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羊狼5

米罗带着沙加走到一栋酒店43层,亮出身份后就走进总统套房。撒加正在这里为CALVIN KLEIN内衣品牌拍广告,整层楼都清空了严密防卫着,世界一级模特嘛,跟总统下榻一样。

套房卧室内是拍摄现场,外面挤着十几个工作人员,米罗拉着沙加往里面走,看到摄影师正在调机器,撒加无聊地坐在床上喝红酒。

“嗨!晚安。”米罗招呼道,搂着沙加肩膀。

“哦?你怎么来了?”撒加看到他们,坐起身,“小东西也来啦,好久不见。”

沙加心口不知为什么砰咚一跳,撒加身上只穿了条CK黑色内裤,皮肤上涂着棕榈油,头发湿漉漉垂在肩头,水滴顺着胸前滑落,结实精壮的身材让任何人都移不开目光,仿佛希腊雕塑般浑然性感迷人。

“呃……晚安,打扰了。”沙加躲着目光,不知该往哪里看。

“沙加,过来啊。”撒加抄起床头拍广告用的红酒倒进高脚杯,朝沙加邪邪一笑。

沙加目光游移着走过去,自己的窘态撒加肯定发现了,他以此在逗弄自己。

撒加伸手环上沙加的腰拉近他,“那辑照片很漂亮哦……我的琥珀。”说着吻上沙加的睫毛,带着红酒晕晕的气息。屋里的人都装作没看见,埋头各忙各的。

“谢谢、撒加我该走……”沙加脸红心跳地推开他,又碰到赤裸的皮肤触电似的弹开手,撒加心里一笑,“好吧,那改天。”说着朝他眨眨眼。

沙加逃也似的躲到米罗身边,正好摄影师这时喊开拍了,撒加拨了拨头发,靠回宽大的床上,心不在焉地拎着酒杯。

这时一个上身裸露的女模特从旁边屋子走过来,径直走上床躺进撒加怀里;沙加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简直要脑溢血了,米罗却故意搂着他站在摄影机后面,兴致勃勃地免费观看。女模特一头棕色的卷发,鲜红的嘴唇吻上撒加锁骨,简直是职业级的,瞬间就进入状态;撒加搂着她的腰,手掌在她丰满的胸前游移,抓起女人的脖子狠狠吻下去——“撒加!再投入一点!”摄影师喊着,“压上去!疯狂一点——对!”

沙加第一次看到撒加如此的模样,简直是只性感的魔鬼,两人在暗红的灯光下激烈地扭缠,快门“咔咔咔”响个不停,大床发出吱呀的声音,女模特在撒加身下呻吟不断,撞击着沙加的神经,简直……

“喂喂!停!不能露点的!麻烦你注意一下……”摄影师打断。

沙加闭上眼什么都听不进了,一阵恶心在胃里搅动,他突然挣开米罗跑了出去。

 

几天后,沙加拍完外景要走时,撒加的车拦在他面前,摇下车窗,“嗨,我送你回家。”

沙加看到他就想起那天在酒店看到的场面,不禁觉得尴尬。

撒加却似乎早忘记了,说着前段时间在意大利的趣闻,又从车后座面抱出一堆东西,是送给沙加的礼物。

“对了,下个月我要带你去普罗旺斯,一望无际紫色田野的地方哦。”撒加搭着方向盘,对正在拆礼物的沙加说。

“咦?哪里?”沙加抬起头,诧异。

“普罗旺斯啊,出薰衣草那个地方嘛。”

“在欧洲啊?”

“……沙加你果然是学哲学的。”撒加无语,“到时候你的经纪人应该就定下来了,米罗是负责这次外景的摄影师,我是客串。”

“我们可以合照啊!太好了!”沙加开始期待,“……是那个YSL品牌吧?啊!不会是要那种风格的……”

“YVES SAINT LAURENT,什么风格啊?”撒加不解。

“……那种……你在酒店拍的……”

“哈哈!要在薰衣草田里做那种事不是很妙吗?沙加你想试试拍成人广告?”撒加从后视镜里看着沙加脸凑地变红。

“不是啦!只是……那天我觉得受到很大的精神伤害……”沙加小声地说。

“哦?”撒加明知故问。

“你和米罗是故意的吧!”沙加扭开脸望向窗外,又突然扭回来,“对了!如果……你拍那种时,真的想做那种事怎么办?”这次是沙加想看看撒加尴尬的表情了。

“哈?怎么可能?”撒加却依旧气定神闲,“顶多玩玩而已,真正上床的时候你以为我是那样像疯子一样吗?”撒加转过头来对沙加坏笑。

结果沙加自己脸红了,“……普罗旺斯要呆多久?”

“两个星期,7号到19号。”撒加转动方向盘开进沙加住的街。

“啊?”沙加一愣,已经到家了。

 

“沙加,这是些什么东西啊?”穆看到桌上一堆大大小小的盒子。

“撒加去意大利带的礼物——!”沙加在浴室里大声回答。

“哼。”穆听了就不爽,连忙离那些盒子远点,“……洗快点哦,泡芙冷了就不好吃了。”

“来了来了——”沙加几分钟后就裹着浴巾冲了出来,头发上的水滴得满地都是,“穆你不准先吃!”

“我哪有!”穆生气地被诬蔑,“哎呀!你先去穿衣服啦!不怕冻死啊。”

“我水开得很烫,现在全身冒汗。”沙加圈到穆床上,再用棉被裹一层,“嘿嘿,坐到床上来吃嘛~~我够不到~~”

“真拿你没办法……别吃得我床上到处是哦!”穆把装刚刚烤出来的泡芙的盘子端到床上,坐上床和沙加一起吃,两人像打架似的争着往嘴里塞。

“……咳咳……拜托,你没看见今天我烤了十多个吗?停!停——混蛋!”

“……呜……啊!不要跟我抢!……你压死我了……”沙加因为太贪婪被穆暴力阻止,“我要哽死了……”

“谁叫你一副饿死鬼相!今天我们再怎么抢也吃不完的!”穆一把拿起盘子下床,把剩下的都冻进冰箱了。

“啊~~!你残忍!我才没吃到几个!”沙加大嚷,踢着被子耍赖。

“死相!别吵了——房东要骂了!”穆坐回书桌,蓦然发现一堆撒加的盒子堆在那儿,立马跳开了。“过来,把你的垃圾搬到你床上去。”

沙加才想起那些东西,立即来了兴致,都乖乖搬上他的上铺,人也爬上去。

穆才喘了口气坐回书桌翻开书,没几分钟就听见背后上方嘈杂起来:“啊~~好可爱的护耳!毛绒绒的~”“啊~~小人偶!是《威尼斯商人》里面的全家福耶!可以活动的~~”“哇~~坠子~~不会是白金的吧?”“编织花样大全!天哪!我一直梦想有这么一本全彩色的书~~”……

“……沙加啊,下个月7号你能请假吗?”穆憔悴地问,面前的书一直停留在一页。

“什么什么?”沙加伸出头来,没听清。

“……没什么!你能不能安静点!”穆头上冒黑线。

“我尽量啦……”沙加伸舌头。

 

米罗已经在准备去法国的事了,沙加听说机票定了,急匆匆朝米罗休息室跑。

推开门,沙加看也不看就大叫:“米罗——飞机几点的?!”

结果屋里的人都被他吓了一跳——一个中年的男人和米罗正在说话,此刻都惊异地望着沙加。

“喂!发什么神经。”米罗看沙加急迫的样子好笑,“我记不清楚了,等会儿给你查。”

“……对不起!”沙加为自己的莽撞难为情,看了中年男人一眼,却突然觉得他有点眼熟……“打扰你们了,我到外面等。”

坐到外面的沙发上,沙加回忆着那人的模样,却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

大约半小时后,中年的男人先走出来,看到沙发上的沙加,显然也愣了一下。

“您好,抱歉刚才打扰了。”沙加再次至歉。

“哦……没关系,你叫沙加对吧?”男人目光打量过他全身。“我曾今在一家旧书店见过你,还记得吗?”

沙加这才想起来,的确是那天塞给自己名片的人,自己以为是变态骚扰。想到这里,不禁不好意思。

“……你为什么没给我打电话?”男人有些失望。

“啊、我不小心把名片搞掉了……而且当时我确实没有这个意愿。”沙加觉得有点难堪。“现在我只是当作打工,想试试这个工作。”

“试试?”男人突然变得有些鄙夷,“你签约了吗?”

“签了?”沙加对他的反感又生出来,不想再继续谈下去。

“哈哈,那还说什么试试?你以为模特界是你们小孩子的游戏?告诉你——”男人幸灾乐祸地指着沙加,“只要淌进这滩浑水,你就别想轻松出得来了!况且你还是撒加的人……”他顿了一下,有些顾忌地望了望四周,笑得恶毒:“你就等着他把你毁了吧!”

沙加不明白他无端的恶意是从哪里来的,“住口!你嫉妒撒加也不必发泄到我身上。”

“你不相信是吧!”男人暗黄色的眼睛狠狠盯着沙加,仿佛一切都看透的眼神让沙加背脊发凉,“走着瞧吧!到时候别后悔没来找我——我可是为了你好!”

沙加轻蔑地不再理他,走进米罗的休息室。

“沙加,久等了。那该死的老家伙丢了一堆烂摊子。”米罗正埋头于一堆底片前,手边的烟灰缸堆满了烟蒂。

“……他是谁?”

“哼,混摄影圈的老油条。”米罗看来并不想谈他,“你要问飞机的时间?我想起来了,是早上九点半,肯尼迪机场。”

“早上?!”沙加叫起来,“不能晚点吗?”

“九点半很好啊,到那边正好喝下午茶。”米罗埋头翻动着底片,不时捻出一张扔进一个文件夹,嘴里还在飞快数着数。

“……我知道了,谢谢。”沙加沮丧地转身要走,米罗在后面提醒:“我们八点去接你!准备好行李!”

 

这天米罗带沙加回公司总部,报告行程计划。老板看到沙加大夸了一通,要车要房都找他,第一次见面就如此热情让沙加颇不自在。从办公室走出来,米罗轻蔑地耸肩道:“还不是一个被人操纵的小丑!看他那副嘴脸……”

走廊那边传来吵闹的声音,沙加好奇望过去,只见一个浑身纯白皮草的人正被几个点头哈腰的人围着,那人高声怒骂着:“我从没听说过这事儿!给我滚!我忙着呢——你耳朵聋了?有本事去找商家闹呀!告诉他我从没听说过他名字!鬼晓得谁答应他了!……”

那人正好怒气冲冲朝这边走来,几个人也追着他不敢放。沙加看到那人的容貌真是惊艳了一下——湖蓝色的卷发,精致得像石膏般的面孔,脖子像天鹅般扬起——沙加一时分不清他是男是女,擦身而过时,白色皮草飘过一股高级香水的味道。

“嗨——公主殿下!”米罗突然拦住了那人,“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了。”

“哟!我的大摄影师!”那人见到米罗却蓦然笑了,怒气转眼散净,看得沙加目瞪口呆;他完全无视几个急得冒汗的工作人员,勾起米罗胳膊,“走,陪我去找撒加!我要他给我换经纪人!实在受不了了!”

“等等,不是我不想陪你去,”米罗笑嘻嘻指指一旁的沙加,“现在有活儿在身,恕陪不了殿下。”

那人眼波一转扫到沙加身上,和头发同色的眼睛仿佛水晶一般清透,瞬间就把沙加看透了似的,“哟,这不是撒加的新欢吗!”

米罗无奈地咧咧嘴,“来,我来介绍——”

“你闭嘴。”那人撇开米罗径直两步走到沙加面前,“我是阿布罗狄,你叫什么?”

听声音原来是个男人,沙加惊异男人的容貌能如此妩媚迷人,还来不及欣赏,就被他高傲的态度横刀插入了。

“我是沙加,你好。”

“琥珀呀……倒不逊色。”阿布罗狄看了沙加两眼,转向米罗:“你在当他摄影师?撒加派的?”

“是啊。”米罗心里叫苦,生怕他说出什么厉害的话。

“哼……你脾气真好。”阿布罗狄轻轻一笑,拍了拍米罗肩膀,“你忙就算了,听说下个月要去法国?我不耽误你了。”

“撒加也要去哦,他大概也很忙。”米罗回应他的微笑;阿布罗狄突然一愣,“什么?不是YSL的吗?撒加为什么要去?”

“为了他的小情人客串一下啊。”米罗朝沙加眨了下眼。

阿布罗狄脸色沉下来,望了一眼不明所以的沙加,又很快回复到轻蔑,“原来如此。那你们好好玩吧,拜拜!”说着一扬手,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呼——”米罗吐出一口气,朝沙加苦笑,“我呀,最怕公主殿下了!”

“他也是公司的模特?”沙加明知故问,那人最后的眼神真叫人不舒服。

“废话。人家是代言六个服装品牌、四个香水、三种化妆品的大红人哦!”米罗拉起沙加往大楼外走,“惊如天人是吧?妖精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你为什么要说我是撒加的情人?”沙加不满地问。

米罗嘿嘿一笑,“我是想看他脸色变样嘛!”

“为什么?”

米罗俯下身悄悄说道:“别说是我说的呀——阿布是撒加以前的情人。”

 

沙加塞了几件衬衫和内衣在背包里,就不知道该再带些什么了。坐在床上,穆还没回来,沙加从枕头底下翻出一条深绿色的围巾,拿在手里温暖而柔软,围巾两头用棕色毛线织着驯鹿和松鼠花样,垂下毛绒绒的穗子。

沙加将它小心翼翼卷起来,再装进早准备好的白色盒子,用丝带扎成十字。

该怎么……跟穆说呢。

沙加望着一床乱七八糟的衣物和日用品,觉得浑身无力。

“咔嚓”大门有钥匙转动的声音,沙加忙把礼物塞在床靠墙的枕头边,穆就推门进来了。

“咦,难得哦,今天这么早。”穆看到上铺的沙加,惊讶中有一丝欣喜。

“恩……因为明天我就要去法国了。”沙加木然地对着墙说道,屋子里的空气骤然凝固了。

“……有没搞错啊?”穆愣了一下,“几点?”他把背包“砰”地丢上书桌,两人都没说话。

沙加咬了咬嘴唇,从床上翻下来,站在穆身后拉住他的手,“对不起……他们早上八点来接我,我……”

“够了!”穆突然一转身推开沙加,冲他发火道:“去你的!你干吗不现在就去机场?!”

“穆!”沙加不敢看穆紫色的眼睛,“我也没有办法!我不知道会这么早……!我也很想和你一起过生日!我根本不想去什么普罗旺斯……”沙加说得心头一酸,眼泪就汪汪滑下来。

穆看到沙加一哭心就软了,但嘴巴上还是不甘心,“……去不去是你的事,你的美好前程当然是第一位!你以为我那么在乎你啊?……”

“你撒谎!”沙加泪流满面抓起一本书就朝穆身后扔,“大骗子!大傻瓜……”

穆忍无可忍,转身一把抱住沙加捉住他的手,两人打架似的挣扎着,踉跄摔到床上,穆紧紧拥着沙加不肯放开,嘴唇上满是咸咸的泪水,沙加呜咽着大叫,被穆用嘴唇堵住……

几分钟后,两人精疲力尽地趴着,沙加的眼泪弄湿了额发粘在脸颊上,眼睛红肿地茫然盯住床顶;穆的脸埋在胳膊里,肩膀在微微喘息,却一声不发躺在沙加旁边;一时都默然,屋子里凌乱散落着衣物和书,一片狼藉。

沙加觉得身心疲惫,喉咙因为吵架而疼痛不已,眼睛也哭得酸痛。他不知道都是为什么,一个简单的事实却让两人如此无法自制,这是过于虚幻还是过于现实?为什么他们就无法像成人一样洒脱地解决问题,总是慌忙地躲藏心意,把对方使劲推远。

“沙加……”穆轻柔的嘴唇覆上沙加,泪水咸湿的气味飘荡在呼吸间,冰凉的手指将脸颊上的发丝轻轻拂开,嘴唇吸干睫毛上的润湿,一双手捧起他的脸……沙加微微睁开眼,看到穆悲伤的神情,于是伸开手回抱他,两人又陷入一个漫长而温柔的接吻,仿佛刚才的混乱忽然都成了幻觉,只有彼此的依赖是如此真实,像指纹抚过脸颊,呼吸的气味游荡在口腔间,舌尖残留的触觉……

穆的手指伸到衬衫下面,沙加的心跳忽然加剧了,随着微凉的手掌抚摸过背脊,沙加感到一阵清醒,无比的清醒瞬间充斥了大脑,他们紧紧地贴在一起,紧张而快乐——他们虽然知道彼此的感情已久,试过无数次亲密的接吻,然而从未跨出这一步,仿佛默契地都明白什么,有某种模糊而拥有形体的东西在他们的期盼中存在,他们默契地静静等待着,任周遭世界飞快流逝,然而他们都明白什么……

“恩……”沙加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穆的嘴唇滑到小腹,牵动一串冰凉的异样触觉,让沙加有瞬间的迷失自我,他抓紧了穆的后背,仰面无措地躺在床上,胸口有如业火漫燃,在周身暗流涌动。

穆抬起迷蒙的紫色眼睛,沙加抖得厉害。他无奈地笑了笑,攀上身亲吻沙加的嘴唇,青蓝的眼底闪动着羞涩的情欲,慌忙地躲开穆的注视。

“穆……不要。”沙加有些沙哑地说道,紧紧闭上眼。

穆望着他,一念之差,他们的路就不知将走向何方。

“……好了,我只是逗你止住眼泪。”穆伸手刮了下沙加的鼻子,放开他,“你敢拿书丢我,所以小小惩罚一下。”

沙加睁开眼,红了脸,“……你不生气了?”

穆白他一眼,“哼,我生气又能怎样?”

沙加破涕为笑,粘上穆的背,撒娇地说:“今晚我请你吃大餐,我们今天晚上庆祝好不好?”

穆瞄一眼沙加,“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诚意了。”

“耶——!快点起来!我们走~~呀完了我眼睛怎么肿成这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