翘起二郎腿。

“……穆不在家。”沙加沮丧地说,“啊,找我有事吗?”

“没事,这个草莓是米罗刚才在人家田里偷的,拿过来给你吃。”撒加把大玻璃盘子放在肚子上躺在沙发里,悠闲地咬着草莓。

沙加从床上下来,看到撒加的姿势,“你这样好像海濑哦——很甜吗?我最怕酸的东西了。”

“过来尝尝就知道了。”撒加眨眼一笑,“今晚我和米罗要出去,你来吗?”

“恩?出哪儿去?……”沙加捻起一个又红又大的,美味无比。

撒加歪了歪嘴角,“你在美国是未成年,在这边难道不想钻下空子?”

沙加想可能也就是去喝酒,自己和穆还不是经常偷偷喝?“好啊,今天下午没事了吧?你们几点出去?”

撒加瞄到沙加的床,“你要睡觉?”

沙加点头,“这几天一直觉得有点时差反应。”

“那你乖乖休息吧,我们晚上十点来接你,之前会把晚饭送到你房间。”撒加翻起身,把草莓留在茶几上。

 

穆坐在教室里无精打采地支着下巴,手拿着笔在书上画圈圈。

幻灯上的苯环画成六条蛇互相咬着尾巴连成一圈,这个教授就是这么恶趣味,把大学生当初中生教。这几天生活真是安静啊,少了个随时需要人照顾的聒噪家伙,穆本来以为是老天给自己的休假,没想到最近的心情更浮躁。

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还真的很暖和呢……那家伙还是有优点,就是迟钝了点。

穆认命地呼了口气,突然手机在口袋里“滋滋”地振动起来,穆摸出来看到是一长串陌生的号码,这家伙!不是叫他早上或者晚上再打吗!

他捏着手机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一按下接听键就听到一阵嘈杂音乐和人声,沙加软绵绵地在唱:“穆~~~!快点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

“笨蛋!我已经接了!怎么那么吵?”穆不由皱起眉,不过听到沙加的声音心里还是一阵高兴。

“哦!哈哈,你猜我在哪儿?”沙加的口齿有点不清,“早上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在?”

“你是不是喝酒了?”穆警觉地问,心里不禁一阵火气窜升。

“哈哈~~小喝了一点而已嘛,这边我算成年咯!怎么喝都无所谓的。”

“混蛋!”穆忍住怒气,现在教育他也没用,“你在用谁的电话?”

“撒加的手机呀!谁叫你今天早上不在家……嗝……不要啦这个不好喝……穆!你不知道薰衣草多漂亮,一望无际的紫色啊……像做梦一样。”

“你给我有点脑子行不行?!”穆冲着他吼了,一想到沙加醉醺醺地混在酒吧里就心惊胆战,旁边还有那个撒加,“赶快回去睡觉!等你回来我不饶你。”

“呀~~穆要打我啦~~~哈哈我挂咯!晚安~拜拜~~~亲亲~~”沙加已经完全脱线了,撒加从他手里抽出手机挂断,一把接住要倒下来的他,“喂,小东西你这样回去要被打屁股的哦!”

沙加靠在撒加肩上抓起一个杯子就喝,撒加一把抢下来,“喂喂~那是我的!你喝一口保证就不会走路了。”“什么我才不信!我就要喝你的!”沙加伸手抢撒加手上的,两人在沙发上打作一团。

米罗浑身是汗抱着个美女从舞池走下来,身上脱得只剩衬衫,一脸醉意地朝撒加摆手:“老大~~来跳舞啦!你一上场这些人都该统统去死了!”

沙加傻忽忽跟着米罗嚷:“去嘛去嘛!我还没见过你跳舞耶~~”

撒加邪邪一笑,掏出手机往米罗手里一扔,解开衬衫扣子,捞起沙加的腰从沙发里站起来,“好吧,我就让你近距离观看。”

沙加顿时清醒了可也来不及了。

撒加搂着沙加一迈下舞池,整间酒吧的目光就已被俘获,一片尖叫爆发。

 

沙加翻了个身,嘟哝着“穆我肚子饿了……”惺忪地把眼睁开一条缝,迷糊中瞄着光线怎么不对劲?于是撑开青蓝的眼,看着陌生的地方顿时脑子有点短路。

雪白的枕头棉被……我的不是浅绿色的吗?床好宽啊,两个那么大的枕头并排放着;仰头望,不对不对,再怎么看也不认识这屋子。

沙加的神智慢慢从睡眠状态流回来了,他猛地一坐起身,马上感到头剧痛、一阵寒冷飕飕带走了被窝里的温暖,“啊——!”他大叫一声,连忙缩回被窝,瞳孔急剧收缩——自己、竟然什么也没穿躺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

穆……我应该听你的话!

沙加胡乱想着,痛心疾首地环望四周,努力回溯记忆,似乎有浓浓的酒精味余留在脑子里,全身酸痛。

瞄到旁边的床头柜上有样似曾相识的东西——昨晚见过的,撒加的手机。想起来了,昨晚和他跳舞来着……沙加盯着它看了两秒,目光自然就瞥见旁边的,顿时大脑充血浑身冰凉——这、这个小小的、透明包装里的、扁扁圆圆的、不就是套套吗?我的天……难道说……沙加悲愤交加地撑起身,顾不得寒冷跳下床,却双腿一软跌在地毯上,脑袋像灌了铅一样晕沉,这是所谓的宿醉、还是XXOO后遗症?沙加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环望屋里不见一点衣物痕迹,只得抓过床单裹在身上,咬牙扶着墙壁往浴室挪,撒加!我终于看透你了!我决不原谅你这头——

拉开浴室的门的瞬间,光线哗地溢出来,沙加有些眩目地一愣,影像在视网膜上成形的刹那,他大脑血管急剧膨胀,整个人“砰”地朝后仰去——

当然在沙加后脑撞地前一只大手稳当地捞住了他,另一只手麻利地扯过浴巾裹在自己腰上,撒加毫不惊慌地拍了拍沙加绯红的脸,玩心大起,“喂,怎么可以不敲门呢?”

沙加艰难地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面前的人看了半天,只觉得酒精还在脑子里起作用,半天找不到焦距;“……咳咳……!撒、撒加!”

“怎么啦?你早上起来有低血压?”撒加轻轻拍着沙加的背,抱他坐在梳洗台上,捏了捏沙加的小鼻子,“还是看到太火暴的画面心灵又被伤害到了?”

沙加慢慢缓过神来,两人身上只有浴巾和床单,可以说是裸呈相见;撒加才才沐浴完,一身烦躁的水,看到沙加睡眼惺忪的模样坐在梳洗台上的姿势真是诱惑,心里不禁痒痒的;沙加一碰到撒加的眼神就立即感到危险,猛地推开他大叫:“离我远点!混蛋!禽兽!不要脸!……”

“喂喂,”撒加被沙加的反应吓了一跳,“一醒来就发那么大的火,而且明明是你闯进来偷看到我嘛~”

“我不想跟你讲话!”沙加愤怒地推开他跳下地,夺门而出,撒加自然大摇大摆跟在后面,然后如预料中般听到沙加叫喊:“衣服呢?衣服都到哪里去了?——这儿是哪儿?!”

撒加抄起浴巾擦着头发,在床沿坐下,笑眯眯望着气急败坏的沙加说:“这里是旅馆,昨晚你和米罗喝得烂醉,出酒吧又碰上下大雨,我可不想开一个钟头的泥泞路回酒店,所以找了家旅馆;我们的衣服因为湿透了,所以昨晚我送去洗衣房,他们一会儿应该就会送来。”

撒加简明扼要地说完了,沙加抱着床单站在离他最远的对角线角落里,青蓝的眼里恨意咄咄,他咬牙道:“……那米罗呢?”

“今天早上头痛着先赶回去了,我看你睡得沉就不忍心打扰咯。”撒加好整以暇地靠在床头枕头上,修长的腿交叠起来舒服地放着。

“那、那昨晚……”沙加终于绕到正题上,“……你是不是……”

“什么?”撒加不解,微笑望着憋红了脸的沙加。

“那个!”沙加指到床头柜上的东西,楸出罪证。

撒加一看就明白了,强忍住大笑,才明白沙加发脾气的原因;“这个啊,的确是我的,晚上出去玩哪有不带这个的?你的联想真是可爱死了……没看见还没开封吗?”撒加说着捻起包装,叼在嘴上撕开,拎出乳白色的东西凑到沙加面前好玩地晃。

“呀——!拿走!”沙加大叫,捂起耳朵闭上眼睛,觉得头一阵晕眩。

“要不要我给你吹个气球~?”撒加恶趣味地捉弄沙加,“我会扭小白兔……”

“我要回去!让我回去!”沙加使劲往墙角里躲,难受得几乎要哭出来,他冲着撒加大喊,“混蛋!禽兽!下流……”

撒加挠挠头发,无奈地伸手抱住沙加,回复到温柔无比的声音,“好啦好啦,对不起嘛,把你惹哭了我会很惨的……我吓吓你而已啦……沙加?”

掰开沙加捂着脸的手,撒加蹲下身把他搂在肩上,“你放心,什么也没发生,昨晚你睡得跟死猪一样……”

“你才是死猪!……”沙加眼泪在眼眶里包着打转,皱着眉声音哽咽,“放开我!”

撒加马上放手,这时门铃响了,撒加揉了揉金发去开门,服务生送来午餐和烘干的衣服。“沙加你看我们马上就能回去了,不过之前先吃饭好不好?我点了这里出名的烤鳕鱼和冰淇淋哦~”

 

和撒加坐着计程车回到酒店,一群人已经等得喉咙冒火,看到他们回来立即押进吉普车往下一个地点赶;今天计划在法国乡村咖啡馆拍摄,那边早已联系好了,围了一堆当地人看热闹,其中大多女性冲着撒加而来。

“喂喂!不准拍照!”工作人员清场,然而人还是挤在院子里不肯走,这时一个黑色短发的精悍男人从咖啡馆不耐烦地走出来,抓起一个站在最前面的女人就朝外面拖,那女人吓得尖叫,于是一群人都慑住了,虽然嘴上骂咧咧还是立即忙不迭地退出去了。

那被拖的女人在外面高声骂着,“你等着吧——咱们法庭上见!……”

沙加在旁边看到这幕,也被震惊不小,心里暗叹果然还是强硬才有效……那人看着好像黑社会的打手哦……正想着,那人竟已走到沙加面前,同样地抓起他胳膊不由分说就拉。沙加大叫你认错人了,那人冷冷地回头看他一眼,“请不要这样随便站在外面,你想被他们偷拍了明天编成低级新闻吗?”

“啊?”沙加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拖进咖啡馆里面,“你、放开我啦!”他甩开被拉住的手,下意识跑到正在试衣服的撒加身后。

“撒加!他是谁啊……”拉着撒加的衣襟,生怕那人靠过来。

撒加一看就明白了,抬头对那人说:“修罗,麻烦你温柔一点,我可不想以后沙加每天跑来躲在我身后哦。”

那人看了沙加一眼,走过来,“那是因为你还没介绍。”

“哈哈抱歉,沙沙,这位就是你今后的经纪人,修罗先生。”撒加拉过沙加,“让他来对付你这种小懒猪最有效不过了——来,握握手。”

“啊啊?!我不要……”沙加往后躲,“那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他?”

“因为我刚从美国赶过来,听说你彻夜未归又迟到,所以先来咖啡馆清场了。”修罗面无表情地说,“与其站在外面发呆,不如请你现在去换衣服。”

“咦~~撒加我不要……他好凶啊……”沙加小声在撒加背后嘟囔,被撒加拎着领子走到更衣室,“乖,以后你就明白修罗先生的好啦,他可是我专门从好莱坞挖过来的哦。”

“……他发火了会不会打人啊?刚才他对女人好粗暴。”

撒加笑了,“他啊,只是比较强硬而已,关键时候能像007一样帅哦。”

沙加还想争辩,已被造型师拉进去。

7 thoughts on “兔羊狼6

  1. 好喜欢这篇文,大王好单纯,个性超可爱,要是能看下文就好了╭(╯ε╰)╮

    • 谢谢~继续更新要看心情,现在我手上这么多活计,一时是顾不上这些半截文的啦。不过还是很高兴还有人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