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羊狼3

穆端着热气腾腾的晚餐走进房间,床上的人动了动,光脚缩进棉被。

“沙加——吃晚饭啦!我买了蛋糕哦!”

“蛋糕……?”金发的人有了点反应,困忽忽地从枕头下伸出胳膊,要穆拉他起来。

“哼,听到吃的就……”穆抓住他的手一把从棉被里拉了起来,“啊!温柔一点啦……”沙加蓬乱着头发,身上还穿着白天的衣服,睡眼惺忪地从床上挪下来。

“慢点喝啦,汤很烫。”穆无奈地伸手拨开沙加的额发,比个小孩还让人操心。

“好喝吗?”

“恩。”沙加伸手抓起面包蘸着汤汁送进嘴巴。

两人埋头吃着晚饭,窗外风雪呼呼作响,穆很庆幸沙加今晚不用工作,要不得冒这样的天气从地铁站走回来,自己还得撑着伞去接他。

“今天我的报告被完全打回来了,教授给我改的提纲几乎全变样了。”穆啃着面包,把肉酱小心翼翼用勺子抹在表面。

“哦……同情你。”沙加撕开面包,一快快丢进肉酱碟子,再用叉子叉出来吃。

“真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完全抓不到他的思路……”

“对了穆,你觉得我漂亮吗?”

穆哽了一下,睁大眼抬起头望着沙加。

沙加捏着叉子在手里打转,苦恼着,“……我可能会去当模特。”

“啊?”

穆诧异地以为听错了,面包悬在半空。

沙加盯了他一眼,“最近认识了一个人,他叫我去当模特,可以挣大钱。”

“谁啊?”穆下意识地警觉。

“呃……其实你也见过他啦……就是、那天在地铁站口,还有平安夜他送我回来……”

“那个家伙啊!”穆叫起来,“你不是说他要抢劫你?——原来是他送你回来的。”

“今天他带我到摄影棚,他说我很有条件……还说……”

“够了!”穆打断他,“他说什么你就信啦?这种人多了,都是骗人的!沙加你别上当了!那人我一看就心怀鬼胎,肯定是骗人去拍三极片然后拉着上床的!”

沙加心里想我们的第一反应还真一样。“……可是……”

“总之别去!太危险了。如果他缠着你,我就每天陪你去上班。”穆认真地说,其强硬还是沙加第一次见到。

“……恩,我知道了。”沙加低下头,七上八下。其实刚才那男人还说了很多话,他坚持要找自己当他下一次服装代言的搭档;还要带自己参加时装发布会,他说要两个月内培养成一线模特……沙加也不是很懂那些事情,但男人强势的魄力和自信让人无法拒绝,而且他说的收入也让沙加动摇。但他又确实毛手毛脚,很让人摸不透意图……沙加突然想起上次书店里一个男人也找自己拍照,难道自己真有这方面的天赋?

“沙加,草莓慕司哦~~”穆把白色纸盒打开,要平时沙加已经扑上去了。“沙沙~?”

沙加回过神,“啊!我要吃!”

 

捏着名片,沙加看了看表,十点二十。站在大厦门口,他仍然犹豫极了;那个人说今晚十点在摄影室等他,硬把名片塞到口袋里。

SAGA GEMINI……

沙加看着名片,就一个名字,背后手写了一串电话号码。

要是自己被强暴或者杀了,穆肯定对着棺材要大骂蠢货。

但是,如果有了钱,就可以和穆搬进套房公寓,有自己的厨房客厅浴室……多好啊,然后买辆车,星期天到郊外野餐……沙加忍不住偷笑了,没错!还是挣钱重要!

于是按了电梯。

 

推开门,巨大摄影室的灯光让沙加差点睁不开眼。一片喧哗和人影呼啦涌进感官,很多人在忙碌着,叽里呱啦嚷着什么……沙加真怀疑不是那天的地方。

“小东西!”

撒加一眼看到了他,喊道。然后很多人齐把目光转过来。

“嗨!你迟到了哦,20分钟。”

沙加看着男人走过来,心里咯噔一抖——那个抢劫犯、小偷和流氓正赤裸着上身,灯光下完美的身形昭彰着阳刚,凌乱的深蓝色头发像雄师的鬃毛披在肩头,黑色的皮质长裤包裹着修长的腿;瞬间沙加觉得心里有什么被触动了,目光慌乱地躲开他的注视,血液往脑袋里涌。

“呃……晚上好。”

“叫我撒加。”他邪邪一笑,揽过僵直的沙加,冲满屋的人宣布道:“这就是我的新搭档,金发美人。”

无数的目光盯到自己身上,沙加不知所措,耳边吹来一股热气,撒加轻声问:“嗨,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沙加。”

“好,沙加。”撒加把他拉到灯光下,对造型师喊道:“我们已经晚了半个小时,现在去帮他打理一下,要DS297那套,10分钟。”

“是,撒加先生。”一个人走过来带着沙加往旁边的房间走,人们各自忙碌起来,撒加在布景的沙发里坐下来,点燃一根烟。

“撒加先生,他就是您说的那个?他……”撒加的经纪人走到旁边,不安地问。

“没错啊。”撒加头也不抬,手指劈啪地玩转着打火机,“今晚必须在1点前完成,我不想出什么茬子。”

“可是,意大利那边会同意吗?这个牌子是以成熟和野性见长的,那个金发孩子……”

“你质疑我的眼光吗?”撒加抬起头,朝经纪人微微一笑。

“不敢不敢。”经纪人立马闭嘴了,谁都不敢违抗他这个笑容——模特界的厉鬼修罗。

造型师拉着沙加走出来,“撒加先生,人来了。”

 

大学放完圣诞和新年就开学了。沙加和穆都停止了白天的工作,毕竟大学不是好念的,一不留神就毕不了业。穆还是天天为他的报告忙碌,每天弄到深夜。沙加也乖乖抱着专业书籍开始啃,从亚里士多德到柏拉图、到荷马、艾斯库罗斯、培根、笛卡儿、卢梭、到拉伯雷、莎士比亚、蒙田、蒙特威尔第、普希金……两人共用的书桌上堆满了这样的书,以及无数的关于细胞、微生物、细菌、植物等等。

偶尔沙加也会做饭,今天穆下午就打电话说晚上要讨论到很晚。沙加买了面包和蔬菜抱回家,他实在不擅长烹饪,幸好他们的食物都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了。因为开学了无法白天打工,钱就有点紧张,房租要徼,学费要徼,所以只能在饭钱上克扣。望着桌上的面包和锅里的蔬菜汤,沙加没精打采地盯着炉子,肚子向往着火鸡和鲑鱼。

你太瘦了,多给我吃点肉!

撒加的话在脑海里浮现。肉?难道肉会从天上掉下来、从地上长出来啊。一听就是锦衣玉食惯了的人说的,他们那行都混得那么风光?那自己以后会不会……

正想着穆回来了,沙加连忙将炉子关掉,小心翼翼将汤端进房间。

“回来了啊?弄到这么晚,我饿死了!”沙加嘟嘴抱怨,穆却坐在桌前一动不动,也不看沙加一眼。

“怎么啦?报告又被打回来了?”沙加好奇地看他阴着眉头,要去切面包。

穆不说话,从包里摸出一样东西,“啪”地扔到沙加面前,冷冷地说道:“这是什么?”

沙加一愣,低头看去,桌上躺着本杂志,封面是撒加和自己的照片。

封面上大字写着,厉鬼撒加力捧神秘新人,意大利品牌商叫绝。

沙加脑子轰地一响,拿起杂志翻开,十多页都是他们那晚拍的,全是撒加一手设计的,图片旁边有大段大段的评论——甚至有偷拍到平时两人一起的照片,言辞隐晦地说两人关系令人怀疑。沙加没料到真的就这么登出来了——他以为撒加只是试试效果,他什么也没告诉自己,却已经把自己名字和资料都公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答应我不要去碰那个人的吗?!”穆站起身,抽出沙加手中的杂志“啪”地扔到一边。

沙加吓了一跳,他解释不出来。

“你说话啊!你们原来已经混得那么熟了是不是?”穆大声质问着,一把抓住沙加领子。“沙加,你是不是早就盼望出人头地、穿这样的衣服在人面前搔首弄姿?!”

“够了!”沙加只觉胸口要裂开,穆的质问让他无从辩解,同时愤怒从心底窜起,想也没想就叫道:“你有什么权力管我?!我跟撒加怎样关你什么事?!”

“当然不关我的事!”穆被他深深刺到了,“你要怎样也好!都跟我无关!你要出人头地要跟这样的男人混在一起,都跟我无关!”

“就是跟你无关!”

“你这混蛋!你以为我想管你啊!”

“那你就闭嘴!”

“你是不是已经和他上床了?这上面把你说得跟**没区别!”

“我跟他上不上床管你什么事?你闭嘴!闭嘴——!”

沙加气得把杂志朝穆脸上摔去,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穆坐在椅子上阴沉着脸,胸口还在喘气。地上的杂志昭彰着撒加邪恶而得意的笑容,搂着懵懂的沙加,亲吻他,拥抱他,玩弄他丝绸般的金发……穆抱着头,痛苦地呻吟,沙加青蓝的眼睛望着他,仿佛未见过世间的任何污浊,让他的心要裂开。

窗外的雪下得漫天彻地,穆突然意识到沙加只穿了件毛衣,从椅子上跳起来就冲下去,公寓门外的雪地上沙加抱着膝盖,金发被雪吹得凌乱。

穆走到他后面,听到沙加的抽泣声,心里塌陷了一块。他紧紧抱住他,怀里的人挣动了几下,哭出声来环上他的肩,“穆……”

 

沙加还没走近校门就有记者围上来,穆拉着他快步往里冲,第一次体会这种场面,在电视上很风光,实地感受却很糟糕——沙加的围巾被谁扯住,穆的包被一个记者死死拽住,摄像机镜头对准沙加就拍,一群人拿着话筒直往沙加面前挤,问些让穆直冒火的问题。

沙加一言不发只管跟着穆,终于冲进校门,记者不敢再追,两人落荒逃进楼。

“沙加,我去教室了,你小心点知道吗。”穆不放心地看看周围,似乎学生对这些新闻还比较迟钝。

“恩,谢谢你啦。吓死我了。”沙加气吁吁,围巾总算没被扯掉。

“有事打我手机!中午一起吃饭。”穆夹着书赶课去了,沙加也分头往教室赶。

沙加从后门悄悄进了阶梯教室,教授已经开始讲。找了个角落坐下,暖气吹来,才觉得浑身放松了点,开始听课。

课间休息时,几个人围过来,好奇地盯着沙加瞧,“喂,你就是沙加?”

“恩……”沙加已作好逃离的准备。

“真看不出来噢~~撒加怎么会看上你?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一个女生斜眼道。

“是啊,大概床上功夫厉害才钓到的吧。”

“哈哈……不过像你这样的人,撒加玩几次就会扔了吧!他身边的人跟你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看上你真是奇怪了。”

“给我们笑一个看看嘛!”一个男生撩起沙加头发,“多少钱一次?”

沙加扭开头轰地站起身,抓起包就走。

 

躲到图书馆里,离中午还有两个小时。沙加埋头坐在书架间的地上,没心情看书,只能等着中午到了和穆吃饭,然后下午……问问穆几点下课,和他一起回去算了;酒吧也不敢去了。

手机“吡吡”响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沙加按下接听键。

“嗨,沙加。”

男人低柔的声音传来,沙加顿时一阵火起。

“撒加!请你解释清楚!你为什么把照片放上杂志?”因为在图书馆,沙加不得不压低声音,“你什么都没告诉我就私自……”

“哎呀呀别激动嘛。”撒加若无其事地说,“有记者骚扰你是吧?我好心打电话过来看你怎样,我很担心啊。”

“还不是因为你!太过分了!你知道别人怎么说我……”沙加心头一阵委屈。

“我知道,别在意啊,我会帮你摆平下去的。”撒加想像着沙加急躁的样子很有趣,“对了,今天有空吗?我请你吃晚饭。”

“不用了!我不想被偷拍和你在一起!”

“是吗,真遗憾……我以为你想听我解释的。”

“……你、你保证只是吃顿饭而已!”沙加无奈,看了看周围。

“我撒加对天发誓!——六点我在学校门口接你。”

“知道了!拜拜!”沙加急忙收了线,看有人走过,装作埋头找书的样子。

 

穆从食堂买了外买,和沙加坐在天台上吃午餐。

“……穆,今晚我要去见撒加。”沙加犹豫着说出来。

穆没说话,两人各自盯着手中的汉堡。

“……我还是决定去试试,毕竟现在这样也找不到工作;撒加能帮我的话就最好了,说不定能赚很多钱啊。”

穆沉默了一会儿,别开脸:“……我很讨厌那个人,别在我面前提他。”

沙加一愣,穆吃醋的样子冷冷的好可爱啊,不禁心里一阵高兴。就算嘴上有面包屑,沙加伸过脸吻上不明所以的穆,后者惊得差点仰翻下去。

“沙加——!”

“穆~~你吃醋了!”沙加得意地继续啃汉堡,看着穆面红耳赤,“放心啦,我最喜欢的是穆~~”

“狡猾的家伙!”穆揉了揉沙加的金发,“给我小心点!你敢和他怎样我就永远不理你了!”

“知道啦!”沙加哧哧笑起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