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羊狼4

“想吃什么?”撒加把精美的菜单递到沙加面前,“这里的法国牡蛎很不错,像荔枝肉一样鲜嫩。”

“随便你。”沙加不放心地环望周围,他们坐在窗边的最后一张桌子,灯光暗淡。

“那就要两份牡蛎当开胃菜,加一道橄榄甜酒。”

“撒加,那些杂志上的资料是哪里来的?根本胡编乱造。”沙加从包里摸出那本罪魁祸首,摊到撒加面前。

“主菜要烤鲑鱼还是小山鹌鹑?本周特别推荐——你喜欢哪样?干脆两样都试试。”撒加捧着菜单询问,“再来盘酱小腌鸡,配苹果馅饼,洋葱芹菜沙拉……”

“什么北欧血统、没落贵族后裔……谁开这种玩笑?”

“你吃过大白斑狗鱼吗?很可笑的名字,吃起来像嚼纤维。无法理解法国人倒很喜欢……你喝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

“撒加!我是认真的!”

“杏仁冰淇淋怎样?再来道鲜奶布丁,我发现你很喜欢吃甜食。”撒加满意地合上菜单,抬起头对沙加微微一笑。

沙加瞪着他,说不出话来。

“亲爱的,别用那么漂亮的青蓝眼睛瞪我——”撒加凑近身支起下巴,手指在沙加鼻梁上一刮,深蓝眼底满是戏谑和疼爱,“轻松点嘛,我混了那么多年了什么没见过?你着什么急?”

“可是……”

“听着,那些‘资料’都是我放风出去的,别瞪我呀;你什么也别管,这种事内行人才会操作,你也别担心,我保证两个月内你就能和一线模特要一个价,你想吃多少蛋糕都可以咯。”撒加拿起冰水向沙加作了个干杯的姿势。

“绯闻也是你放出去的?!”沙加气红了脸。

“对,我故意让他们偷拍的。”撒加笑笑。

“你——!”沙加豁地站起来,撒加一把按住他,“公共场合耶,别激动别激动……”

“老大,又在欺负人家了?”

一个声音在沙加身后响起,撒加意料之中地招呼道:“才忙完啊,你来得还真是时候。”

沙加一愣,来人是个比撒加还年轻一点的男人,有些卷曲的宝蓝色头发随意扎在脑后,和头发同色的眼底流窜着玩世不恭的神情,他手叉在裤袋里,盯着沙加饶有兴趣。

他对侍者打个响指,“一杯赫雷斯加冰!”然后在沙加旁边坐下,解开衬衫领口。

“你就是沙加咯?恩——好精致的鼻子!脖子那么细……”来人肆无忌惮地凑近沙加打量,笑开了眼,“不愧是老大的眼光……”

沙加有些尴尬,疑惑地望向撒加,后者却托着手肘无动于衷,朝沙加神秘一笑。

“呃……你是谁?”

那人愣了一下,转向撒加:“怎么?你还没介绍我呀!那我岂不是对沙加陌生侵犯了?”

撒加无可奈何地摊摊手,“你都不给我点时间,一来就缠上我的模特,没看见他脸都红了吗?——好啦,也算是我的过失,沙加,这位是米罗,我给你找的摄影师。”

“怎么听起来我像随便被你从街上捡来的?”米罗抗议。

“是是是,我的大牌,百忙之中劳烦您了。”撒加说着却不理会他,“沙加,从明天起你就是我的签约模特了,你们先磨合两个月吧,这位米罗先生会把你的所有天赋毫不留情挖掘出来的。”

“呀?签约?”沙加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这儿——”撒加熟练地拿出一叠东西丢到桌上,哗啦啦翻到最后,掏出钢笔指着空白处,“签个名。”

“等、等等,这么厚,什么东西?”沙加手里塞进钢笔,吓了一跳。

“卖身契约呀——”米罗在一旁捻着他的酒杯朝沙加神秘眨眼,“这可是天下无数俊男美女梦寐以求的东西哦!”

“撒加你是我的老板吗?”沙加迷糊,这行的事情他完全不懂。

“幕后老板——”撒加慢悠悠说,“其实呢,这个契约表面上是签给我所属的公司,过段时间你就明白了。”

“……要签多久?”

“看你咯,一年、五年、十年都没有问题,公司很慷慨的。”撒加的开胃酒来了,修长手指捻起矮脚杯碰了碰嘴唇,又放回去。

“那我什么时候不想干了都可以?”沙加不放心地问。

“当然。”撒加想也不想说道,“哎,这个橄榄酒太甜了,麻烦换成冰雪莉。”

“哇!你喜欢雪莉酒开胃?什么嗜好……”米罗用银夹子捻起一只牡蛎,透明的汁液滴落在盘子里,一会儿就凝固成粉红色。

“沙加你尝尝,牡蛎做得不错。”撒加夹起牡蛎放到沙加盘子里,看他抱着契约不知从那里开始读,就抽出他手里的钢笔换成银叉子,“那个先别管了,反正都要签的——来,享受美食优先。”

 

“有没搞错啊?你叫我来为这个?”米罗靠在BMW椅背上,从后视镜瞟了眼打着方向盘的撒加。

汽车从中央公园的地下隧道穿出来,风雪打在挡风玻璃上,雨刷有一下没一下地扫过。

“怎么啦?一起吃顿晚饭而已,你不是喜欢法国大餐吗?”撒加若无其事地开着车,点燃一根烟。

“我今年有七个品牌,外加好莱坞那边几个人的人情专辑,四月份去罗马,九月份搞展出,你要我带个新人?开玩笑吧!”米罗一把抽过撒加的烟,叼在嘴上。

“今天的葡萄酒不错吧?波尔多1897。”撒加眯眼又点燃一根,享受地吐出白雾。

“一个新人而已,金发碧眼的尤物,找杜博或者威廉斯不是很好吗?他们最擅长拍那样的,找杜博的话面子已经大得不得了了,撒加你……”

“你是说,我太不给你面子了?”撒加悠悠打断他,嘴角上弯。

“我不是这个意思。”米罗愤愤倒回座椅,将烟头狠狠戳灭在烟灰盒里,“……没错撒加,一个新人没这个必要。”

车里沉默了一会儿,烟雾缭绕。

“你觉得,他只是个金发碧眼的尤物?”撒加蓦然问出一句。

米罗没说话,车窗外掠过的纽约夜景在蓝色的眼瞳里沉寂。

“……哈哈!说什么想不干了随时都可以……我差点就想揭穿你了。”米罗突然笑出声,胳膊搭上车窗边。

撒加嘴角轻轻一笑,“金发美人只听我的话。”

“哦?我倒想看看他能听你话多久……你们上过床了?”米罗蓝色眼底浮现恶毒的趣味。

撒加撇了撇嘴,“他有个小情人。”

“哼,这理由真差劲。”

“看着吧,我这人以不浪费一丝一毫为原则。”

“……好吧,这次我看在你面子上,看你要把他捧到多高的天上去。”米罗拨了下头发,手指在车窗台敲了起来。

“亏待不了你的,保证可以填满你的猎奇心。”

撒加深蓝的眼底浮现出轻蔑的神情,藏在纽约夜景的背后,轻轻微笑了。

 

“穆~~~!我回来了~~~”

沙加一进门就扑到书桌前的穆背上,“穆穆你看~我的账户~~我的信用卡~~”

“放开啊!勒死人了!”穆好不容易摆脱沙加的魔爪,“快点把雪抖出去啦!别化在我身上了。”

“你猜上次的那些照片撒加给了我多少工资?”沙加咬着信用卡在穆面前晃。

“……烦不烦啊,给我把外套脱掉!都滴在地上了!”

“一百万耶!!一百万美金——!怎么办怎么办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花了……”沙加已经完全六神无主状态,被穆拖着扔到厕所里剥掉外套。

“他撒加一个广告就要六、七百万的,分你一百万有什么好激动的!”穆又把他拖出来扔到床上,“别嚎了,我要看书!”

沙加在床上花痴状滚来滚去。

 

第二天大早沙加和穆手牵手走出公寓门,就看到一辆宝蓝色雪弗莱横在门口,摇下的车窗上搭着一只胳膊,正夹着根燃烟。

“早安,沙加,我来接你咯。”米罗的头探出来,望着一对小情侣邪邪一笑。

“咦……可是今天我要上学啊。”沙加诧异。

“上什么学啦,快点上来,今天我们事情多。”米罗拍了拍车门,把烟掐灭,开始发动车子。

“等等!撒加没告诉我今天有工作啊!”沙加走到车窗前,米罗一副辛苦的表情,“从今天起我是你的摄影师,你就该听我的,你的行程都由我来安排。”

“那……”沙加犹豫着,米罗专程来接他,又昨天才认识,不好拒绝。他转身对穆说:“抱歉,能帮我请个假吗?”

穆一直没说话,看样子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他摆摆手,“去吧去吧,晚上回不回来吃饭要提前给我打电话。”

沙加感激地点点头,钻进汽车,“拜拜——”

穆叹了口气,看着宝蓝色汽车呼啸而去,卷起一路雪末。

 

“你喜欢听什么音乐?摇滚的古典的我这里都有——”米罗一边开着车,弯过身子打开装CD的盒子。

“随便,什么都行。”沙加取下手套围巾,车内暖气开得很足。

“JOHN DENVER的怎样?我们来怀旧一下。”米罗放进CD,自顾自敲动起方向盘。车内响起美国乡村音乐,令人心情轻快。

“……是撒加告诉你我的地址吗?”沙加犹豫了一下,问道。

“当然咯,怎么啦?”

“没什么……”沙加一笑,“我们今天要做什么?”

“你那边车门上有本厚厚的……对,就那个,是我昨天给你定的行程表,你可以带回去。”

“哇——”沙加翻开,计划密密排满了一直到四月份,“这些都是些什么?”

“宣传啊——服装广告、杂志专访、娱乐节目、专辑……你还真的什么都不懂呀。”

“可是、模特不就是拍照而已吗?”沙加被内容之繁杂吓了一跳。

米罗噗嗤一笑,“名气啊!再有天资的人也得走这样的路,让人家一看到你的照片就知道‘沙加’这个名字。其实你真不是一般的幸运哦,能撒加拍一套搭档的,现在就已经有品牌商找公司点的你名了。”

“那我上学怎么办?出勤不够的话……”

米罗扬扬手,“哎呀,这个我管不了,你去找撒加商量——大不了休学呗,你难道还准备以后当白领?”

沙加不再说话,拿着行程计划在手里沉甸甸的。

 

半个月后,世界最流行的时装杂志登了六页沙加的照片以及一个余兴访谈。

这辑照片是为法国古典男装品牌HERMES拍摄的,米罗从头到尾只让沙加穿了一件白衬衫和苏格兰方格呢子长裤,走在人潮涌动的冬季纽约街头。没有任何提示和要求,米罗架着相机让沙加随意地和人擦肩而过,金色发丝和青蓝瞳孔在飘雪的灰暗城市中有瞥见天使的错觉。

这辑照片当即被HERMES收藏入年度精选,沙加被FASHION评为时装界罕见的如同琥珀般迷人的少年。

沙加坐在摄影棚里,翻看着杂志上自己的照片,觉得真有种难以置信的不真实感。

“沙加!发什么神啊?爱上你自己了?”米罗从后面伸出头来,抄起件大衣披到他身上,“完工了~~我送你回家。”

“这个杂志我可以带回去吗?”沙加连忙问,米罗拉着他已经朝外面走去。“等等……这是商家的衣服!米罗……”

“我觉得和你很配啊!走啦走啦,他能送给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可是这要八千多美元的……”沙加已经被米罗塞进车子,手里拽着杂志。“喂,你的合约是两百万,谁在乎这八千块钱啊?”米罗好笑地看沙加一脸不安,发动车子,“MISS SIXTY年轻人的系列我很喜欢,你身上这件是今年冬装主轴,领子上毛毛很暖和吧?是违反国际动物保护法的——为了潮流嘛,杀它个血流成河。”

沙加听着心里咯噔,领子上柔软的皮毛让他心寒。

“你直接回家啦?不上哪里玩玩?”米罗问。

“上哪里?穆今天做好晚饭等我。”

“你们倒很恩爱嘛……”米罗突然凑近沙加耳边,低声道:“今天撒加在时代广场那边拍广告,你想不想去看一眼?顺路哦。”

“啊?……不啦,我……”虽然也找不出什么借口,他几个星期没看见撒加了。

“被FASHION捧了一顿,你不想知道撒加有什么反应吗?你可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哦。”米罗边开车边看沙加的表情,“而且那么久没见到,他肯定想你咯。”

“什么啊!”沙加脸一红,“他很忙吧,不会希望我们去打扰。”

“说什么话啊!走!我拐弯了!”米罗说着打方向盘。

“喂喂!我要回家吃饭!七点前必须回去!”沙加急忙要抓方向盘。

“好好好我会准时送你回去!危险啊笨蛋!激动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